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December 2014

董总继续有力狠狠斗




叶新田试图扳回颓势的董总1207特大,因七州董联会抵制出席而流产。叶博士和搭档邹寿汉领导八年,作风和威望广受责议,这次受挫并不是什么耻辱,因为他们都有处変不惊、垂死求存的变通本领,必然有种种说词自我圆融,维持奄奄一息的尊严。

董总过去声望深受华社敬仰,但轮到叶、邹掌权就门庭衰败,纷争一波接一波。叶新田一贯的作态是以文革的批斗模式,把异议者标签为出卖华教的汉奸走狗,或是绘声绘影说有外来势力暗侵华教,自己就在战斗烟幕中显得正义凛然。较早前六州董联会策动倒邹特大,叶新田恃权独断否决,再有八名中常委要求改选以扫除内部纷争乌烟瘴气,看来,董总左倒邹右反叶的戏码还得继续让人笑话。

当前华团组织有一个通病,上了年纪的领导人从没考虑培养接班人,做足期限就让朋党接位。因此,不依附主席的成员只有陪太子读书的份,纵有才干也因为无法发挥而无从获得组织内的肯定。董总目前陷入倒叶、邹之后由谁来顶替的瓶颈,有些人即使有意上位,但碍於受到舆论的质疑和为表敦厚而不便表态,这就造成叶新田思想膨胀,大有舍我其谁的嚣张态度。目前倒邹反叶不能一蹴而就,皆因董总各州诸侯一路来举棋不定,无形中培植叶新田的梟雄地位。

此次特大,若以七州董联会之力,与叶邹掌握的另六州较劲,理论上应可通过特大议案,让延搁两年的关丹中华中学参加统考。问题出在以秘书长傅振荃为首的七州董联会底气不足,唯恐关中批文仍有疑义,如果堂堂正正表态支持又怕成为历史罪人,所以,把是否应让关中考统考的决定责任推卸给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的考察团去审议。

工委会已到关中视察关中的办学方針是否符合独中的路线,但转眼数月,这份报告和建议还在怀孕期,生不出是男是女。这些专才看一个统考资挌的问题竟然如此磨磳,看来存有丰富的政治细胞,游离在董教总两派之间观望,在适当的时机才考虑如何斟酌方向以符合局势。书读得多了有学问,但学问之中也存有静观其变,谋而后动的心机。

一般想做好人的社团领导人最近以仁厚的姿态,劝请董总两派坐下来谈,抛弃恩怨重圆关系,但这时已是中听不中用的废话,自己不够份量最好别抢镜。争斗双方已经撕裂“有话好好说”的和谐氛围,现在只剩下“有力狠狠斗”的敌对关系。

叶新田的战斗资本就是替华社描绘影子敌人,营造凶险的危机感以赢取支持度。但这个套路已逐渐失去市场。华教的斗争路线由叶老一口嚼到底,但多年来哀呼救亡运动还见不到华教有新的出路和新的景象,却见到他领导下的董总和文教界、华团渐行渐远。叶老自绝英名悉听尊便,但请放董总一马,别再混迹江湖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9-12-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