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anuary 2016

慕克力受到礼尚往来的报复




慕克力在吉打的州务大臣职权遭到19名州议员谋反逼其退位战鼓声威。这个州属向来有逼宫的传统,而且弹无虚发,因此,即使慕克力嘴硬拥抱民意以自強,他老爸马哈迪晓以利害,吉打可能输掉政权,但他半途被同僚驱赶下车的危机已近在眉睫。

一众叛变议员举出逼宫的罪状,不外是他无法整合政治力量面对来届大选以及治州未交出成绩,但都不是重点。明眼人一看就可以合理揣测,马哈迪自去年轰轰烈烈揭竿而起要首相纳吉下台,如今,纳吉在风浪中撑过去,1MDB课题的进击力已是强弩之末, 而此时收拾敦马的儿子是礼尚往来的报复。但到目前为止,这笔账还没有算在他头上。巫统中人都默不作声,因为逆我者亡是理所当然的生态。

慕克力仗着由人民决定他的浮沉的那番话虽然堂皇,但此刻已不值一文。他只是在嬴取州议席后由纳吉委为州主席并举荐为州务大臣,这个政治上的安排与吉打州人民的意愿根本扯不上关系。吉打王室向来不插手政事,纳吉谅可除掉眼中钉,於此,也让敦马饱受老猫烧须之痛。

巫统的政治博奕文化向来人情留一线。因此,党内传出慕克力将被安排其他中央官职,但即使体面地留一口气,可以预料他在未来的日子难以展翅高飞。

目前,比较尖锐的还是敦马与纳吉僵持不下的关系看来毫无转缓余地。政治上就像擂台,你拳脚交加攻击对手而无法让他倒下,就得面对还击的下场。纳吉其实已改变猶豫不决的作风,从他革除慕尤丁的副首相职位可一窥这位主张中庸的首相该出手就出手。数月来被他修理的人纷纷招架不住,“恨已无声”。

敦马大权在握时期,1996年乾纲独断撤换时任大臣奧斯曼阿洛夫,由授意的沙努西取代。当年纵然有22名吉打州议员联名说项,敦马不为所动。如今他解释当年之举并没有影响大选的战绩,而他警告慕克力若遭撤换,下次大选将输掉州政权。这种笼统的说法站不住腳,因为当年民联还沒有崛起构成威胁,而今时局变幻,即使没有换大臣也同样会丢失城池。换个场景,若马哈廸领导第14届大选,国阵会比现状不忍卒睹。政治上的灿烂此一时彼一时,辉煌一去不复返。

纳吉在26亿政治献金争议中已甩掉一身污泥,总检察长发布反贪委的调查报告指他曾退回绝大部份献金予沙地阿拉伯金主,因此不含刑事成份而促请反贪委结案。不管公众对这峰囬路转的案情是否买单,巫统基层一如既往相信纳吉的清白。接着下来,无丑一身轻的纳吉,谅必会整治党內异己领袖,慕克力将是他的试金石,强如马哈迪者也许低估了纳吉翻云覆雨的本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