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August 2015

干净的崩溃往后再说




829-30日是政治诉求的“干净”日,净选盟多年努力不懈,如今晋入4.0大集会示威施压首相纳吉下台。納吉即使含恨求去,也难保会有5.0政制改革诉求择时而起事,也可能有6.07.0的社会运动, 延续到下一届大选前对国阵开膛剖腹。

只有在野党执政中央,净选盟才会从洁癖中自我解体。若国阵倒台,巫统也会搞新名堂的社运对执政集团讨伐,这是两线制的斗争趋势。但无论怎样干净,政治魔术总会把主导这个国家命运的马来人政党在关键时刻结合一起,那一天的撮合,会被看作是理性的同流合污。

也许我们需要从干净这词语了解其中意思,并串联到政治上的干净(Bersih)是否能与现实一气呵成,让Bersih的黄色成为政治天空。

干净,是没有尘土、无污染、无污垢、无杂质、清洁和简洁的意思。在政治上可用於“把敌人消灭干净”,因此,要一举歼灭政敌,才有干净的结果。

成语中的“干干净净” 用以对付敌对时,以乾脆俐落和彻底的手法达到干净的意愿,让它一点不剩
 水浒传第二十五回:“一把火烧得乾乾净净的,没了踪迹,便是武二回来,待敢怎的?”。因此,干净不仅仅是抹掉尘埃或淸除污渍,在政治兴革上,过程必须有激进的行动扫除劣政才能一偿夙愿,这必须付出血染的风彩为代价。

Bersih4.0聚众上街头吶喊,只是鼓动群众为下一届大选催情和造势,让黄潮洗刷国阵的蓝权。多数人以为穿上黄色的T恤就是象征干净和正义而无比光荣,但这只是一种自由的选择,而不会是铸下真理。因为此时的壮怀激烈在多年以后,会让人体会到驱逐一头虎却引进狼群政客,所托非人。现时的羊群心理是,到时崩溃了到时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