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April 2015

一座弯桥倒两位首相



           
首相纳吉针对前首相敦马哈迪咄咄逼宫的指责有限度的回应,复杂的问题简单说。以敦马強悍的性格再隔空喋喋不休并不稀奇。但是,单凭老树盘根的光环谅难撂倒纳吉,因为掌权六年后的纳吉已培植巫统领导层的新树成林。

如果敦马要到100岁之后才封口退迹政治江湖,那么,未来至少还有两三位首相会在他的悠悠之口中不得善终。有野心要取代他的安华被他掀开臭底投狱;在此之前的慕沙希旦、东姑拉沙里、嘉化巴巴等人也都遭到边缘化。22年的铁腕统治,敦马利用新经济政策搞朋党主义,今天巫统散腐败的霉气令国阵受到贬损,敦马算是开山鼻祖。但他一口否认他的独裁以及在经济运作失当,毫无歉疚自认坦荡荡。

敦马唯一自认低威的就是认为他托付的接班人一个一个看走眼,一个比一个糟糕。敦阿都拉任相时的开放政策,特别是松绑了新闻自由,让敦马有扼腕之痛。他悔恨当年沒有对网络制定过滤的严管政策,以致国阵的许多不为人知的丑闻流窜。但更重要的是,敦阿都拉并不愿意落实他任內定下建造马新弯桥的计划,而此次纳吉也重述他也没有迎奉敦马的弯桥兴趣而惹怒敦马借题倒戈相向。到底这座弯桥隐藏着什么玄机利益,巫统领导层总是留在唇齿之内不发声。

敦马对纳吉创设的一马援助金啧有烦言,他认为这种讨好选民的施政在505大选成绩并没有获得赏识的投桃抱李。505大选前,国阵领袖不论任何场合都竖起食指广吹一马理念,这一指神功已作废,金盆洗手。

如今不以食指成立的一马发展公司(1MDB)因负债420亿令吉的漩涡确实把纳吉捲得透不过气来,这些资金的流向和损失,即便是由高权力的机构调查其中弊端,也都可能避重就轻了结。朋党若被揪出示众等同当权者自寻死路。敦马时代的传统是自恕而不负责,为巫统政权建立了卸责的保护网。

敦马最近重炮攻讦纳吉,指责他对多项丑闻没有明确交代,用到“丑闻”一词,其实是推断有涉嫌违法的指控,但马来社会以长者为尊,并没有营钻这个字眼追究含意,只见纳吉的支持者转换姿态力挺他的相位,并没有与敦马叫嚣。当敦马推翻敦阿都拉,背后支撑纳吉上台时,蒙古女郎阿坦都亚的命案已逐渐浮出水面,若说安华的肛交案不可饶恕,过去几年对蒙女命案默不作声而如今拿来说事,敦马是否有掩盖事实之嫌?当敦马说,目前潜入澳洲受到保护的前随扈西鲁并没有在他任期内杀人,这种暗示兼明说撩起太多的想象空间。敦阿都拉出面解疑,声明任期内接到警方深入及完整的调查报告,纳吉完全沒有涉及其中。

纳吉的谋士曾在蒙女案被控但脱罪,案情的转折使诸多传闻与纳吉挂钩,他三度起誓与阿坦都亚素不相识,但还是未能堵住众说纷纭。任何谋杀案都有一定的动机,两位特警与蒙古女郎无怨无仇,无疑是受到唆使行事,只是,事隔多年的淘洗要如何重新整合罪证,看来只有警方所持的标准才可刨根究底,就是必须有新的证据才可开档调查,而至今的绘声绘影并不存在着重新调查的条件。目前留下逃窜的“活口” 西鲁 承认奉命行事,法律上已构成他参与行凶的死罪,如今只是想抖出主谋宣泄本身的无辜。但有多少确凿的证据能让他拉着其他人共负责任,谅他不会以死刑犯的身份从澳洲返马供证,真相将是一面之词。

因此,敦马突发怜悯他的前保镖西鲁的处境,若真心关怀早就应付诸行动,既可助破蒙女案也可把罪犯绳之以法,只是,当前的慈悲建立在政治议程之上的口味颇重。

敦马掌权时代计划兴建6車道新马弯桥,以向新加坡展示唯我独尊的霸气。这座桥会一厢情愿的“弯”,因為新加坡拒絕拆除其範圍的長堤,而必须绕堤而弯。这种强暴式的建设只将激化马新的敌对关系,但却满足敦马的个人喜恶和隐议程,这是敦马最新自揭前后倒敦阿都拉和纳吉的逆我者亡的同一首歌。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4-4-2015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