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ly 2015

纳吉尚未见底的洗牌




首相纳吉快刀斩乱麻,撤除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的职位,这是纳吉任相以来最狠劲的政治决策。慕尤丁自一马公司(1MDB)黑金之乱以来,巧妙配合敦马哈迪逼宮的气势,数度绵里藏针批判纳吉,最近也许自知大限将至,语气不再温和, 公开挖底。纳吉与其让蓄势待发的慕尤丁整顿势力倒戈,倒不如先发制人,两人的关系即时烧焦。

名义上改组内阁,纳吉其实是对内阁清理门户而同时砍掉四正一副部长。正如他所说,阁员不应唱反调而伤了体统。他为了避免1MDB的汹涌波涛由本身的团队掀起背叛狂风,别无选择必须施杀手锏,一併把另一名巫统副主席沙菲益阿达也拉下马。

但这一制敌之策也将有反击之战,并不能保证纳吉的前路一马平川,慕尤丁和遭革职的部长输无可输,势必与马哈迪联手反扑,使1MDB的内幕推向高峰以逼纳吉退位,形势也不可预测。这也意味着巫统的派系决裂将从暗战摆在台面一决高下。同时也透析出由13个政党组成的国阵政府,它的兴衰浮沉,由一党独大的巫统主导命运。

纳吉修理1MDB的异议者将面对未可确知的种种负面反击,尤其是封锁砂拉越报告网站,以及冻结The Edge日报和周刊三个月的出版,此举对1MDB的资金挪移的怀疑之中加剧了虽不中亦不远的可信度。因为若完全出於捏造,政府可以一口气就驳斥或一口气以法律对付任何诬蔑者,但有关方面多月来总是上气不接下气,病容尽显。

纳吉连串的封喉行动,并不能止住舆情的沸扬。但这殺一儆百的动作,将有足於防范巫统党内的离心,他获得三份之二区部的支持是他下手的本钱,加上巫统已展延党选18个月,他掌控了优势。如今内阁重新洗牌后的令旗在手,基本上已消除内忧,让他集中精力面对外患。

纳吉也迅雷不及掩耳终止将於10月退休的总检察长阿都干尼的职位,被视为阻挫1MDB的调查。但也可套上调查不力而遭撤换的理由。在震撼特工队的组织班底之后,有关彻查的工作又将延误步伐一段时期,纳吉争取时机解決1MDB的乱象是另一个考量。

此次的政治地震令人耳目一新,主要是被看成优柔寡断的纳吉换身为一名枭雄。纳吉曾受到自马哈迪掌政以来的党争磨练,也曾对马哈迪和慕尤丁推翻前首相敦阿都拉有身历其境的经验,如今借古通今整治潜在的对手,自有一番盘算。

敦马的儿子是吉打州务大臣慕克里兹,假使他与慕尤丁连成一气公开讨伐納吉,以纳吉顺我者生逆我者亡的态势,也有危亡之虞,毕竟,干掉了一批人,也不差再让他躺枪。

政治的怨恨是由一个新的议题埋葬旧的议题,当人们瞄准纳吉扫射时,就会不计前嫌旧恶。敦马铁腕统治时期的打压已如云烟,行动党老佛爷林吉祥曾被敦马的矛草行动囚禁,如今要求敦马挺身救国;纳吉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慕尤丁曾说马来人优先而被批判为种族主义,但时过境迁,这些责怨已随着1MDB丑闻而抹掉。敦马和慕尤丁浑然成为英雄。政治是用一个新的仇恨取代旧恶的玩意,不少人起哄要纳吉下台,只要干掉他就痛快,问题是,1MDB要如何解决盘根錯节的疑难,也是不少人心中没底的事。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7-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