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 November 2014

一位警察总长之死的往事



     
患口腔和肠癌的第七任警察总长巴克利奥马以66岁之龄逝世。媒体循例简略报导他的死讯,因为他在2003年至2006年的任期比较低调,并不以哗众作风吸睛,也就少了风光史。而他对警队内贪污风气嫉恶如仇,整治一些涉嫌与黑帮挂钩的警官,在他退休后甚少与昔日同僚能维持关系,而今,不满他当年的铁腕的警官在他去世后也甚少弔唁。

內政部长以及代副警察总长弗兹说他生前对警队、社会和国家作出多项贡献令人钦佩。但“多项贡献” 并没有具体说明,也就变成惯性表扬。

巴克利任内,曾对色情、赌博等偏门行业曾以雷历手段肃清,他曾下令一个月内彻底荡平网络跑马机非法赌博,任何警区主任和负责打黄扫赌的警官若不执行,将受到纪律行动或调职的惩处。这一举措,确实使跑马机收档,而当年卖淫集团应变之策就是把妓女分别散置在食肆和咖啡店,以避免在固定的集合点受到取缔。

一些按照潜规则庇护偏门的警察,在那时期也因为断粮而暗生责怨。但是,巴克利的个人意愿随着他荣休之后,各类偏门行业东山再起。读者若有记性,当年警队勤於发布捣毁地下万字票厂和打击黄、赌的新闻频频见报,巴克利退休后就少见这类功绩。

一个位高权重的警察总长,当他从底层攀到最高峰时,任期通常只有两三年的时光可一抒壮志。有的跟着“传统惯例” 的大队走;有的去旧立新,培置自己人延续“传统惯例”; 而巴克利不管三七二十一, 对偏门行业硬干, 但是,以一己之力难以唤起整个警队的追随,因为“传统惯例” 的收受贿赂是某些警队领域的“生活素质”的一部份,巴克利阻人钱财是依法执行警务,却招致敢怒不敢言,只好等下一任上台时可否恢复传统。当多数人卷入腐败时,都不会大声表扬别人的清廉。

随着黄赌行业再度兴起,警队高官重生旧念,有意重复巴克利当年打击网络的政策,但至今只见一些非法网吧受到取缔,不像巴克利的赶尽杀绝。

若严格执法,只要侦骑四出,各警区的非法赌博网吧和各个无执照的按摩中心,均可在短期内彻底清场。问题不在有关指令鞭长莫及,而是体恤“传统惯例” 一旦狠狠清除,就会殃及同僚的利益。可以预见,无论如何打黄扫赌,终究是嘴上谈兵。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3-11-201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