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April 2015

华社面对GST腊烛两头烧



       
GST(消费税)起跑后,一如既往的传统恶习都蹦出来,凡是政府推行的任何新的措施,因布署有欠周详,列必七凌八乱。GST涉及全民的口袋,瞬间成为消费大众群起憎怨的三个字。GST已在140个国家施行,被看成是公平的税制,但一直受到呵护备至的国民养尊处优惯了,并不乐意融入新的税制变革。

政府以为通过摘除10%销售税以6%消费税取代,有减无增应不是什么痛苦负担,只需要商家和民众勉为其难适应一段时期就能安稳下来。但过去隐形税是水深静流地运作,如今GST摆在台面侵蚀每个人的銭包,就不是云淡风轻的事。当局胪列上千种物品为豁免或零税务,为各族群减免负担,但这并不会视为关心民瘼的恩典,因为抽取消费税产生的混淆以及衍生的副作用,倒变成狠鞭抽打政府行政效率无能的口实。

因为豁免或免税的物品项目太过繁杂,导致商家要在千丝万缕中去筛滤难免会出错,一些了解不甚透澈的商家宁可硬抽也不想漏抽,以免受到对付。而消费人对何种物品和服务需缴GST,何种物品可免税也处在云雾当中。虽然当局有出版指南,但要人们短期内了如指掌,等於是期望凡读过的书都能牢记在脑海一样。

政府为寻求各领域商家的配合,提供安抚之策,过渡时期从宽处理任何错误而不予惩处,但界定两年为缓冲期,多少反映当局执行上信心不足,姑且容忍乱象存在再逐步调整。但是,过度的仁慈和迁就不但培养商家的惰性和延误,也使到数以千万计的消费人受苦受累,责怨也不断延伸。

最明显的趁税打切,反映在各州各镇的食肆、咖啡店和餐馆的无作非为。许多熟食小贩虽与GST不挂钩却应势哄抬售价自入口袋,比政府征税税额还要凶猛。而这一波予取予夺的涨势,一些人不究因由,把祸根归咎政府因实施消费税才诱导了起价。朝野在地的代议士对地方上的胡乱起价都保持观望态度,因为抨击本身政治地盘的选民,犹如与制造潜伏的势力结怨,就像各地的大耳窿和偏门行业构成社会秩序混乱,议员们都观棋不语,他们只会对行政机关打嘴炮。同样的,各行业的社团也都暂撇是非观念,独善其身不对同行有所指点。这使到华社面对腊烛两头烧的煎敖。

贸消部声色俱厉将对付牟取暴利的商家,但能够採取追究和查证行动的对象是那些注册、拥有代收GST地位的商家,而这类商家因有发票可查,多数会依法行事。最难收拾的是那些未达到资格抽取消费税食档小贩坐地起价,当局确实没有暴利的罪证可以检控他们,因为在自由贸易的精神下,价格由我定,交易与否悉听遵便。因此,有人主张精明消费,价比三家才诀定光顾,抵制无理起价的商贩。问题是,一家开路百家跟,消费群其实没有太多选择而只能逆来顺受。

当前狠招百出的是食肆的各类食物和饮料的漲价,已使民以食为天变成食而痛。比起巫印裔的小贩,华商的涨幅面不改色,提出似是而非的理由。数月前,农业部长依斯迈沙比里吁请马来社群抵制华裔商家,逼使奸商降低物价,引起华社愤慨。依斯迈衰多口的争议焦点是以族群杯葛另一族群而产生种族主义的把柄,但华裔奸商无处不在却是事实。

对消费税啧有烦言的是占人口23%的华社,65%的马来社会则沒有太多喊痛的呻吟,另外,估计五六百万的合法与非法的外国客工此时也难以避免必须贡献GST,这使到约十多巴仙的人缴交所得税之外,每个人都得承担交税义务。

政府要抚平人民因消费税引起的不满,应集中精力协助商家进入正轨,此外,也应动员查办牟取暴利的商贩将他们提控,唯有杀一儆百才能使GST不在迷惑中踏上平坦之路。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7-4-2015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