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June 2015

纳吉操心的18个月




巫统最高理事会议决,展延明年举行的党选18个月,理由是“专注人民问题,应付来届大选”,但观注政局者心如明镜,首相纳吉的策略是维稳固权,争取时间应对前首相敦马哈迪挑起一马公司(1MDB)债务贪腐的进逼,同时也趁势抑制党内的异议起哄构成叛变的力量。

随着展延党选,纳吉可顺理成章掌权到2018年,到时会否以敦马曾用过的“全力应付攸关国家政权的大选” 再故伎重施,胥视纳吉这两三年如何扳回颓势再作计议。巫统191个区部,除了约十四个与纳吉保持距离之外,全都乐观其成,因为这些基层领袖可以对职权安枕无忧,中央领袖之中虽有蠢蠢欲动者,也都必须管好自己的言行,以免遭到清算。这一党内无战事的景象,将有效地制止一些领袖向敦马靠拢,以充足的时间解决1MDB的残局。

敦马哈迪已展现老骥伏枥,壮心不已的斗志要绊倒纳吉。1MDB的弹火轰了一段时日,射程渐失杀伤力。泄露及篡改1MDB资料的始作俑者,瑞士人塞维尔朱斯托已於622日在泰国落网。初步调查他在Petro Saudi服务因表现恶劣被解僱,他利用职权进入公司的电脑系统,偷取所有电邮及文件资料,向Petro Saudi勒索约1千万令吉(250万瑞士法郎)不得逞之后,把篡改过的资料卖给《砂拉越报告》,从而使1MDB的糗事外扬。

塞维尔朱斯托被捕,1MDB的交易剧情和数据将与敦马的指控有所出入,让牵涉在内的各方面能暂时喘息和解套。不过,由於事发之初1MDB领导层藏着掖着东拉西扯,以及纳吉的优柔寡断,即使替1MDB疗伤修整,伤害已构成难以消磨的恶劣刺青。

巫统展延党选,若说与1MDB无关是自欺欺人的事。近期又浮现人民信托局(MARA)在澳洲高价购置产业,中介人侵蚀重酬的丑闻,澳洲警方的调查结果可能又得令纳吉陷入窘境。

政府的一些不光彩的交易经常泄密,国阵政府即使揣测那是由反国阵的官员捅刀,但由於一路来的防范机制不够严密,可谓防不胜防。因此,敦马在接下来的日子还会掏出多少武器逼纳吉下台,这场政争还未结束。

纳吉登位后倡导的一个马来西亚理念衍生了诸多名目的一马政治产品,诸如一马名义下的各式援助金、教育、房屋、医疗、商场等等,但由於策划上难以一以贯之,并未达致以民为本的初衷,反而成为效益不佳的话抦。以最多受众的一马援助金而言,由於实施GST后掀起物价涨潮,援助金功不抵过,并未给政绩带来可资赞颂的口碑。1MDB420亿债务错综复杂却成为致命一击。纳吉要挽回狂澜确需时间为1MDB注入新的强心剂,否则将成为第14届大选的议题。

此外,纳吉对中庸治国的呼声、种族关系紧绷和宗教争议等课题,至今唯恐顾此失彼而缺乏果断的勇气纾解噪音,这将使到囯阵成员党背负着族群的责怨而受到唾弃,特别是马华和民政党,即使民联处在分崩离析的边缘,未必能从中获益,主要是主导国阵命运的巫统唯我独尊,没有替盟党铺陈后路。因此,纳吉的18个月,不能只解决巫统的烂摊子,也得为盟党操心。

巫统展延党选,民政党主席马袖强表明该党将按原定的计划举行党选。马华总会长廖中莱将交由中委会研议再作决定。总秘书黄家泉援引党章167条款诠释,只有“出现举行全国大选的迹象”,方能合理延选。因此,马华中委会若应巫统之变而配合,将被看成依附巫统而失党的自主决策权。而比较不受争论的做法是按兵不动,静观到明年再作砌商对策,谅能止住党员在现阶段批评领导层藉势藉端扼杀民主选举程序,使“团结势更强”的努力功亏一篑。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0-6-2015

29 June 2015

梁园择善固执怒弃教职 4/5




在六十年代,梁园把青春献给文艺,孜孜以求广结主要在北马的文艺青年文友交流,梦回魏末晋初竹林七贤不拘礼法,清静无为,聚众在竹林喝酒纵歌的理想。当年,他结识的各类文体的作者偶尔到访书局和有交往的文友,计有:陈慧桦(陈鹏翔)、慧适(林木海)、雨川(黄俊发)、游牧、何乃健、丘梅、宋子衡、北蓝羚、麦秀、李锦忠、周唤、萧艾、菊凡、绿浪(陈政欣)蔡欣(蔡泉兴)、忧草、叶蕾、沙河、江振轩、艾文(郑乃吉)、林圣轩、冰谷、黄国海、张令、王润华、淡莹、马汉、年红等等,记忆有限,恕难尽告。值得一提的是,仰慕梁园的女作者钟诗梅相恋结为夫妻。

海天书局以及海天月刊是梁园以文会友的平台,他开书店的资金2千元,是由其父抵押胶园地契取得,每月利息30元,即使是30元利息也因生意入不敷出由家人代付,后由其弟赎回。书局最初是由几位文友合资,不久后拆伙。

自视“吾道不孤”的他在现实生活中向来淡泊自甘,在吉打居林惨淡经营海天书局,他毫不自怨自艾,转求卖稿为生。凡是有文艺版的报章和刊物,他都投稿。期求每千字5令吉的稿酬集少成多弥补生活费。我首次认识成语“择善固执” 是由他讲解的,反映出他为人和善的另一面,坚持本身的选择不动揺,他内心潜藏着理想的战斗力量绝不轻易妥协。也因此,他的儿子取名黄战。

梁园在高中毕业后,在太平 Ulu Sepatang培英华小出任校长,学生百多名。他在高中毕业后受到中国南来的谢冰萤老师保送到台大念医科,因家境不允许而放弃。他对谢冰萤老师的感念良深,於此深绑中国情意结。当时马共处在活跃期,据知,教育部曾有密函,可能出於政治因素的考量,下令他不可兼职写作,导致他宁可辞职而不低头。

他通过勤奋的阅读扎实本身的广泛知识和文学根底,由他的弟弟黄侃高看管书店的午间,回住所埋首在方格子游走,据当年他对我说,思潮涌现时,日写2千字。当时他习惯上用钢笔书写稿,字体柔弱工整不越过方格。那时期,报章杂志稿约言明在先,如不採用恕不退稿;也有:若要退稿,自备回邮信封贴上邮票。梁园的多产,文章受用的机率也只有他知道。

我於1970年进入新明日报后常返回居林探望他,劝告他不能指望书局有乐观的前景,再偏执就活不下去,不妨考虑到新明任职,摆脱书局经济拮据的拖累。过后他总算把书局出顶,在八打灵出任编辑起初负责副刊“新地”,后来也编娱乐版以及勤於写稿,由於薪金只是三两百元也难以养妻儿,时任新明日报採访主任蔡競泰当年是最畅销的妇女杂志的股东,我在创刊时即兼职,供稿量的酬资多过在报社的薪金,於此向他举荐到妇女杂志兼职編辑,梁园的生活入息逐渐改观。

南洋商报/商余   29/6/2015


25 June 2015

仁慈难改吃狗肉的习俗




中国广西玉林市的狗肉节近年来引起爱狗群众讨伐和阻截,但对吃狗肉视为文化习俗的当地食客和狗贩,这是对消费自由的一种干预。“狗粉” 洋溢着爱心把命悬一线的狗买下来,但市场并不缺货,每天仍有一万只的狗肉成为盘中餐,要摧残狗肉文化,看来不是十年八年之内可完成的愿望。

反之,一些“狗粉” 赴玉林市打救将宰杀的狗,还打算安置这些狗,但沒有考虑到繁殖后如何豢养,长贫难济,一时的激情消磨不掉长远的痛。由於这些人介入,狗贩除了卖狗肉,也卖同情心给“狗粉”,无形中助长狗肉节的喧闹。

“狗粉”抗议的论据是,人类不可对狗的忠心负情忘义。但狗只对主人忠心,对外人吠咬四处浪荡,又成为杀之无过的理由。一批中国著名艺人手持标语吁请尊重狗的生命权,但有人即使不鼓吹吃狗肉,但引据人们的肉食习惯包括牛、羊、鸡、猪等动物,为何“狗粉”沒有对这些牲畜仗义而对狗却偏帮,指这些“狗粉”实施动物种族主义,志在突出片面的仁慈。

广西地方政府只能劝告官员避免吃狗肉以应就舆论的沸腾,但对狗肉节的文化习俗不敢明文严禁。在这个争议的课题上,环绕在道德、饮食文明和人性各有各的表述,但没有一方可使对方屈服。

在吉隆坡,六七十年代有野味餐馆,专门售卖水鱼、四脚蛇、果子狸、山猪肉,当年卖狗肉暱称为三六,三加六等於九,与粤语的狗同音。叫三六而不直接叫狗,反映出食客若直呼为狗就有忌讳之心。当年吃狗肉在朋友圈是个人嗜好的选择,并不会受到社会人士指指点点。记忆中,靠近茨厂街鬼仔巷有一间野味店,没有招牌,熟客都会摸上门。此外,在半山芭、焦赖和蒲种的多处隐僻地区也卖野味。

由於一些野生动物受到保护,野味店常受到取缔。烹饪野味是上一代人的拿手好戏,但由於缺乏接班人和供应来源,野味店都逐渐自动收档。那年代,曾光顾一间专卖水鱼的,店主由於长期杀鳖,似乎受到鳖的投射,眼神有点鳖样。

小时候在居林乡下,一名从中国南来的阾居,人称麻包叔,他常诱捕流浪狗,手到擒来就把狗置入麻制米袋,用棍猛打狗头,直到凄厉的嘶吠嘎然而止确知死去后才宰,狗肉又燉又焖与阾居分享。麻包叔年老时打算回中国,但突然双眼失明,左阾右舍说是杀狗的现眼报。此后,杀狗后继无人。

七十年代在新加坡,朋友们邀约到家中吃狗肉。主人盛赞因焖了两天,肉味浓香。此时,有一人问此狗来历是否有皮肤病,主人拍胸膛保证狗肉健康无毒,是他养的。

又有人问,此狗你养,怎施得了杀手?主人答曰:我不忍亲手宰杀,由朋友代劳之后我烹饪。

听过这段残忍对话,自那时起,想起狗肉就鸡皮疙瘩。几年前,一间朝鲜餐厅的菜谱中有狗肉,与朋友凑兴吃一两块后就心有戚戚,自此戒吃狗肉。

玉林市的荔枝狗肉节之所以当作嘉年华会来办,主要选在夏至开始,因为这一天天气开始热燥,吃温热的狗肉和配以上火的荔枝,被解作以热消热,有滋补作用。这种吃肉信仰一旦起哄成为季节习俗,局外人是难以用道德和文明的尺度去改变的。目前的杀戳事件越受到挞伐和炒作,反而使当地的人民为了维护习俗而不得不吃出尊严。

有些习俗经过年代的思考而沉殿,有的因传承上断层而消亡,有的因受制於法令的禁止而消停。玉林狗肉节的存废,始终要由人心人性去筛滤,一时激动的仁慈改变不了习俗和胃口。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5-6-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