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November 2014

叶新田矫情转搞关中统考特大



       
古装宫廷电视连续集《甄嬛传》有一金句:贱人就是矫情。矫情的意思,泛指强词夺理、蛮横;掩饰真情;故意违反常情;故作姿态、装蒜。

董总主席叶新田在华社普遍叫嚣的压力之下,动用职权召开大,决定关丹中华中学是否应允准参加统考,就是十足的矫情,如果真情实意,早就应该征询各方论见。此次突如其来的动作,明眼人一看就是要冲淡六州董联会号召特大撤掉邹寿汉的署理主席职位的危情。

关中从纯种到统考的争端折腾了近两年,一路来由叶新田和署理主席邹寿汉以双打搭挡,乾纲独断穷追猛打,置之死地而后快。过去八年,邹寿汉在董总的发言姿态与叶新田“並驾齐驱”,圈内人认为邹寿汉操控董总的路向而叶新田只是附和听命,董总秘书长傅振荃倾力倒邹,就是要拔除傀儡背后的黑手,再等到2017年的选举才让叶新田孤独地下台。

由於邹寿汉向以强霸见称令人难以“服侍”,他在今年第23届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常务委员选举中,首次被拉下马,遭夺掉自2007年出任副主席的光环。独中工委会有董总代表8名,教总代表7名。但邹寿汉获得5票之耻,就连董总代表也不惜捅他三刀。邹寿汉受到董、教总两个组织的冷弃受到“肯定” 之后,才有后续的六州董联会揭竿而起的倒邹汹潮。

叶新田穷其言词拒开倒邹特大,唯恐靠山一倒,自己在董总独木难支,因此,转移视线另搞特大商决关中统考的资格,其粗糙的手法不言而喻。其实,统考是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共生的资产主权,关中是否受准参加统考的审批和决定权在董教总独中工委会独中工委会。但叶、邹在这个组织内的声望日渐式微,故意摆脱工委会和教总中人的参与决议,试图在董总的范畴内最后挣扎,但董总单方面的行动是否符合情理,谅必有一番争执。

叶新田设计的特大议程“通过和接纳关丹中华中学学生参加华文独中统考的提案”,表面是应就舆情之求,实则装模作样更换姿态,口蜜腹剑兼且矫情的意味浓厚。但看附上的“案由” 存心埋下毒笔,试图警诫各州董联会慎思前邪因后恶果。其中,对教育部的关中批文锁死是“一所私立国中” 以及再度強调关中违反董总历来各项议决和行动的原旨。这种“案由” 的潜意识是指导代表倾向於拒绝关中进入统考的华教家庭。数历来党团在大是大非上的特大,唯有叶新田的博士之才方有这种本领颠三倒四。

127日的特大有两种情况,若不接纳关中统考,叶新田印证自己的路线正确是硬道理,继续飞扬跋扈领导董总;如果各州董联会审决通过关中统考,叶博士又可自表尊重大会的决定而把它形容为董总团结氛围凝神聚魄,同时趁机劝告代表们对倒邹特大搁置勿论,应以华教存亡为重中之重,放下人事糾葛。如此一来,可在关中统考的僵局中有体面下台阶,二来又可保住邹寿汉之被倒。

汉朝董仲舒 《士不遇赋》:“虽矫情而获百利兮,复不如正心而归一善。”,叶新田搞来搞去,说白了,过去如何雄壮激烈扮演华教斗士,始终对华小、独中以至新纪元学院正面发展的成效乏善可陈,因为矫情而缺乏正心,董总今日声名狼籍,倒是叶老之功,邹公之力。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8-11-201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