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 November 2014

15减到9的乱局



     
华教发展的瘟神, 三不五时就会有屁声如雷响,违理压榨的言行粉墨登场。

梹城教育局局长奥斯曼计划於明年为州内的私立学校、政府资助学校、囯民型学校强制瘦身,把数十年运作的15人董事会减至9人。改变这一结构,将逐步蚕食华教的主权并进一步削弱行政功能。

一州局长胆敢为既定教育政策和法令摆弄方向盘,这类小拿破仑的作风在政府里头司空见惯。政府被小拿破仑捣乱而遭致民怨沸腾,从不敢轻易施以惩诫,纵容之心也同样司空见惯。但凡公务员违法执行任务或坻触法令,甚至是贪腐滥权,政府部门都极尽掩饰偏袒,因为对他们制裁,视为自辱家门,搬石砸脚。而更重要的是,国阵长期以优惠的福利喂养百多万的超额公务员扎实了选举时的票源,也就有投鼠忌器之惧。尤其是,民联对入主布城虎视耽耽,国阵维护公务员的利益相等於巩固票仓。但是,一体两面,有更多的选民就是厌恶国阵政府这种态度而心向民联。

正因为三五品的二货官员胡作非为而不受追究责任,这就助长官员们有恃无恐。不少正副部长都得对部门秘书长和总监等各级官员和颜悦色,态度不敢硬朗,以致不少决策的施行受到延误。毕竟,公务员享的是一生铁饭碗,政治人物的官位随时变迁,也就发挥不到极致的行政效益。

因此,尽管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慕尤丁对梹城教育局越俎代疱的举措撇清未下达这项指令,并对局长的作为感到惊讶而将彻查因由,但是,依照过去的惯性,局长奥斯曼即使受到纪律行动示儆,也只是皮毛之伤,但他的一己之见已搞得华社慌乱失措。

现有的董事会结构由5个组别相辅相行,即由学校赞助人、信托人、家长代表、校友代表及官委代表各三人组成15人董事会,这种组合是结集各领域人士有适当的位置去监督和制衡华教在正常的轨道上运行。

局长奥斯曼也许脑筋麻痺,没有参照1996年教育法令的条文,只有教长可动权改组董事会。也因为所知有限,这位局长自作主张的计划是“口头通知”,“尝试和探讨”改变董事会结构,而且也明言若与中央教育政策不一致将重新检讨。

因此,15减到9人的董事会,奥斯曼不具备法律基础可以改変现状。但是,他投石问路的议程若受到有心人护驾,也可能逐步侵略华教的城池。因为他有意把家长和校友的代表权归纳为一组,否定他们固有的贡献,他也主张支持政府的人士进入董事会,意味着政治渗透教育。

奥斯曼露出的野心在遴选校长的课题上。他说: “有时候,董事会建议的人选并不符合资格,而我们建议更理想的人选时,董事会又拒绝,这已演变成一个问题。” 因此,改变董事会人数的结构一旦实施就让教育局掌控更大话语权,华教的主权和特质就被毁容。

华教出现问题怨声四起时,教长幕尤丁总是懂得独善其身,不会正色厉言责令官员纠正,免得开罪本身的族群。而缓解华教失火的“标准作业程序”是,由马华署总魏家祥稟报教长,领会教长的态度和消化其谈话内容后再转述,务求及时安抚华社的焦虑,同时也宣示马华打报告的功力确实能造福华社,舍我其谁。

上一次,董总串联彭亨董联会向彭亨州教育局长探询关中参与统考的资格,叶新田获得他所期望的负面回复后大事渲染关中不是独中货色,也是由魏家祥一个箭步向慕尤丁力陈利害后下令收回函件。小拿破仑是马华的心头之恨,却是董总的一把匕首,没有这武器就没有赖以维生的讨伐话题,董总是历年来智商最高,懂得利用小拿破仑插自己人的先进华团。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4-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