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September 2015

红衫军与三条线结拜起事?




有道是: 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到底红衫军谁是大哥执掌指挥权?在916日,从马来人尊严集会改名的“人民团结集会”,是由全国马来武术联合会(PESAKA)主办,主席是前马六甲首席部长莫哈末阿里。首相纳吉表扬集会奉公守法是以这个主办机构为准,但活动主打的还是马来人的尊严。

但是,红衫军另一个标杆人物是巫统大港区部主席嘉马尤努斯,他是红衫军的发言人。然而,916数百红帮人士猛闯茨厂街时,据说是警方召请嘉马出面喊停解散,当时,“雇佣兵” 喊着要他加钱,因此,他的实权主导地位於此确立。

声称926发动5000红衫军宣泄茨厂街售卖仿冒品以及要在此处为马来人分享商业利益的呼喊由嘉马带头,但后来他又闪缩自称为中间人,以缷释责任。警方於集会前夕擒贼先擒王,逮捕嘉马后,又出现另一位“大哥”,他是一马退伍军人协会主席,绰号拳手阿里的莫哈末阿里。

拳手阿里曾在数月前刘蝶广场因偷窃手机事件引发种族骚乱时,在场发表煽动性言论。但也许他能量大,虽有摄录下的影音为确凿证据,最近因证据不足由有关方面撤销控状。当嘉马被扣留后,他宣布取消进攻茨厂街集会,但声言或者择日再搞。於此,拳手阿里似乎又与红衫军有挂钩。

有传言警方将逮捕他,拳手阿里又成为变色龙撇清关系,指名道姓嘉马属於红衫军,他属於“红色运动”(Gerakan  Merah),而红色运动何时成立,没有详情。

遭警方扣留一晚的嘉马获释后,他即时回到文明法治社会,对自己说过的话几乎失亿,反指反对党媒体断章取义的不确实报导,误以为他是企图在茨厂街发动集会及骚动的发起人。他警告将采取法律行动。这与他搞集会目无法纪的动作,不像是同一个人。

红衫军扰乱社会安宁及挑起种族欺凌情绪,“大哥” 是谁至今还未验明正身。但前首相敦马哈迪指出,红衫军所获得的资源如鱼得水,令人感觉政府是幕后的主使者。

红衫军自829净选盟的黄潮集会应势而起,原本是要与净选盟叫板,结果针对种族发难。它在短时间集一方之盛,言行举止骄横肆无忌禅,其作态令人联想到马来社会近年崛起以巫裔为主的私会党:三条线(Tiga Line)、30及孪7党(Double 7)

内政部曾发布国内49个私会党的名单中,以华裔为主的私会党有16个、印度人6个、巫裔3个、混合的3个,东马沙巴与砂拉越21个。华裔私会党向来“埋堆” 在捞偏门业;印裔的04党与08党被鉴定为印裔主要私会党,其他黑帮包括243536303及一条心党(Satu Hati),近年由华裔私会党扶埴后,印裔党主要从事贩卖毒品活动,频传的谋杀和格斗常因争夺地盘而起。

巫裔私会党靠拢政治人物,尤其是三条线(Tiga Line)已是巫统恩宠有加的私会党,它的非法黑帮背景不是忌讳,因为有权势的巫统部长为它加持和解套,说他们“不是真正的流氓(samseng)”,甚至称兄道弟,有部长甚至嘉勉说:“我告诉我的三线党朋友,做应该要做的事情”。

此次红衫军集会,自有财大气粗的金主支撑和罩住,才嚣张妄为得令人咬牙切齿,巫统多位人物力挺及默许红衫军集会的正当性,是否与三条线暗中结拜,留下许多想像空间。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9-9-2015

24 September 2015

"希望联盟"只是希望


僵冻一时的民联已寿终正寝,如今由公正党、行动党和诚信党集体现世投胎在“希望联盟”(Pakatan Harapan)的旗帜之下,把伊斯兰党拒之门外。主要是伊党已与行动党断交,又与从伊党分割叛变,自立门户的诚信党誓不两立,彼此只有对立没有交集空间。

公正党在民联七年岁月中与伊党的冲撞较少,因此,该党在矛盾中取益,既掌握“希望联盟” 的话语权,也保留与伊党的政治合作成为润滑剂作用,以使伊党与行动党和诚信党的磨擦减至最低程度。但面对第14届大选的关键时刻,要如何分配竞选议席始终又将大动干戈。因此,希望联盟只是在旧有的民联化身上强灌止痛药,等待病情好转再作计议。

希望联盟的活力疑点胥视各党审视政治局势才做出调整。但伊党已把话说绝,宁可与传统的对手合作,也不与诚信党的叛徒再有来往。因为诚信党赖以生存的走向,仍然觊觎伊党的政治地盘。因此,伊党宁可选择与行动党破镜重圆,被“希望联盟” 遗弃之后可能与巫统缔造马来人团结联盟,在当前巫统因纳吉面对四面楚歌时,这种应就时势发展的合作的可能性极高。

最近916红潮乱华,多少透析出巫统已不想依赖马华和民政党的微弱为盟党,纳吉对砂捞越这个国阵票仓注入新的筹码,下放中央权力予砂州以巩固国阵的支撑力度。如果转身与伊党结合,巫统即可保持政权优势。若马华和民政党在未来大选全军覆没,行动党的功利主义,也可能背叛华裔的委托加入政府。到时,自然会罗织许多下嫁国阵的理由,其中的说词就是行动党最终实践了“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理念,此外,火箭也可自解消除种族两极化的紧张,一拍即合得正义凛然。

“希望联盟”除了受困于疑点之外,它的卖点也是笑点,因为他们期许下届大选若执政中央,目前正在服刑的公正党顾问安华将是内定首相人选。这个卖点仍然以安华唯马首是瞻,以延续烈火莫熄的余温,让民联的支持者希望不灭。

暂时撇下“希望联盟” 能否执政,但服刑中的安华于2018年势难赶上第14届大选,即使出狱,法律明文规定五年不能参选,最快也要等到2023年。如此一来,这个卖点和笑点也就是忽悠群众的谎言。

“希望联盟”景仰安华昔日的魅力再造辉煌,其实是原地踏步。政治上推销旧货和古董实际上没有市场,政治上的变革是以不断推陈出新的思维浪潮撼动人心,一本“烈火莫熄” 通书读到老,改朝换代难有突破的激情。

再说,伊党也对首相职位虎视眈眈,旺阿兹莎一厢情愿以为夫君安华是不二人选,希望尽可希望,但政治现实不是希望就可一步登天,稍有差池往往是失望在前头。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9-2015

22 September 2015

逆向种族主义的尊严




首相纳吉放行巫统鹰派的红衫军916集会耀武扬威之后表扬其“功绩”,认为它传达了不容挑战马来人尊严的讯息并作出反扑,言下之意颇有成就感以让红衫军继续得瑟。此外,他似乎偏暗於一角,无视红衫军那种“反华”的嚣张态度撒野,硬拗为和平集会,从而摧毁社会的和谐及中庸治囯的方针。尤有进者,他也活埋所创导的一马理念。

身为全民的首相,纳吉突然利用本身族群的情緖发难,这也透析出,为了巫统权势暗流汹涌的冲击和巩固权位,他使劲展示马来人的力量只是情急喝海水解渴。三两万红衫军上街头吶喊寻衅,固然令其他族群备受威胁,但那只是一时强弱在於力,沉默的大多数马来社群未必能认同这类极端举措,一个在街头亢奋叫闹的尊严只是与空气短暂结合,但却分裂了马来人的向心力,使华裔怨声载道,令其他族裔潜存了忧患意识。

与纳吉誓不两立的敦马哈迪的责怨也许过度唠叨而难以使人入耳进脑,但与巫统权斗保持观望距离的前首相敦阿都拉巴达威就断言马来人尊严受到贬损子虛乌有;前部长拉菲达连珠炮责议这场集会风暴的正当性;而主张中庸和谐的马来人非政府组织也加入战围讨伐。

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自从被纳吉撤掉副首相职位后也伺机见缝插针,指这场集会与民族尊严扯不上关系。一个大权旁落者总是在失势之后才找到良心的润滑剂。慕尤丁当权时,曾斩钉截铁宣示,一马精神以马来人为优先。如今,一些社群在他失神散魄之后不计前嫌,反而因为不满纳吉处理1MDB的财务乱象和收受疑情待解的7亿美元政治献金的手法粗糙与慕尤丁“交投甚欢”,老慕自我感觉良好,自认是华族的政治明星,这或多或少反映出他受到挤兌之后,巫统领袖与基层与他疏远的政治现实。

他促请马华与民政对当前的政局敢敢讲,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反倒请他既然瞭解巫统内部问题,不妨以党职身份解决巫统带来916集会的后遗症。这场集会虽然对外剑指净选盟和支持行动党的华裔,但选择在华人商业密集区如茨厂街和武吉敏登起事,其意识形态犹如向全体华裔宣战。这是否纳吉试图集中精力拢络马来人的团结以自壮,宁可抛弃华社的政治版块?

916集会逞一时之勇制造种族关系紧张,并不能为納吉缷下当前的政治压力,但却给他额外吃重和招惹诟议。首先,马来社会难以认同这出师无名的集会,国阵多数成员党给予的劝告以及反对集会的立场他置若罔闻,已埋下日后他若处於更大危机时,受到狠遭舍弃的报复。

此外,由於身为巫统大港区部主席的红衫军首领嘉马尤努斯的流氓作态,对华社极尽欺凌为能事,也捣毁巫统及马来人的和善习俗并且典当了尊严。譬如嘉马趁火打刧要索取茨厂街50%摊档由马来人经营,并标签华人是猪猡,这种文化素质怎能是代表马来人的尊严。
 
中国学者王小东提出“逆向种族主义”的概念,是20世纪80年代具有代表性的思潮。按照王小东的定义,就是一种“自己对自己”的种族主义,是一种自我矮化的情绪体系;即以所谓文明的名义,对自己的民族和同胞持某种歧视的态度。

916尊严集会的诉求,在在显示搞这场运动者的思维杂乱无章,一个执掌国家主导权和控制大多数政治资源的民族,竟然对本身的优越环境自怨自艾而向他族讨索尊严,无异是自我矮化,为了无病呻吟的尊严,却把原有的尊严换取可悲可笑的无颜。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2-9-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