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October 2015

纳吉挡不住子弹飞




反对党醞酿多月要对首相纳吉投不信任动议只是敲锣打鼓各自观望。公正党八打灵再也南区国会议员许来贤单枪匹马,率先提出动议使到希望联盟的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严以看待而仓促召开会议,推举旺阿兹莎提呈,以期许来贤将动议撤下。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以轻蔑的态度暗描许来贤以普通议员提呈动议犹如玩弹珠游戏,威胁公正党若不改弦易辄将不参与有关动议。事实上,任何国会议员都有独立和自由的意志提呈动议,根本没有辈份高低之分。林冠英不爽,那是他的阶级观念作祟。

身为拥有37名国会议员的最大在野党,林冠英本应以大佬身份揽起这项任务,但行动党的阶级观念不但瞧不起公正党的华裔国会议员,党格也在潜意识里俯首称臣,对马来人为主的公正党极尽奉承献媚,既拱让反对党领袖职位由公正党坐正,此次也由旺姐担纲。不久前,林冠英甚至卑微到仍寄情於身陷牢狱的安华成为希盟未来的首相,表明本身沒有资格。

此话一摊开来,行动党多年呐喊的改朝换代,本身就放弃了主导角色,仍然以马来政党唯马首是瞻,自我矮化。若一朝从国阵夺取政权,也不过是翻版的马华依附在巫统的驾驭之下。行动党若有幸成为执政政府的角色就是华社的何其不幸,它必须看公正党和诚信党的脸色,尤有进者,若到时必须恭请伊斯兰党加入才能执政,行动党必须游走在三条纱笼底下求存,华社不但吃草也要吞泥土。

十月国会是朝野政党的武林大会。主要议题环绕在倒纳吉的26亿政治献金和1MDB的千疮百孔。但国阵毕竟是掌控政治游戏的庄家,如何洗牌和派牌,庄家说了算。不少行动党议员在这场博弈中不求赢面,只求在言论上出位博得宣传而获取民众喝采。

如今,议长班迪卡先声夺人,训斥在野党没有在本季议会召开14天前提呈,着令在野党临时临急的动议,何不在外玩政治。这意味着旺阿兹莎的动议已出师未捷。而许来贤的动议至今还未抽撤,但因排在第25项,时间上谅难成事。假设可以提呈辩论,林冠英是否因人设事而不参与?

纳吉抓住王牌,势不让反对党有进击机会。如果他能十拿九稳控制国阵议员的向心力,应可面对这场荣辱之战,一次过清理障碍。但他有理由担心,由敦马暗中策功动的一些议员可能临阵抽后腿,也就不敢兵行险着。但声称拥有88位国会议员的希盟即使有巫统议员缺席暗中给力,但伊党不予配合,也是得此失彼,难有作为。反对党知不可为而为之,其实是走一道程序摆个架势,做一场反对党不得不表演的戏码。

有消息说,纳吉将在本季国会针对涉及1MDB和献金的疑问全面对应。但是,1MDB没有解救方案和26亿献金的来龙去脉仍是疑团待解的颓衰,若是含糊其词推塘塞责,以时间换取空间,问题还是继续延烧,挡不住子弹飞。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10-2015

20 October 2015

捲入罪案的“好人”定义迷乱



  
加影五岁男童遭擄绑案的新闻聚焦在载送肉票回家的德士司机身上。因为警方当晚逮捕他查办,他当天好人好事的观感即时被看作是与匪徒串通,急转为无间道。

直到扣留六天后,一名主谋和另两名涉案者正式被提控绑架勒赎,他才因没有结伙干案而获释。各路媒体因起初怀疑他的动作存有疑窦,随着剧情的转折,纷纷给他充满感性的报导,迫不及待还他“清白”,隐有对冤枉好人的负疚和补偿。

这位42岁的司机哈尼占在这桩案件中扮演的角色,实际上还沒有“清澈见底”。根据报导,他是口头保释获得自由,护照受扣押,有一说法是要确保他日后出庭作证。而一名证人受到这种禁制是匪夷所思的待遇。

就这个问题请教资深的警官如何看待一名好人为何要口头保释。他们认为报章过於简单和主观研判这案件的虚实,以感性的情绪为德士司机除污,是越踰正常查案的程序,因为其中蹊跷往往不是表面的案情可以一语戳破。

严格而言,一名嫌犯遭查办录取口供,如果扣留期满后需要保释,即意味着发生在他身上的案情枝节还要等待厘清,以保释的形式让嫌犯步出法庭后,警方仍保留制肘和侦查权力,或利用保释期由总检察署斟酌案情,决定下一步行动。因为同一案件逮捕嫌犯两次,若此嫌犯因有新的证据被控,他可挑战司法偏见和不公而获得法庭的疑点利益。因此,不论是媒体旁敲侧击,或是公众舆论如何判别嫌犯的是非好坏,警方有不受外界指点的考量。

因此,一位嫌犯因没有涉案就判定是好人,这种标准十分偏颇和粗糙,令界定“好人” 含意迷糊不清这完全是媒体的炒作热度和新闻的曝光率,附加了对嫌犯的人格评语才在主观上有好人与坏人的区分。举个例子,一些街头掠夺或凶杀案等,事主报案指仅有两人涉事,警方过后撒网式扣查五个人,虽然其中两人招认,但被证实与此案无关的另三个人获释后,从来就未曾被嘉许为好人。同样的,一名被告经过审讯无罪释放,也只是法庭辩战的胜利者,譬如蒙古女郎遭炸死一案,被控唆使特警行凶的政治顾问甩掉罪责之后,也不会看作是好人。

华文媒体对德士司机的好感,主要是肉票家属对他感恩戴德的激情表现所感染,加上司机发表不分种族做该做的事,这在当前种族关系紧绷时是一股暖流,符合华社以至全民的期望,是正能量的示范。

但是,如果对报导中的案情理智分析,这名司机收取16令吉车资,按址载送小肉票回家,只是履行职业上受托的责任。他声称曾在网络上及whatsapp 程序获知有绑票的信息,但如何辨识所载男童就是肉票?因此,他承认错在没有立刻把男童送交警局,潜台词是已与绑架案的存在沾上边,尤其是警方初步调查他与一名巫裔绑匪认识,使到他的牵连程度受到怀疑。

三名被告做案手法,基本上抵触禁锢人身自由及勒赎的绑架定义,因此面对死刑判决的提控。检控当局可以在审讯途中,斟情修改控状以刑事法典365等条文提控,最高刑罚监禁14年。若被告认罪不讳,庭判就简单落幕。假使被告抗辩,审讯中必然抖出更多目前鲜为人知的案情,而司机的正义和好人形象将再度受到检验。而多数人都一厢情愿希望他犯下的无心之失不会受到追究,保持善心司机的集体观感和印象,但他的未来取决於警方对口头保释的决定才能了结各方疑虑。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0-10-2015

15 October 2015

看纳吉有何本领撑到最后




针对1MDB烂账和7亿政治献金刨根挖底的举报,政治战士都得面对执法当局见神杀神的消音打压。巫统前峇都交湾区部副主席凯鲁丁和敦马哈迪前政治秘书郑文杰,今年两个月周游列国,分别赴法国警察总部的经济和财政刑事部、英国伦敦查林十字警局、瑞士律政司司长办公厅、香港湾仔警署,以及新加坡广东民警察总部举报丑闻,如今饱尝苦果。

检控当局不按规矩,事急马行田乱走棋,以《2012年安全罪行(特別措施)法令》法令扣留凯鲁丁和郑文杰 ,而这项国安法当初是为对付恐怖主义或恐怖分子而设,滥用此法令对付政敌,如同故伎重施恶名昭彰已被废置的内安法令。

令人惊讶的是,动用上述法令逮捕之后,他们却在刑事法典第124L条文,企图颠覆我国金融及银行服务罪名被控,一旦罪成,刑罚为15年监禁。法律界认为,面对检控的法令条文与逮捕查办时所援引的法令不一致是有违道德的。被告可挑战动机的合理和合法性。打个比方,最近加影五岁男童遭擄绑勒赎三十万元,四名嫌犯在绑架案条令受查,若被提控时却扭转为勒索,那么,群众能不叫闹吗?

敦马哈迪为营救上述两人,出动关係号召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副主席沙菲益、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前吉打州务大臣沙努西,马华前总会长林良实和翁诗杰六人出席记者会,展示签署声明谴责政府滥权使用国安法,此举原可激发各领域精英感同身受,像反对内安法的情绪加入抗争队伍,但棋差一着,当局於同一天把马哈迪的马仔以刑事罪服侍,老马要以国安法收拾纳吉,没戏唱了。

敦马组成的七人帮,看来是临时起意对国安法发难,但也可解作这些颇有名声重量的国阵人物,不惜联成一线围剿纳吉。但政治上的悲哀往往是失去权势者还在怀缅过去的辉煌日子。以慕尤丁为例,他一度表明对纳吉不存叛变倒戈之心,因此,七人帮的组合,他只能对国安法申表不満,绝不敢轻易像敦马一样,公然要纳吉下台,否则,他在巫统的署理主席职位分分钟自掘坟墓。

凯鲁丁和郑文杰虽有身陷牢狱之虞,但他们并不获得党团的精神上支援,主要原因是他们到各国告状被看成是替敦马的政治议程服务,无关国家社会的大义。尤其是,告洋状只是营造氛围,引入外国势力干预大马内政和摧残国家尊严,各族对这类汉奸走狗的行径难以苟同。

敦马深知,要强而有力合法把纳吉拉下台,只有国会通过不信任动议才能成其“杀吉”大业,但至今还看不到苗头。尽管1MDB债务和7亿献金风起云涌令納吉处於四面楚歌,但他近月来猛使权力资源对各方的挞伐见招拆招,似乎处於优势。他的淡定,使巫统党内的反叛势力按兵不动,也令国阵成员党既亦步亦趋也静观其变,因为懂得拿捏分寸将确保各自的政治权位和利益。局外人看热闹,总想追看武侠小说的剧情转折,看纳吉如何被绊倒,或看纳吉有何本领撑到最后。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5-10-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