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December 2015

心魔中的十字架




60年代,少年时期在居林新邦知甲打理杂货店。前来光顾的中年马来女警员再纳,看到华人善信购买香烛祭品拜神,她赞叹为了信仰的慷慨,而她的浮脚楼住家对面一座清真寺,前往祷告的穆斯林的人潮稀落,她觉得马来人的信仰有欠虔诚。在那个连买脚车也算侈奢的年代,要散居甘榜各个角落的马来人按时前往教堂祈祷并非易事。

再纳习惯上戴头巾,是出于马来妇女的服饰需要,与今时今日包扎头巾的宗教需求无关。回想这件事,就感受当年老一辈马来人不像今天受到宗教复兴和炽热的催化,以及由政客不断灌输宗教意识,仍可做为快乐、自由自在的穆斯林。

在居林,那时的修道院学校的正门有十字架,但不会遭到其他族群抗议侵害他们的眼睛,动摇他们的信仰。在三巴央的乡区,一座基督教堂的周围有多户马来居民居住,但那都不是敏感的事情。居林前往大山脚洗衣桥的大路旁矗立一座百年的圣母玛丽亚教堂至今犹在,十字架从来不曾构成威胁,穆斯林向来无怨。因为承袭着宗教互相尊重和自由的传统精神。在全国各乡镇,各宗教寺庙各适其所是平常的事。

以前,信众在九皇爷诞抬轿出游行一两英哩,其他族群驻足围观,宽容路面上的拥挤,显示了尊重宗教仪式的差别。没有人认为喧闹的锣鼓声响会左右他人的信念。

时间溜过了半世纪,而今,一些宗教激进份子和政客为了展现本身的虔诚而不惜哗众取宠,抨击基督教的十字架令他们感到不舒服;有囯会议员把非穆斯林挂在车内祈悉愿平安的神像和吉祥物品,诟议为一种冒犯;最近,浮罗交怡新建的双层排屋的屋顶,由于毗连两屋的通风设置而从高处眺望呈现十字形,导致官爷们惊慌失措,喝令发展商漆上与屋瓦的颜色,“消灭”掉心魔中的十字架。

而刚刚过了的圣诞节,也有人认为发出祝贺有损本身的信仰。所幸柔佛州王室独排众议,否定这种极端思维,向基督徒祝贺,才止住这项争端。

从宗教到种族的区分和隔离,中庸开始被极端所挤兑。回想半个世纪前的和谐,如今能看到彼此的圆融氛围已灰飞烟灭。

突然忆起五六十年代的字票睹博。现今的万字票在五十年代是由居林鲁乃一家脚车店东主为了促销脚车而开始了“百字票”,跟着就产生千字票和万字票。当时,应势而生的大伯公解梦千字图,指导下注者从梦到的事物查寻所代表的数字,作为下注的根据。

这本红色的千字图,马来人也人手一册,因为里头有马来文翻译,这也许是最早期的民间翻译读物。那时的睹搏文化使华巫族不分彼此,常在市场和咖啡店高谈阔论,交换下注心得。

千字图内画了“梁山伯与祝英台”,马来文则译为Yusoff  dan Fatimah ,让人联想这是马来社会爱侣的代表性人物。从这历史文化中可以窥探出,当时乡下的种族之间的融汇贯通并没有像今天这样,凡事敏感、凡事有碍观瞻、凡事杯弓蛇影、凡事生安白造,以一触即发的尖锐制造事端。这些人应该从坚定的信仰中寻找自信,而不是打击和压制别人的信仰作为捍卫上的胜利。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1-12-2015

24 December 2015

手机业者犯太岁忍辱求安




手机业者今年犯太岁, 短短五个月内发生涉嫌偷窃和欺诈纷争,从刘蝶广场延烧到大家购物中心引起纠众打砸和伤人事件。即使警方敲定打砸纯粹是商业纠葛,但民众对种族挑衅仍隐有挥之不去的阴影。

此次大家购物商场(Kota  Raya)闹事因由,盛传手机业者长期敲诈消费者,上得山多终遇虎。但是,约20人持棍发动攻击之前没有依循报警程序寻求查办,就把法律操纵在手中寻求公道,亦属违法。截至目前所知,一名社运人士罗斯兰率领七名受害者索求退款后,上述20名暴徒旋即发动攻击,是否先礼后兵,互相呼应,其中是否存在阴谋有待警方抽丝剥茧。

令人不得不起疑的是,以捍卫马来人尊严,言行偏激的拳手阿里在事发前纠众发表种族仇恨的言论,对这场暴力有“热身”之嫌,警方自行报备后已逮捕阿里查办。阿里於七月的刘蝶广场冲突中向马来群众发表挑衅和煽动的言论,人们从录下的影音短片认为证据十足,但总检察署另有见地,以法官的姿态研判短片有缺完整,动用提控斟酌权的取舍,撤销控状。

这项决定,或多或少助长了焰气,使阿里变本加厉。而参与暴力袭击者也可能因为上一次刘碟广场的滋事者逍遥法外,加上阿里的能量不容小觑而胆生毛。

当前对种族和宗教课题的敏感,其中的敏感重度胥视由哪一方面的人叫嚣。与政府对着干的社运和非政府组织即使论述己见也分分钟掉入煽动的法网,而那些明显与政府眉来眼去的非政府组织的领袖,他们似乎拥有煽动的免死金牌散播仇情恨绪,但都能在法律缝隙中逃过制裁。煽动,视何者之煽,执法和检控,动於不动总是那么诡异。


 社会和谐不是单靠政治领袖粉饰太平就相安无事,如果对特定团体和个人的胡妄作为予以包庇,等同培植类似私会党作为政治部队。他们也许可以强力致胜而沾沾自喜,但长此下去,终有一日难以管控洶涌的决堤。而目前穷凶恶极的红衫军正扮演这个角色。
 
如果观看近日在优管和面子书流传的短片,那些华裔店员权充好汉硬吃眼前亏,任由凶徒拳击棍打不还手,而周边店家明哲保身纷纷拉闸关店。这种放弃自卫的不抵抗,反映出业者屈服於人多势众,但商场同业若守望相助,或许可以与流氓来一场旗鼓相当的决斗,但后果则不堪设想。社会各界从不表扬他们自我克制,观感上是对恶势力的投降。这也折射出华裔店家对种族纠纷退一步只求平安的羞辱和无奈。

数周前,巫统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已开设刘蝶广场2的玛拉数码商场,由清一色的马来商人营运,虽然这盤生意没有抗衡叫战的意味,但选择在玛拉商场扶持马来人的利益和捍卫尊严,就有许多想像空间。由於玛拉数码商场开张数周仍无人潮,大家购物商场的手机买卖欺骗疑案,那怕是孤立事件,也会用作对马来人消费群的宣导,前往玛拉光顾为妙。

上述事件,警方应依法严办欺诈的商家,同时也应对滋事寻衅的暴徒一网打尽,特别是拳手阿里的嚣張煽情。唯有执法和检控的状态进入智商有效区块,多管齐下收拾这些人,才能阻截后来者追逐和仿效这股歪风。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12-2015

22 December 2015

是非混烛独占鳌头的年代




言论自由一旦面对宗教狂热和滋事寻衅,它就会套上煽动的罪名。这是近年来此落彼起的专橫现象,社会旧规矩无法衔接和注入新的观念,而使文明和中庸举步维艰。

马来显要团体(G25)今年初应就严重的种族主义和宗教倾轧、呼吁各界携手推动及维护伊斯兰中庸理念而成立。它获得诚惶诚恐的华社团体的口碑和支持。但由於马来社会静观其变,而主导政治走向的政党也作壁上观G25处在进退两难的窘境。因为马来人政党沒有热诚解决纠葛的意愿,以免受到族群起哄攻讦。即使声称多元种族色彩的民主行动党和公正党在这股激流中也是站在岸上避免搅和,因为他们也与巫统同样的心理,深恐使到马来人恼怒。这是一个事事讲求选票吸力,而不研讨是非混烛的年代。

由於执掌种族和宗教的话语权或是让其他宗教社群听命遵循,不少人都以为以一教统治他教更显得他们的虔诚而受到上天的特别眷顾,以及捍卫种族的尊严。像最近一家清真航空公司投入运作,以不招待酒类和服务员必须穿戴头巾为其特色,固然可以鲜明彰显宗教的圣洁,但却毫无忌禅排斥非穆斯林。而在我国独立58年后,在各族之间筑建鸿沟,已对种族隔离及和谐形成阴影。

在商业上,一家超市区別购物手推车由穆斯林专用,非穆斯林不可越过穆斯林的清真食品区域,已使到愤怒的网民发动杯葛这家超市。今年在刘蝶广场因偷窃手机引发种族冲突事件,发表煽动和散播仇恨的拳手亚里在进入审讯之前遭撤销控状而逍遥法外,而如今他嚣张地要政府对华商施以商业道德教育,似乎传达他们是受欺凌的一群而作出反击。

巫统部长依斯迈沙比利向来以种族偏见构建在马来社群的英雄地位,他创设玛拉数码中心销售手机为桥头堡与刘喋广场抗衡。这种以种族主义为出发点的隔离主义,将使到种族之间有说不出的尴尬和敌视。但如果巫统不撑腰,依斯迈也许不会如此得瑟。换句话说,巫统中人即使不认同这种做法也不会插嘴,因为种族主义已逐渐变成政治筹码,越是极端和不可思议的举措,在当前的趋势下受到脑热的拥戴。

不但非马来人和非穆斯林受到挤兌而“忍辱负重”,即使中庸的马来人想讲些公道话也受到围剿。不久前,G25发言人诺法丽达倡议废除幽会法(khalwat),因为它并非在伊斯兰教义强制的法规之內。但她却面对一些人鼓动对她性侵的恐吓,另有人以死亡恐吓作为报复要她退缩。但这些网民并没有提出驳斥的观点。而至今她已面对至少5宗的报案指她煽动将面对调查,但她受到的恐吓,当局至今按兵未动。

最近,律师公会宪法小组所主办的公共论坛上,二名上诉庭退休法官拿督莫哈末阿里夫及拿督希山慕丁 ,感叹大马司法界过去多年所累积的成果和光环,正在逐渐消退。而近期联邦法院多宗针对争议性案件的裁决,更让司法出现倒退危机。
希山慕丁直言不讳, “别人问起我司法的未来时,我曾一度考虑使用暗淡(bleak)此字眼,但想起自己刚退休,含义也太强烈,因此决定换个说法,即不看好。”,但这两位法官的真知灼见,看来已无法改变当前的乱象。

在我国,许多高官往往在退位后,才会摸索到良心深处的正义,但在位的时候都是跟着大队走。不管是G25的政府各领域的高官或是退休法官,都碍於职权上受到制肘而推动政府的制度,只有退休后才有敢怒敢言的脸孔提供意见,但人不在其位毕竟发挥不到改革的影响力。因此,G25一旦不能容於政府,终究只是纸上谈兵,叫好不叫座。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2-12-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