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 September 2015

一场集会一盘残局




净选盟4.0集会34小时激情过后,一连串的秋后算账和报复戏码陆续涌现。除了警方传召查究净选盟7名督导人的责任之外,在这场集会中行为擦枪走火的人,将是接下来的热议话题。那些脑热逞一时之勇的参加集会者,以及混入人群试图制造骚乱者,要看警方如何大公无私处理。

有人在集会中点燃炮竹,虽然伤害力度受到控制不致於酿成大禍,但从这事例中可以想像,若从高处抛向密集的人潮引起的恐慌,势必造成推挤和踩踏。因此,当局必须严办以警诫未来任何人滋事寻衅之前的法律后果。

社交媒体载有一些父母携带和抱着孩子出席集会的图片,基本上他们已触犯集会法令。试想想,上述的阴险动作若大规模发生,家长如何保护孩子的安全?政治上常说“祸不及家人” ,但一些心存侥倖的人却对家人揽祸上身,一旦面对危亡的情况才捶胸顿足,有何卵用?

即将成为敏感兼且扭转为种族仇恨的是,一位少女猛踩伊党主席哈迪阿旺和首相納吉的合成照片。伊党已报警依法查究。一场集会的五大诉求的精神未必是参与者的共知共识,当群众运动热火朝天时,也会把个人的仇情恨绪表现在行为上而与净选盟的抗争主旨离轨脱序。

净选盟主席玛丽亚陈甩掉责任,声称践踏照片不在节目或活动之中,也不存在着挑唆,无需要道歉。反而指责不满者不应被这起事件转移集会焦点。玛丽亚陈对个人行为,并沒有以净选盟的名义谴责或一表遗憾,这似乎纵容Bersih有此污点并不是一回事。若此女遭检控,净选盟的律师团会否免费肩担辩护的义务,就要看下一回合的进展论是说非了。

但眼前已有针对首相纳吉肖像遭人踩踏一事,巫统一些区部党员联合多个亲巫统的非政府组织,以牙还牙,狂踩猛踏林吉祥及林冠英父子肖像洩愤。这一举措分明是转嫁怨恶由行动党杠责,从而制造一种印象是行动党过去踩踏政敌曾使用这些伎俩,於此培养了新生代有样学样,此外,也对种族关系打了毒针。纳吉的支持者大可不必动此怒气,因为让狗吠了让狗咬了,头脑还清醒的断不反扑咬回吠犬一口。

何况是,行动党各位头头每逢集会都只想露露脸图个宣传,在行动上明哲保身以防范受控而丧失议员资格。即使那些在社媒上动辙就以黑社会用语,扬言要干掉对手的网络流氓,此次也步步为营,乖乖得不像在社媒上的见神杀神的鸟样。

矢志推翻纳吉相位的敦马哈迪二度到集会现场亮相,利用黄潮的平台展开词锋犀利的暴击。但对巫统而言,敦马深入敌营攻讦本身隶属的政党,难免有吃里扒外的道义诟病,於此,受到原本静观其变的巫统领袖不惜抛开尊重长者的包袱申表不满。敦马解释是情非得已,但不会受到谅解。

事实上,敦马已使尽所有手段要纳吉含羞带耻为七亿美元政治献金负罪下台。其中一个计策就是鼓动在野党国会议员对納吉投不信任票,但倒纳吉的前提是国阵仍然执掌中央政权,敦马外借兵力倒戈只是一厢情愿,行动党林吉祥要的是在政权上抽水,而与行动党断交的伊斯兰党在对峙情结下,谅不会迎合行动党打的算盘。因此,以投不信任票制裁納吉,在野党本身就分崩离析,难遂其愿。

政治人物面对各方讨伐,死猪是不怕烫的。除非有剧力万均的课题,以纳吉控制巫统的手腕之强,加上国阵成员党尽量置身度外不搅和,纳吉若要求去也会在已展延18个月的党选,安排稳当的接班人和领导层之后才有可能选择安全又适当的时机下台。这场斗争对敦马是只争朝夕,对纳吉而言是以时间的耐力去淘洗一切的汚垢。
一场风风火火的大集会也许让亢奋满足了文艺范,追寻到改朝的幻觉仅在一箭之遥,但政治的诡异多变,豪情万丈往往只是七彩缤纷的泡沫。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