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August 2015

干净的崩溃往后再说




829-30日是政治诉求的“干净”日,净选盟多年努力不懈,如今晋入4.0大集会示威施压首相纳吉下台。納吉即使含恨求去,也难保会有5.0政制改革诉求择时而起事,也可能有6.07.0的社会运动, 延续到下一届大选前对国阵开膛剖腹。

只有在野党执政中央,净选盟才会从洁癖中自我解体。若国阵倒台,巫统也会搞新名堂的社运对执政集团讨伐,这是两线制的斗争趋势。但无论怎样干净,政治魔术总会把主导这个国家命运的马来人政党在关键时刻结合一起,那一天的撮合,会被看作是理性的同流合污。

也许我们需要从干净这词语了解其中意思,并串联到政治上的干净(Bersih)是否能与现实一气呵成,让Bersih的黄色成为政治天空。

干净,是没有尘土、无污染、无污垢、无杂质、清洁和简洁的意思。在政治上可用於“把敌人消灭干净”,因此,要一举歼灭政敌,才有干净的结果。

成语中的“干干净净” 用以对付敌对时,以乾脆俐落和彻底的手法达到干净的意愿,让它一点不剩
 水浒传第二十五回:“一把火烧得乾乾净净的,没了踪迹,便是武二回来,待敢怎的?”。因此,干净不仅仅是抹掉尘埃或淸除污渍,在政治兴革上,过程必须有激进的行动扫除劣政才能一偿夙愿,这必须付出血染的风彩为代价。

Bersih4.0聚众上街头吶喊,只是鼓动群众为下一届大选催情和造势,让黄潮洗刷国阵的蓝权。多数人以为穿上黄色的T恤就是象征干净和正义而无比光荣,但这只是一种自由的选择,而不会是铸下真理。因为此时的壮怀激烈在多年以后,会让人体会到驱逐一头虎却引进狼群政客,所托非人。现时的羊群心理是,到时崩溃了到时再说。

27 August 2015

林冠英玩弄国庆主题栽筋斗


槟城首长林冠英重施故伎,再度利用国庆主题,扭转口号以符合本身政治议程,但这次阴沟里翻船。由于教育部指示中小学生不可参与,再加上保安部队拒绝在林冠英巧立名目的“干净” 主题下参加游行,这两个文武队伍若缺席,整个庆典就不成体统。

林冠英像战败的公鸡,率领一众行政议员无条件投降,最终屈服于中央政府统一的主题“万众一心”,从尴尬中脱困。欣赏林冠英凡事对峙凡事叫战的人,这次欠瘾缺爽,只两个回合的口水战就缩起退下,实在辜负了人们的期待。

此次擅自改掉国庆主题为Bersih,其实是要迎奉如火如荼的净选盟4.0在8月29至30日举行的大集会,后来受到舆论鞭挞和制肘,才改口宣称全文是”干净、高效率、可信赖”。但无论怎样的改,也都不符合传统上由中央划一的主题。有评论人揶揄,如果由伊斯兰党掌权的吉兰丹州政府也以Hudud(伊斯兰刑事法)为主题,行动党会有什么滋味?

严格拆解单字的Bersih,其实只有干净和清洁的意思。如果要在槟城宣导干净,就说明这个岛州的环境汚染极其严重,因而敦促州民提高环保意识。但配合净选盟据说有30万群众走上街头的动魄,林冠英要藉这声势抽水是可以想像的。而净选盟4.0能获得一州之长挺身相助,自然乐见其力。令各方暗捶的是,林冠英嘴硬姿态强虚有其表,一个星期就向中央政府自动缴械,既毁掉神勇的形象,也让气势如虹的净选盟4.0有说不出口的失望。

政治伎俩必须揣摩胜算得失,而且不可年复一年使用同样的招数。仗着权势找人较劲,也得衡量本身的斤两和智商。林冠英自改国庆主题的“前科”曾使中央政府被捏住,但这也激发中央摸索到反击的命门,此次的“干净” 之战败北,说明林冠英有勇无谋,带头马半途泄了气。

在当前纳吉困身于7亿政治献金的死角时,在野党可以名正言顺对他围剿。净选盟4.0的集会示威施压要他下台正扮演有力度的角色。国阵腐败之处也常陆续浮出水面,林冠英实在没有必要跟净选盟在“干净”上一争长短,结果淌了一身汚水。把庄严的国庆主题拿来当作政治玩弄,再度暴露本身的政治格局窄小,也愧对首长这职称应有的宏观和风范。

政治博奕应该拿捏分寸,尤其必须以具体和实效的议题与敌对政党对着干。玩弄国庆主题与中央政府唱反调只是逞一时之勇,以一州之力分裂国家的凝聚力,这是不可取的政治阴招,因为它引起的混淆也激怒国家意识强烈的各族人民。林冠英此次栽跟斗,不妨环顾行动党领袖之中除了陆兆福为他护航之外,其他行动党人都旁观看戏,因此,他应自我审度,路漫谩,岁月长,姿态切莫太张狂。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8-2015

25 August 2015

董总走狗叫闹满街走




若以声浪论汉奸走狗,如今在董总多得分不出你我。刚於823日由10州董联召开的特大产生新的领导层,叶新田和邹寿汉不敢面对挑战,其支持者会前会后试图阻挠和破坏,把一小撮华教流氓潜在的本质发挥得淋漓尽致。以傅振荃为首的“改革派”、“夺权派”、“倒叶派”、“反动派”(保留给社会解读和命名)的成员在会后由警方押送离开会场以闪过任何可能的冲突,却被闹事者奉以走狗的谩骂。

自从董总派系分裂为两个集团互相角力,叶邹阵营把兴革派系锁死在走狗汉奸的罪名,并以爱我中华护我华教标榜本身的正统,指责兴革派里通外敌,包括与马华勾结干预董总的内政,同时也暴击政府打压华教。

叶邹在各州起义的烽火里越来越处於劣势,月前不惜丢掉老脸要求马华总会长廖中莱斡旋董总纷争,希望能苟延残存。但因傅派恃势仗理拒绝迎奉谈判,廖总只好抽身自退。因为若不靠向叶邹,就会被冠上偏帮兴革派的走狗,因此,马华衡量轻重得失不热衷於搅和,也许要避免进入叶邹的圈套。反过来说,若帮上了叶邹而得罪势如破竹的兴革派,并不符合华社的舆情和意愿。

失意於马华之助,叶邹採取了厚脸皮的求存劣策,最近把触须伸向首相署,陈书政府要求解救董总的危机,实在令人傻了眼,以前向国阵抗争雄壮激昂,如今自动缴械。一个把马华和政府骂得狗血淋头的人,如今转身哈腰要口中的华教之敌插手他家事,这种对人格不惜挫骨扬灰的动作,谁扶烂泥上墙,谁就是白痴。越斗越失去方寸的厚颜者才会自甘堕落到这个地步,而叶派也咽下了汉奸和走狗的骂名之实。

823特大虽产生新的领导层,但这还不能为董总一年来的恶斗划上休止符。已遭罷免的署理主席邹寿汉,对法庭的判决不公持有诟议,也对特大的合法性置疑。这也意味着叶邹又将把法庭辟为战场。过去半年来层出不穷的庭令,以及由於不同法官的判决在两个派系之间各有输赢起落,成为叶新田紧抓的浮木,尤其是法庭劝告双方协商和解,已是叶派的再生父母。

此外,社团注册局至今还没有对派系斗争的是非一锤定音,只警诫必须妥善处理内部纠纷,否则可能面对注册牌照被吊销的后果。为因应独中统考 (UEC) 受到株连断层,教总肩负起责任接掌,以防万一。但这些应急措施只是见招拆招,并不能切除董总日益腫大的毒瘤。注册局一天不拿出态度在派系之中二选一,以让董总进入新的轨道运行,等同继续玩残董总,华教所谓的千秋大业,如今是秋风扫落叶。

董总目前内争僵持的滚热,注册被吊销的危机令华社忧心如焚。但斗到这个份上,如果真的被判死刑,也不妨以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心理准备去面对。毕竟,董总派系斗争已没有矛盾之中求协商的余地,法庭和社团注册局若能做出最后裁决,让不可置啄的重选以正其名和权实,董总应可摆脱剪不断理还乱的困境,也让叶派若有胆识在重选上见真章,迎接一场终极的死活。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5-8-2015

20 August 2015

两个不同推翻槪念在胡搅



    
要推翻政府和推翻首相纳吉的声浪,各有解读。副首相兼内政部长扎希先声夺人,指掌握巫统一名元老里通外敌,与在野党勾结意图联手推翻纳吉的相位,但“推翻” 也同时笼统扭转为推翻政府,这是两个不同槪念的胡搅。

一个民选政府必须以合法手段将它埋葬,其中众所皆知的,就是人民手中的选票可以改朝换代。在现有政府结构中,若有激进的谋略导引执政的国会议员倒戈叛变与反对党结合,也能合法改变政府的面貌。但是,这几乎难成其事。代表马来人利益的巫统议员不会轻易把江山拱出,断送既得利益,也不会冒然成为民族罪人。以马来人的传统默契,在存亡关键时刻,都会抛开是非的争拗和成见,紧密团结一致,因此,推翻之论可以天马行空,但要实现目标却不是言论炮轰,秀才造反可一蹴而就。

虽然纳吉身困7亿美元政治献金的围剿,但巫统长期的利益输送使到他纵然声名狼藉也能维持残缺但还坚靭的地位。现今反纳吉的党内异议之声,看来只有遭革除的副首相慕尤丁,几位失势的部长及敦马和支持者。慕尤丁借助为巫统区部主持开幕礼的平台讨伐纳吉,但战斗力能维持多久还是未知数。但以他在柔佛的政治地盘受到柔州大臣卡立的支持,以及王室略施暗力,纳吉在柔州可说是动弹不得。

到底有沒有发动朝野议员在国会绊倒纳吉的阴谋,至今只有内长独弹独唱,里里外外还没有任何凭据。但略施小伎也许能预防和阻截一些人的蓄谋发酵。至於推翻首相的领导,并不是什么密谋或是罪状,前首相敦马哈迪连月来揭纳吉的底,要他下台就是公开的推翻。毕竟,纳吉不是民选首相,只是巫统与国阵成员党共识下推举上位。这个权位可以被其他巫统的领袖顶替而上,但碍於个人权势的侷限难以越过雷池,目前只好以纳吉马首是瞻。

净选盟4.0已计划於82930日在吉隆坡、古晋和亚庇三地同步展开四项诉求的集会,但主要是集中火力对纳吉施压,台面上的诉求并不是主菜。净选盟四度搞集会,只是展显政治催情戏码让国阵政府蒙羞。它的功能期求一个过程所制造的舆情汹涌的印象,为更换政府铺陈后路,并不能及时收到成果,但这已足够为在野党囤绩大选的筹码。

净选盟此次选择的时间也许会引起诟议,因为集会地点与国庆庆典毗阾,会造成不便。而令民众和商家面对交通混乱和堵塞一直是各类集会主办者不予考虑的,因为越是喧闹和任由一些人寻衅滋事,反而能达到效果,尤其是警方逮捕示威者若对象是政治人物,正切合他们不虚此行的愿望,因为有人提高知名度寄望在集会中被扣押,可以展示双手的手铐证明自己有多英勇。

尽管警察总长卡立警告通过集会推翻政府是非法的手段,但浄选盟万箭齐发,在法不责众的人群汹涌中常是无计可施,警方即使事后追究也无济於事。

近年来多次的和平集会游行示威,都在闹市中心周围起事,所谓和平其实也对市民的生活作息生吞活剥,影响的层面也包刮数以千计的商家及各行各业的受到连累,而主办方从来沒有歉疚,以和平的名义对商民行使无形的的暴力侵略。也许,日后主办方应考虑其他策略地点,不要一味以扰民来达到満足。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0-8-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