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January 2016

慕克力受到礼尚往来的报复




慕克力在吉打的州务大臣职权遭到19名州议员谋反逼其退位战鼓声威。这个州属向来有逼宫的传统,而且弹无虚发,因此,即使慕克力嘴硬拥抱民意以自強,他老爸马哈迪晓以利害,吉打可能输掉政权,但他半途被同僚驱赶下车的危机已近在眉睫。

一众叛变议员举出逼宫的罪状,不外是他无法整合政治力量面对来届大选以及治州未交出成绩,但都不是重点。明眼人一看就可以合理揣测,马哈迪自去年轰轰烈烈揭竿而起要首相纳吉下台,如今,纳吉在风浪中撑过去,1MDB课题的进击力已是强弩之末, 而此时收拾敦马的儿子是礼尚往来的报复。但到目前为止,这笔账还没有算在他头上。巫统中人都默不作声,因为逆我者亡是理所当然的生态。

慕克力仗着由人民决定他的浮沉的那番话虽然堂皇,但此刻已不值一文。他只是在嬴取州议席后由纳吉委为州主席并举荐为州务大臣,这个政治上的安排与吉打州人民的意愿根本扯不上关系。吉打王室向来不插手政事,纳吉谅可除掉眼中钉,於此,也让敦马饱受老猫烧须之痛。

巫统的政治博奕文化向来人情留一线。因此,党内传出慕克力将被安排其他中央官职,但即使体面地留一口气,可以预料他在未来的日子难以展翅高飞。

目前,比较尖锐的还是敦马与纳吉僵持不下的关系看来毫无转缓余地。政治上就像擂台,你拳脚交加攻击对手而无法让他倒下,就得面对还击的下场。纳吉其实已改变猶豫不决的作风,从他革除慕尤丁的副首相职位可一窥这位主张中庸的首相该出手就出手。数月来被他修理的人纷纷招架不住,“恨已无声”。

敦马大权在握时期,1996年乾纲独断撤换时任大臣奧斯曼阿洛夫,由授意的沙努西取代。当年纵然有22名吉打州议员联名说项,敦马不为所动。如今他解释当年之举并没有影响大选的战绩,而他警告慕克力若遭撤换,下次大选将输掉州政权。这种笼统的说法站不住腳,因为当年民联还沒有崛起构成威胁,而今时局变幻,即使没有换大臣也同样会丢失城池。换个场景,若马哈廸领导第14届大选,国阵会比现状不忍卒睹。政治上的灿烂此一时彼一时,辉煌一去不复返。

纳吉在26亿政治献金争议中已甩掉一身污泥,总检察长发布反贪委的调查报告指他曾退回绝大部份献金予沙地阿拉伯金主,因此不含刑事成份而促请反贪委结案。不管公众对这峰囬路转的案情是否买单,巫统基层一如既往相信纳吉的清白。接着下来,无丑一身轻的纳吉,谅必会整治党內异己领袖,慕克力将是他的试金石,强如马哈迪者也许低估了纳吉翻云覆雨的本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8-1-2016

14 January 2016

希望联盟豹斑难改




希望联盟3党领袖签署《2016年希望 联盟协议》。但一只豹不能改变牠身上的斑点,它只是在已瓦解的民联基础上更换政治招牌,本质上如果是旧瓶换新酒也只是酒精度略有不同。而且,由於诚信党的加盟而排挤伊斯兰党在外,行动党又与伊党反目成敌,希盟其实比旧有的民联更加複杂,矛盾千丝万缕。

当前,为了巩固雪州政权,公正党穿梭在各党之间仍与伊党共盟,期冀能逐步调解箭拔弩张的关系。但以旺阿兹莎的威望还不足以摆平决裂,而身在狱中的安华过去也只是为争议中的各党注射麻醉剂压住病痛,如今已没有遥控的能耐。另一方面,公正党署理主席阿兹敏城腑甚深,他的州务大臣之位仍需伊党的支撑,因此不会对诚信党倾力支持。而行动党过去以旺阿兹莎唯马首是瞻而冷落阿兹敏自种禍根,如今尝到他在州內居高临下不鸟火箭,实施潜藏报复。

因此,希望联盟其实不是人民的希望,在2018年的十四届大选之前,这个联盟将致力的希望“,是解诀恩怨情仇,在分配议席上各适其所。然而,伊党对末沙布叛变另起炉灶的怀恨已是铁了心,不但不会像民联时期有商有量,如今矢志诚信党和行动党在哪里打选战,他们都要插上一腳。

伊党有足够的信心和条件可以争取到马来人的支持,来届大选欲置之死地的能耐颇大。至於对行动党的杀伤力或许较小,但在混合区也让行动党有拂不去的隐忧。因此,盘踞华人选区的林冠英可大放阙词与伊党斗嘴,但其他国州议员并不敢起哄,免得遭伊党清算而失掉马来选票。

由雪州政府辖下的智库进行的民调反映,超过60%的马来社会情绪仍衝著行动党,认为是种族政党。这也说明自2008年民联崛起之后,行动党的多元色彩一直不思长进,主要是林氏父子的組党和弄权手段自我设限无意让权予马来族群,从而使政治市场仍难跳脱华基政党的标签。

林吉祥和林冠英和哈迪阿旺交恶之后,採取他们一惯的手法攻讦伊党,志在向华社宣示反对伊刑法的立场以争取人心,但火箭过去多年为伊党凃脂抹粉已是卖华的罪行,华社会否在梦醒时分用选票遗弃行动党暂难评估。因为华社对改朝换代的迷葯瘾毒甚深,以为行动党是一匹“天马“可以载华社“行空“。但是,与伊党结仇,也意味着会受到马来人的唾弃。同样的,伊党所胜获的选席也会因行动党不再护航而分分钟输掉。

行动党极力扶携诚信党,并以该党的开明作为促销。但是,希盟对伊斯兰化和伊刑法仍没有白纸黑字的共识。因为没有宗教使命为号召,诚信党就没有立足余地。该党领袖自称待到有权有位再作计议,也就是说,诚信党一朝翅膀硬了,也会跟着伊党的路线走。把豹的身毛剃光之后,长出的仍然是豹的纹斑。

诚信党是否开明,以最近在马六甲举行的国际旅游小姐竞赛可见微知著。伊党以伊教教义抨击和反对已司空见惯,但是,标榜开明的诚信党与伊党异口同声指责违反伊斯兰教义和败坏东方习俗。如此一来,诚信党只是以开明为幌子行保守之实。要改造诚信党,胥视此党的政治师父行动党如何训诲,但是,在马来人面前,行动党的胆识长期缺货,尤其是“这不是你老爸的地“向华人怒吼的林冠英,不妨用同样的语气重复在其他族群身上,那才够神!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4-1-2015

12 January 2016

捍卫砂州主权最后一击




预料於四月的砂拉越州选举,虽然首席部长阿德南的民望获得选民84%的支持率,反映他豁达开明的政策令华人动容,但华裔选民会否搁置行动党呼唤改朝换代的梦想,看来还得加把劲巩固选民的支持度以防游离心态的作祟。

行动党虽已在砂州建立桥头堡,但是,土保党固若金汤,单凭火箭盘踞的选区,即使再攻下一些议席,也不足以改朝换代,它只将把代表华裔选民的诉求鸿沟扩大,使华裔的权益边缘化。华裔唯有朝野兼顾,才能左右逢源。

上届大选,主要以华裔为主的人联党受到挫败,如今必须仰赖阿德南的政策打翻身战。然而,人联党必须清除联民党的障碍方可安心於选战。黄顺舸从人联党叛变另组的联民党,因有六名州议员追随,拥兵自重靠拢执政的州政府,但却不是国阵成员党,身份和地位十分尴尬。

阿德南曾着使两党会商解决矛盾包括协调竞选议席,也曾劝告年届74岁的黄顺舸告老退休,但黄顺舸与多位七十余岁的领袖坚拒放手。人联党基於联民党并非“合法” 的国阵成员党而不移尊绛贵与联民党谈判。据知,人联党心怀疑虑,深恐与联民党接触挂勾之后,掉入土保党的分而论治之的陷阱,因为过去土保党由前首长达益领导时期,善於对分裂中的政党中趁势掌握指导权。

人联党在选区划分下估计将竞选21席,16席由华裔上阵,5席配予其他族群。该党宣称一个议席也不礼让,因为人联党认为,当前砂州政局呼号捍卫砂拉越的主权不容侵犯,如果人联党被逼割舍议席,连一党之尊也捍卫不了自身的主权,如何面对选民?阿德南对两党之间的纏斗至今没有鲜明的决断,以免在这个阶段引起争端,但极可能在州选临近时一锤定音,其中不排除安排已跳糟到联民党的州议员回巢到人联党的旗帜下竞选,如此一来,既可消弥地方政治的争夺战,但也意味着趁机瘫痪联民党。

阿德南和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疾呼州民赐予5年的执政权,其主要对象是华裔选民。一般认为,人联党是否能起死回生在此最后一击,而阿德南所实施的政策诸如承认独中统考文凭是否获得华裔的善报,也将决定华裔未来争取权益的得失。

阿德南在去年已猛打砂州主权牌,力主严拒来自西马的政党侵入,包括巫统、行动党、公正党和伊斯兰党。巫统基於砂州是中央政权的米饭班主,只能任由阿德南在州选上自由发挥;阿德南的用意其实是替人联党的颓势加持以打击崛起中的行动党,尤其是行动党竞选的恶质文化,已对这个纯朴的州属产生犹如西马政治乱象的潜移默化的作用,阿德南从西马的经验不得不早作防堵,扫除忧虑。

砂州行动党对拒绝西马政党的危机急切灭火,自称候选人是道地的州民,但人联党指责砂州火箭仍然由林吉祥和林冠英所遥埪,砂州行动党在中央领导层只是陪衬角色。此外,行动党州议员上任以来只有离间选民的破坏而毫无建树。

在捍卫砂州主权及排斥西马政党的坚决意志之下,阿德南以无畏无俱的勇气想为他本身创建历史,替砂州奠定安稳繁荣的未来。可以预料州政府将动用权力施出杀手锏,阻止西马的政治人物入境为候选人助选,而这将是未来几个月內的喧闹课题之一。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2-1-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