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April 2015

董总內讧不惜丢脸




董总里里外外的內斗和纷争,就像千多集的台湾连续剧“意难忘” 中不可理喻的情节层层叠叠,其中令人咬牙切齿的歹角蔡进炮,因为酗酒患了肝癌而有行将就木之危,观众都期待看这恶徒怎样咽下最后一口气,但编剧拉拉扯扯就是不让蔡进炮死掉,反而让他转性为好人而不药而癒。许多追看这套剧的人也许死了还看不到蔡进炮的下场。

董总恶斗数年,叶新田从当年的华教斗士的姿态不断改变角色,手段和政治式的语言纷陈杂现,搞到原本华山论剑诀一雌雄就要落幕的时候又高潮迭起,剧情曲折,叶新田和邹寿汉这华教双煞成了打不死的蟑螂。叶、邹的战斗力顽強无可置啄。但这种霸气始终不敢以实际行动跟教育部以至国阵政府直接对干,像反对教育大蓝图展开百万人签名,声称获得2800多社团响应,但从来就没有雄起的威武与政府叫战,反而动用20万令吉要到联合国人权组织告洋状,这种舍近求远的炮声隆隆,对巩固华教的地位始终是湿水大炮。这也反映出叶、邹在华社声大挟狠的作为只是欺善怕恶的一场戏,面对国阵就口吃脚软。

叶新田目前拥有两个外围组织替他摇旗呐喊,基於左倾的意识形态,昔日凤凰老战友对他撑到底,不惜痛斥另一老战友陈凯希斡旋董总纠纷后站在另一方狠批叶邹不断滋事寻衅。陈凯希一路来扮演社会贤达的厚道角色,而最终该出手时就出手,拿出态度论是非并不稀奇。最近,不少具备声望的华团也在观望一段时期后,促请叶新田重选或下台。

另一个半路杀出的爱护华教联合会,其总会长许炳正是一枚奇葩。他认为任何团体都不可干预董总,他却是介入董总纷争的程咬金,而另一位丹斯里级人马向来对华教不闻不问,最近也插手协助叶邹抗敌,这算干预吗?董总是华社集腋成裘的组织,任何热爱华教的有识之士都有纠正董总的义务。董总这块61年神祖牌近年在枱上摇晃,向执事人要求因由和解决之道是必要的手段。

许炳正献出“爱护华教” 的热血,也有必要解释他的华教血型。据传闻,他有两个孩子从小学到中学在新加坡念书。因此,如果这是抹黑的谣言,许炳正与其指正他人,倒不如开导华社,为何对本国的华教视如草芥,而对新加坡教育供奉如仪?

网络上有一句话,自从不要脸之后就活得轻松了”, 董总派系斗争,介於不惜在华社丢脸和要面子争一口气之间。这场战事已漫延到行政部,叶新田对执行长孔婉萤冻结职务不及两周再开除,实施以乱治乱铲除潜在的敌奸。可以预料,未来任何争拗势必使用法律程序的盘根错节以延续战火,叶新田也会藉机砍杀非我族类,安插人马强化领导层优势維持董总的羞惭局面,以保住权位到2017年至退方休。

由叶、邹领导下的董总之乱,造成华团之间选边站而歧异对立,尽管大多数华团已表态对叶、邹责有烦言,由於叶新田固执已见,不少人即使有意调解,碍於双方毫无妥协余地不想搅和以免招惹是非,董总谈判门前撒了一堆屎令人闻味躲避,处在兵慌马乱之中,董总前景难以预测。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4-2015

28 April 2015

莫等到梦醒时分悔恨无门




敦马哈迪卯足全力要轰首相纳吉下台,有人对他单挑纳吉帮腔说他并不孤单。同样的,纳吉也自表不孤单。孤单和不孤单的最后审决就看这场斗争谁撑到最后,才能为孤单注解胜败。敦马是输无可输,倚老卖老对纳吉的施政和家事掘地三尺,以激起人们对他的领导丧失信心。但纳吉相位的信心仰赖巫统各领域领袖的支持,当政治利益拴在一起,一损俱损时,敦马口中的弊端和丑闻最终不是致命一击,因为敦马掌权22年也是把种种暴政搅在饭里消化掉,因此,纳吉也会用时间磨耗敦马的攻势。

人民最不孤单,因为政治恶斗的剧情迭起,娱乐性浓厚。接踵而来的峇东埔和云冰国会议席补选又将有孤不孤单的元素在发酵。按照过往的选民取向,公正党和巫统将分别稳位望赢各胜一席,斗的只是胜败之间的多数票,也为国阵和民联505大选之后的势力探温,藉着敦马与纳吉的恩怨情仇,一窥谁才不孤单。

因为安华入狱,他的夫人旺阿兹莎重演16年前代夫征战峇东埔议席的戏码。在政治上,凡是被标签为逼害而产生的选举,“受害人” 的妻子、儿女都能获得同情票当选,旺阿兹莎个人形象无懈可击,加上安华入狱营造的悲情,如今又重新挥动她相信的折扇力量游走选区,应毫无悬念再下一城。不少政论者认为,安华家族牢控公正党当家业,其实,在行动党和巫统的政治也是母鸡带小鸡,父业子承。林吉祥和卡巴星遭诉讼和牢狱之灾的折腾,仍然培养儿子上位,可见得政治是一本万利的投资。

国阵的补选重心落在峇东埔,只要能拉低旺阿兹莎的多数票,等同输少当赢打击民联现有互轰的颓势。马华和民政头头倾巢而出,力争占20%16,589的华裔选票,如果有回流现象就可信心喊话,为日后垫个好头彩。在伊斯兰党亮出伊刑法之后,其他宗教族群会否教训行动党过往为伊党掩护的欺诈和公正党的投机取巧,是这场补选华基政党的另一个较劲的课题。

行动党彻头彻尾向伊党叩头,槟城社青团以伊刑法为由与伊党青年团断绝交往,党中央也矛头对准伊党主席哈廸阿旺,抵制和脱离政治关系。为一场补选的需要,行动党热脸贴在伊党的冷屁股,主动献身与伊党暂时合作应付补选,过后再恢复绝交状态。搞政治搞到连节操骨气都自我摧残,一个声称拥有80%华裔选民支持度的最大在野党沦落到这个地步,也连带把华社的尊严让友族玩赏讪笑。

宗教的狂热已不断延烧,极端主义者试图以本身的教义号令其他社群屈服。伊斯兰国(IS)斩杀非我族类的狂傲,已被视为潜存势力在我国发难。因此,壮大伊斯兰党将使神权治国奠定基础后而逐步动摇建国之本,由伊党掌控国家命运。华社必须认清事实,在峇东埔补选用选票表明拒绝伊党,也让巫统与伊党在宗教競争上重新审度轻重得失。

新加坡总理李显龙最近毫不忌讳指出,一旦新加坡遭到恐佈袭击,人民就会更加团结。这种假设的另一种诠释是,当危机四佈荼毒种族和宗教和谐时,人们才会珍惜原本拥有的美好日子。过去,马华告诫华社对伊刑法必须严加防堵,但被行动党扭曲为是一种恐吓,而如今行动党尝到伊党的苦头还把华社的潜在敌人视为盟友,姑息养奸。因此华裔选民应暂弃改朝换代片面的梦想,痛定思痛消灭宗教主义的毒素扩散,莫等到梦醒时分才对现实的侵侮悔恨无门。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4-2015

23 April 2015

林冠英”打不过躲得过”?



  
林冠英远赴澳洲一游,行踪飘忽,也不知是私游还是公干,回来之后就语无伦次。媒体关注他为何在紧要关头缺席国会表决反恐法令,因为行动党视之为恶法,而以一党之尊,他责无旁贷必须拿出鲜明的态度抗拒。但他与另一位国会议员刘镇东也选择国会召开期间到澳洲。

既然事有凑巧,情况可以这样揣测:其一,伊斯兰党主席哈迪阿旺提呈伊刑法私人法案,行动党既然与哈迪个人绝交,如果这法案上呈辩议,林冠英将如何跟哈廸阿旺交锋,也许拿不出两把刷子,因此,就有理由相信林冠英“打不过但躲得过”,到澳洲制造“不在现场” 的事据以免无地自容。

刘镇东解释参加论坛,据说只向三二十人发表谈话。他的同僚黄泉安一剑封喉,斥责国内重要课题不管,管外国屁事,至今刘镇东给捏得不敢正面回应。以小民之心度政客之腹,刘镇东如果到澳洲避风头也是时机正确,万一伊刑法摊开来辩论,他如何解释去年与马华的颜炳寿辩论时,坚持认为伊刑法是伪命题,如今杀到国会,他毫无解套之力。

因为缺席受到质问而语穷词拙,林冠英莫名奇妙飚出七次“欺善怕恶”堵截主流媒体的追问。而这句成语已变成他的政治护盾与媒体对着干。他的意思是,如果他有问题,为什么媒体不用同一标准的方式也“查办” 其他政客,为什么偏偏针对他?既然沒有要求其他人交代问题,就是欺其之善怕他人之恶。但是,无论他如何转移焦点,人们还是认为他若君子坦荡荡就一口说明原由,翻来覆去地斗嘴,更突显有不可告人之处的疑窦。

回想到2008年大选前后,那些怀着激情,私底下挺撑行动党的一些媒体人,如今事过境迁,尝到林冠英那种飞扬跋扈的鸟气,且用坦率的卑鄙之心要恭贺这些媒体人有眼无珠,替林冠英磨好刀插了自己。

林冠英一朝得志后,翻转鸡肠一坨屎,他批评报章报导有时不可信,难怪读者越来越少。但是,这位首席部长却很在乎他的新闻刊载在全国版还是地方版,而且还要看看版面有多大。既然如此卑视报章,加上他也看不懂中文,何必耗费心机跟华文报叫战?

他他语带激动指有些报章每天都要丑化他,他已经习惯。而既然习惯了给媒体见缝插针又捏又掐,他又何必动辄就怨三怨四?

林冠英最近提出开建空中德士(Sky Cab)交通计划以取代轻快铁,起初谦虚地说如果人民反对,他将从善如流撤废。但几天后就说这计划好啊,人民必会接受便捷交通的福利。话锋一转,又提到媒体因憎恨他而处处对他抹黑,误导群众。也许他不知道一个浅白的道理,凡是可恨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而可恨之人往往杯弓蛇影以为人人都算计他。

檳城海底隧道计划已在林冠英的雄心壮志下送入烤炉多年,至今还是半生熟的番薯,目前的槟威大桥是国阵承诺几十年后才建成,因此,海底隧道计划也可视为画饼充饥,满足檳民的虚荣。空中德士计划至今八字还没一撇,交不出具体的规划内容让各界参与讨论和提供意见,因此,正如其名,还在“空中”飘荡。执政的林冠英的政治正确就是编织梦想赢取掌声,至於计划成不成那是后话,总会有进退之解。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3-4-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