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January 2015

对百分百言论自由的血腥报复



   
国际社会谴责法国的查理周刊遭宗教极端份子袭击之后,心情开始很矛盾审视这宗血腥的案件前因后果,对言论自由和宗教批判产生界线上的混淆而不知所措。

对言论自由、浪漫和幽默追求不懈的法国人,这时候因这场杀戳而惊醒。虽然对不幸身亡的言论烈士致以哀伤和怀缅,但这终究是应景应时的悲号,言论是否可以放任才是另一场思想斗争。

人们回溯查理周刊坐拥嘲讽所有形式的道德和宗教权威的自由,因为自七十年代起虽面对多次的诽谤官司都脱罪过关,这导致查理周刊更有气焰地追求挑衅,展开“弹弓般的诙谐”,但嘲讽次数多了便是有意的羞辱,这导致伊斯兰主义者的恐怖袭击,对查理周刊心存憎恨的人为了口德,只差没有讲出口是预料中的报复。

创刊于1970年的查理周刊以好斗、激进的世俗主义见称。虽然面对某些舆论责评,但仍继续冲撞各式禁忌,对左右派政治人物笔不留情。漫画家们意见各有己见,各唱各的调,其实没有什麼定為一尊的编辑方向。查理週刊曾表明,他们反对的不是伊斯兰教,而是基本教义派份子,管他什麼宗教,极端份子才是他们口诛笔伐的目标。巴黎法庭採信查理的说法,间接赐予言论自由的免死金牌。此次恐怖份子的血腥行动,显然是执行死刑,不惜舍身就教而成为其同类中的烈士,到天堂领功邀赏。

由於激进的宗教组织在世界各地掀起腥风血雨,欧洲人确有恐惧伊斯兰的心理和有意无意的排斥,查理周刊的嘲讽正能满足那些人对世俗主义的期许,但奉行百分之百的言论自由却必须付出代价。不少人举起我是查理”的标语牌子,宣示言论自由寸步不让,但心情沉殿过后,难免心有戚戚焉。

多家欧洲媒体转载查理周刊的讽刺漫画,德国一家报社遭纵火,原因任由猜侧。世界自由的老大,美国媒体明哲保身,不转载嘲讽内容以免激化穆斯林的愤怒,防范可能产生的残酷报复。

这时候,人们不得不审思言论自由一旦肆无忌禅越过红线,有组织的团体习惯上或会抗议和兴讼,但管制不了的一些组织和个人也许另谋而动。

我国政府并不否定类似的恐袭会发生。而当今应对之策就是拟定法案遏制恐怖主义的滋长。新法案再度包含未审先扣的元素,因为类似前往伊斯兰国(IS)参加圣战的人暗流汹涌,必须在他们的动机发酵之前先发制人,而通常这些证据都上不了法庭定罪。此外,煽动法令的存在也训示人们管好自己的嘴巴,以免口舌招致社群的冲突。问题在於执行法令时的偏私和误差有待清晰的策略才能让人对司法的公正有信心。

大马律师公会一贯反对未审先扣,主席梁肇富对于法治和人权的理念及价值观再表态。但是,在此之前,警方发布曾扣留前经往IS参战的穆斯林,但律师公会未曾质疑个人自由和意制受到囚禁,换句话说,是对自由理念有所选择。

在国家的族群和谐安宁上,固有的理念是太平盛世的铿锵之声,但在非常时期则是书生论战一无能处。毕竞,理论抵不过现实状况潜伏的危机。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1-2015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