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November 2014

叶新田离轨脱序四面受敌




叶新田领导下的董总一根筋挤兑关丹中华中学,以不准让关中统考而绝杀它的独中血统和资格,喧闹两年多还不想收手,引致华团和教育界轮流排队口诛笔伐。他使劲地用种种藉口哀呼有恶势力阻挠华教的正道发展,这类顾左右而言他的强权霸势,一路来是为了标榜他做为华教斗士的矫情。

叶新田和署理主席邹寿汉的核心推论,若允许关中报考统考,将开危险先例,可能导致董总被起诉,因为统考只允许独中生报考。一路来冷眼旁观的马来西亚中华总商会总会长林国璋微微一怒,指华社各造不要再“阿吱阿左”、吵来吵去或意气用事,大家应该团结起来,“敢敢”让关中独中学生参加统考。他说:“若大家怕成为千古罪人,那么也可以算我一份。”

林国璋直言,政府方面若不允许,将会非常直接的回应“不能”,惟目前教育部的回应没有太坚决的情况下,华社无需自我设限。

叶新田处在四面楚歌的境地,过去与董总共进退的教总的战友关系已处冰点。王超群已针对叶新田发动特大商决关中统考的报考资格,直斥董总不能越界,自拥统考为自家筹码,因为统考在历史上是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共生资产和掌控主权,不应由董总独占非为。

董总在叶、邹控制下,内部矛盾和纷争已麻疯上脸,已有七州董联会反对特大,但叶、邹双煞宁可让这特大流产,也不考虑悬崖勒马。主要原因是,此前有六州董联会联署要求召开特大,撤除邹寿汉的署理主席之职,痛惩他嘴多犯贱破坏内部机制,影响董总团结。而把关中统考的问题搞得越是势如水火,将可暂时延搁倒邹的势头。

回顾关中申办的历程,叶新田曾参与其事,也同意引据吉隆坡中华独中的双轨制代办申请批文。但批文一下来,叶新田藉势藉端翻脸不认账,指关中是一所私立国中,坚持必须修改批文为独中。在教育法令下,董总辖下的60所独中归纳在私立学校的类别,独中根本不具备法律上的名称,独中只是董总向华社交代的一个名号而已。

再说,如果批文中办学指引有疑虑,林连玉基金主席吴建成提出“半杯水” 之论,认为董总应该接受政府给予的“半杯水”。

他说:“当我们向别人讨取一杯水时,如果对方只给半杯,一些人的反应是:非一杯水就不要;另一些人则是把这半杯水喝下,再争取馀下的半杯。 喝了它,才有力量走得更远,更积极地争取,也许将来得到的不止是这半杯水。”

董总前主席及独大有限公司主席胡万鐸认为,关中虽缺少一纸批文,但却有许多的口头契约。前任马华总会长蔡细歷、现任总会长廖中莱及署理总会长魏家祥都曾经说过:”关中是一所独中”,甚至首相纳吉也表示说:”关丹是一所俯顺民意而特别开设的独立中学,而且运作的条件是学生必须报考SPM,如果要考统考试,那是你自己的决定。”

叶新田把当前与他意见相左的党团领袖视为是华教的绊脚石势力,胡万鐸拆开另述,指出不能把一、两位领袖受到批评,就等同於破坏了这个华教组织的团结,破坏了华文教育。虽然没有指名道姓,却跃然纸上。

囯內主要华团各领导人的评论和非议纷纷出炉,足见叶新田的路线已离轨脱序,不锝人心。正如有谚语说,如果一两个人骂你是浑蛋,你未必就是浑蛋。但太多人都出此恶评,那就是你有问题了。
中囯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11-2014

25 November 2014

撤销燃油津贴莫走回头路



    

当国际原油价格飚升时,政府对RON95及柴油实施津贴以抒解民困,这种长期缓痛的处方并没有带来任何直接实际效益,反而间接使商贩藉着油价哄抬各类物价,也因为津贴存有顾此失彼的纰漏,引发利用津贴利益与市面价格的差异激使走私活动猖蹶。

国内总共约有2300万辆汽车。去年燃油补贴高达235亿令吉。政府对当前国际油价走向疲软,将顺势撤销津贴,定于121日起,让RON95及柴油的零售价格根据“管理式浮动机制” 运行。

政府的津贴和各类名援助项目,常是因应舆论上喊穷叫苦下而设置,但这种兴奋剂的受众层面有所倾斜,表面上彰显体恤,但未必能讨好民心。因为比这些援助津贴的更大的款额因流入疏於管理和贪腐弊端的污流,人民总觉得所享受的好处微不足道。即使首相纳吉声称将把省下的油贴转为医药、教育、农业、郊区发展上的拨款,人们抱持着怀疑的态度。因此,首相有必要提出具体的利民措施。

取消燃油津贴是适时的決策,让油价自由调适将可避免津贴之下产生的副作用。任何有车阶級者都可预估本身的经济条件购买汽车,而涉及厐大耗油量的各领域行业在面对统一的油价上也不必衍生责怨,因为油价起落是大势所驱。与其依赖补贴,倒不如提升生产力和竞争力以达致自由和有功效的经济体系。

有一个颇为有启发性的讽刺笑话,大意是,有一位年青人资助有失饱暖的流浪汉,每天給他十元,连续两三年。之后,缩减到五元时,这流浪汉责问为何剧减生活援助金。年青人表示他已结婚了。这时,流浪汉挥拳痛殴对方,骂道:你竟敢用我的钱养你老婆?

换位思考,当补贴成为拢络和安抚,一撤销就如同遭到剥削。民众对取消津贴还没有发声之前,民联三党领袖各持不同态度,有的聊表欢迎但扯到其他课题,没有特定立场;有的责怨取消津贴后人民面对沉重负担,而在某些时期,正是同一批政客对津贴和援助金指指点点,认为是贿赂人民。

无可否认,前首相阿都拉掌政时期,国际油价突飚至每桶130美元,当时调涨至每公升汽油2.70令吉及柴油2.58令吉后,自此,国内各行业应声大涨物价,而即使此后油价下跌,也不见得物价相应调低。这些年来,因油价的连锁反应,贩商都藉势藉端无病呻吟抬高售价,在中国大陆、港台、泰囯、印尼和新加坡等区域的汽油价格都比大马高,但我们且从小处着眼,这些国家的日用品、熟食档食物和饮料都比大马便宜。

举个例子,一杯咖啡成本约3040仙,在吉隆坡每杯售价1令吉40仙至1令吉70仙。这都是人起我起的人为因素。如今,餐饮店不再挂上“经济杂饭” 的招牌,因为过去少於5令吉的杂饭不再“经济”,一碟杂饭叫价从五令吉至六七令吉。即使是乾捞面之类的售价至少5令吉,但在各州市镇却只卖约3令吉50。小贩不约而同苦诉成本增加,贵来贵卖,常扯上燃油价的骨牌效应。在八十年代,当白糖每斤起价五分銭,每杯咖啡和奶茶也起五分钱。

这一实际情况反映出汽油补贴并不能同时抑制物价,反而使市场有了迷糊的藉口抬高物价,而汽车使用者并不会认真赏识津贴。政府此次“管理式浮动机制”,其实留有后路再回头,潜存着若日后国际油价每桶超过80美元时,将可能动用“管理式”介入津贴以平息民众习惯上众口一词的怨声。

中国的油价是按市场浮动而定价,民众从来就接受这种机制,随着国际原油降价,中国有“八连跌” 的惊喜,但也随时准备面对起价的可能,可说是随意而安。政府多年来用津贴喂养人民,但有车阶级的丰厚收入者未必需要补贴。要从贫富之间划定谁有资格享受汽油补贴,始终无法拟出算无遗策的方案,反而造成阶级混扰,激使物价变相应声而起及走私活动。因此,经过多年的折腾经验,政府应痛定思痛把津贴的毒素彻底根除。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5-11-2014


20 November 2014

华教内乱外犯的耻辱对策




    
针对华教的发展,近有内乱外犯。董总六州董联会群起召开特大要撤掉署理主席邹寿汉的职位受到主席叶新田拦截,他另起特大炉灶审议关丹中学是否应赐予统考资格,把倒邹战场转移阵地;另一个对华教犯境的,来自即将召开的巫统大会,一些脑热的领袖揭窝蓋,要辩论关闭和煮死华文和淡小教育。

巫统一些高层领袖如副主席希山慕丁劝请巫统代表不要发表含有种族和宗教情绪的言论,以免构成人民之间的和谐受到威胁而不安,这是中规中矩的言论。但华社党团的态度却有怕得要死的反应,其中,华总会长方天兴吁请巫统勿辩华教地位,以免擦枪走火,局面失控。

巫统一些代表常以其他族群的权益煽情点火,用以巩固在党内的欢迎度和势力,针对华教的挑衅常是周期性病发,屡见不鲜。因此,华团若惶恐求饶只将增加这些极端主义份子的焰气,这些人不会因为华团领袖胆寒心怯而仁慈地就此收手闭嘴,反之,一片恐惧之声倒令华社越来越被看不起。

在森林中,狮子与其他野兽的数量在少数,但狮子的自信和威严从来不会因为其他飞禽走兽的鸣吼而躲闪和怯步。华社党团对政治雷声长期恐惧,因此才会因别人敲锣打鼓而惊吓。其实,教育是华族的命根,即使人口结构在少数,也应维持勇者无惧的尊严去看待来犯,华文教育在宪法上已受到保障,且看他人要如何煮死华教,才能知根知底。

应对这类叫嚣,华社党团何妨提出警告,以巫统为主导的国阵政府,应该勇於援引煽动法令对付口不择言者,反正政府已神乎其技利用有关法令追究发表敏感言论的社运份子,也不差多几个人押上法庭。这也可以考验总检察署执法的态度。因此,该发生迟早会爆发,苟且偷生确非长久之计。

此外,有传闻说七州董联会将促请叶新田搁置议决关中统考的特大,既然有超过半数的董联会与叶新田不妥,何不藉此势头了断是非恩怨。各州锋火焼董总,如今进击力精聚,若通过允许关中参加统考,也就强化董教总独中工委会审批的信心基础,也可让纠纏两年的课题划上休止符。

华社之乱的根源,往往出在一小撮恶霸的作为即使令人恨之入骨,但那些有影响力的华团领袖和各领域的学者都惯性明哲保身,当断不断,以观棋不语的习性表现个人独善其身的伪道。直到火烧眼眉,才摆出敦厚的面孔劝请各方以团结为要休战为重。但这些废话到底能摆平争端吗?多数插嘴相劝的领袖都只是扮演社会上好人的角色,而在面对政治势力的嚣张,先天性三缄其口,非出声不可的时候语无伦次地讨饶。中国网络流行语:见多醉了;说多了都是泪。
中囯报专栏  放眼江湖  20-1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