25 February 2016

政治演员张念群




这一次,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嘴咬舌头,因语带酸气恶评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捐助四万令吉予八所华小,不懂拿捏分寸,遭到黄惠康四两拨千斤的回击,使到这位平时以口水问政的行动党宣传副秘书在群起围剿声中无法招架,而她的同僚也许不能认同她的言举,都袖手旁观。

黄惠康受国防部长希山慕丁盛情之邀,出席森波浪国会选区的新春团拜,礼尚往来对区內八所华小捐献四万,是应节的礼数。如果他捐献给希山慕丁选区内的马来人社区组织那才叫不识时务。

张念群批评:“捐钱,通常是天灾人祸,重大灾难。人道主义援助,在国际是普遍的。”,言下之意,黄惠康大使此次捐献并不是按照国与国之间救灾扶难的传统行事,既有越踰、干预,也有矫枉过正的议程。

但张念群没有摸清底细,黄惠康自言过去3年,走访10州,对20多所华小和独中共捐了不下50万令吉之数。张念群和一众行动党国州议员既然了解华教发展处於水深火热之中,为何没有施以援助却不乐意看到别人的慷慨。如果说是国阵政府行政偏差忽视华教的公平地位,那么,行动党由华社捧上政治神台,分别有份参与槟城和雪州的政权,何时动用政权资源扶华教一把?

黄惠康说,中国有太多的希望小学仍受各方的捐助,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他欢迎我国的YB慷慨解囊,绝对不会愚蠢到批评捐助者干预中国内政。此一绕圈的旁敲侧击,暴击张念群胸口,相信她能做的,只能受拳忍痛。

张念群是政治演员多过为民办实事的人物。2012年,她是沙登区国会议员 ,带着仅4个月大的女儿颜矜格到国会,要求当局率先为在国会工作的妇女提供托儿所。这个举动似乎炫耀她的生育能力应受到关注,因为在此之前,她从未替别人想过这种美事。一个身为妻母者既然选择投身政治,就得牺牲部份家庭事务,就像其他职场的妇女一样。领了两万议员酬资还要托儿所,接着又可能要求专业的看护,纳税人有义务替你养儿育女吗?

最近,张阿姨与潘俭伟拍了应节的贺年短片,以“财神到” 改词嘲讽纳吉的26亿捐款,财神来自中东。华人的传统文娱文化如果搅拌着政治酱料,也许演者洋洋得意,却把族群庄严的庆贺时节作为一种手段制造憎恨哗众取宠,自我践踏文化和污染了新年的气氛。

尤有进者,短片中把财神爷贬损到成为落魄的乞丐,这对华人仰赖财神关照的“恭喜发财”的美好祝愿,简直就是带来霉气。张、潘两人为一时之快,却给农历新年倒了屎。

行动党的政治演员的戏码,兜来兜去也只是在华族社群耀武扬威,既然嘲讽是必须受到容忍的政治诉求的一种形式,既然行动党要伸入触须赢取马来人的支持,这类演员如果有种的话,也不妨在马来人的节日庆典,利用其文化特色改编和制作同样的讽刺短片,作为改朝换代的先奏。但不必问神,就可赌这些人没胆没种。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5-2-2016

23 February 2016

冻结外劳再度虐待雇主




政府一口气冻结输入外劳,包括激起舌战十多天的150万名的孟加拉外劳也腰斩,此举显然是恼羞成怒,对各方反弹的无形报复。人力资源部长里察烈刚与孟加拉以政府对政府形式签署聘用客工的意向书,隔天就喊停,这急速煞车几乎是不顾国家信实和形象。

此一冻结令,不论是为了要探讨外劳准证收费和人头税,但都具有教训的意味,似乎要通过刁难,制造焦虑反应,让许多领域的雇主先尝尝劳工的缺乏的苦头而呻吟,然后当局就可以俯顺民情的需求,合理化三年引进150万孟劳的计划。

副首相兼内政部长阿末扎希公布引进150万孟劳,各方对这个数字颇为惊讶,而他也面对舆论责难的压力。各方评议普遍认为即使是各领域的劳力需要外劳填补,但政府无法以统计数据证明未来三年需要如此厐大的“劳”军。扎希只解释,辛苦、危险和骯赃的3D工作,本国人坚拒多时,所以必须借外劳之力填补。但这已是老生常谈,我国实际上已“囤积”了2百万合法外劳以及4百万滞留和偷渡的非法外劳。

人们对孟劳敏感和抗拒,主要是政府对肃清非法外劳年年都有新的见地,但由始至终无法交出成绩,非法外劳四处流布构成社会问题,执法上走一步看不到下一步。而在多年前,时任副首相的慕尤丁曾掌管6P的外劳漂白计划,当年信誓旦旦耗资数亿令吉展开漂白,以为可以斩断祸根,但是,姿态再多,结局还是一样令人心塞。

最近老调重弹,要漂白黑工,就地合法化滞留的外劳,并提出优惠和宽待条件,但各界反应冷淡,盖因政府不论取缔雇主或外劳,虽有严刑峻法侍候,但多年来剑未出鞘而无镇慑之力,侭管移民厅执法队伍偶有佳作逮捕在工地宿舍藏身的外劳,但这冰山一角的惩治只是象征性的点缀,非法外劳本着人在江湖飘,预了会挨刀,根本不当一回事。

政府管控外劳的种种措施已彻底失败,尤其是近年来面对印尼为其输出的外劳和女傭提高待遇和条件,政府分别从孟加拉、印度、柬埔寨、巴基斯坦、泰国、斯里兰卡及越南七个国家引进外劳,以应对印尼当局动辙就威胁停止供应劳工。而既然已开拓了供应源头,也就具备通过新的机制管理合法外劳和整肃4百万非法外劳,为何政府不趁此良机加大力度逐步驱逐印尼非法外劳 ,令人纳闷。

大马职总和许多非政府组织群起数落阿末扎希引进150万孟劳的夸张手法,但人力资源部长里察烈已否认这个数字,表明所签署的备忘录是按照市场的需求聘请孟劳。而这两位部长南辕北辙各自表述,究竟谁的话可相信和消化,没有一个准。

政府的外劳政策朝令夕改,实际上已没有可资遵循的政策。依赖劳力领域的雇主常因政府部门各施各法的乱拳被整得团团转。像这次没有说明因由让人信服的冻结令,牵一发而动全身,已令业者的正常营运造成冲击,饱受折腾的业者将又再联袂上书陈情,对数十年如一日被虐待的窘境重复申冤。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3-2-2016

卸下女装脱掉袈裟 ----记林雪乐



 
虽然挨过多次的手术刀,我的弟弟林雪乐(清吉)挨过60个年头,已因心臟病骤然离世。
他这一生自小因心脏有孔而动过手术,每年按时到马大医院检查,过的是生死交集,前路难料的战战兢兢日子,但他还是从容自在,而且从不自怨自艾,对外文弱,却蕴孕着坚强的生命力。

他高中毕业后,我曾许诺他到台湾深造,但他选择到建国日报当校对,后末升任副刊主任。
我至今还摸不透他生理和心理的变幻,上世纪约七十年代,他突然以发抖的语气向我表明心迹要施手术变为女性,整家人为他一个堂堂男儿外表的内心世界十分惊愕,一时接受不下来。

但是,由於他的坚决,我陪他到马大医院変性专科医生寻求谘询。医生说,一些人切割后一两年想变回原来的我已无可挽救。为了缓冲他一心顺倾向变为女性的渴望,建议他可在服装上有完整的女性特征,作为一种观察和容后计议。因此,数十年前他以女装上班和社交,虽然少不了圈内窃窃私语。我个人置若岡闻,主要是体谅他身心上的挣扎。这也使到我领会到不要轻易去非议别人的性别倾向,当你属於无病状的常态时请自庆幸,但不妨挪出一份关怀之情去看待别人无奈的选择。也因此,我比任何人更谅解近年来风起云涌的的同性恋问题。

20年前,雪乐在双威公寓因脑溢血而紧急进入马大,当天,一位替他动手术的马来专科医生表明这是在马大最后一手术,次日将调离他处。当时我签字认同,知道存活率只有五十五十,即使活下来也有后遗症。在昏迷近一个月后苏醒,他的脑部留下深刻的疤痕,眼珠走位,经过他遍寻中医针炙,才留下一只斗鸡眼。

雪乐一生不断寻求突破,曾出任唱片公司公关,写过歌词,出版散文集讲述与病魔奋斗的历史作为对他人的激励。虽然他外表和言行温和,但内心的自主性强悍,脑溢血过后他恢复男装,多年前他突然剃度出家,一度令我的长兄向我落泪痛哭,但我安慰他,雪乐既然人生坎坷,能遁入空门自寻静心世界也是一种缘份。但不到几个月他就还俗,他对我说,因心脏弱而不堪和尚之间的内斗,毅然脱下袈裟。

近年来,他生活重心落在面子书,与新交旧识常有网聚,最后的岁月留下一群知心朋友,看到汻多朋友为他落泪,心中惆伥,为他活得很有尊严,感到骄傲。

中国报 13-2-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