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 October 2014

佔中踩到港民生活线




香港本年度最普遍用语是:“你老毌!” 和“仆街!”。佔领中环等繁华街道的学生面对反感的民众恶言相向,占中的学生骂不反口,因为佔中行动已瘫痪了社会秩序,引起公愤。这项民主诉求要逼迫中共释放真正的普选,拒绝由中方操控和委任特别行政区的首长。

在一国两制下的港人治港,特首由中共审度圈定,令追寻民主的部份港民视为心中刺。但是,给英国殖民統治150年,由英方委任的总督管理政务时期,香港人却怡然自得。当今之世,只要呐喊民主和自由,就有群众拥戴的市场,特别是还未踏入社会的大专生,脑袋充满着书本上的民主响往走上街头,豪情万丈。但要如何实践怎样的民主是其次的考量,推翻梁振英就以为奠下民主基石,往后如何另作计议。

此次的标杆性领袖是年仅17岁的黄之锋,由一个是否发育建全的小子扛旗,颇令人怀疑他的份量。这位学业不佳的学生自称退而求其次搞学运,梦想民主保证有三餐。当然,号召数以万计的年轻人佔街,少不了有外来势力渗透其中,毕竟,无水不能行船。

有专家抽丝剥茧,指美国撑腰资援,而较有实据的是壹传媒体集团总裁黎智英是幕后操盘者的內幕则喧嚣尘上。最明显的迹象,其旗下的苹果日报和网媒不断推波助浪,煽情佔中的气焰。近日有上千人到该媒体总部抗议报导不实,追讨公道。

现代的言论自由驱使下,通过街头示威,对民主上下求索已被看成伸张社会正义的英明选择,因为党团通过对话很难对诉求一蹴而就,用群众力量晓以利害或许比较有看头。但是,香港雨伞革命的败笔就是要扰乱社会秩序硬拼求胜,逼使港府妥协。但集会时日一久,这些被佔领的商业区街道产生交通、民生、商业等问题却令港民不胜其扰,反佔中势力愤起责骂佔中,於此社会矛盾渐现。警方最初用87颗催泪弹与佔中者争夺隔离界限,以及用胡椒喷射剂抗袭之后就收手,以静制动,容忍占中。而实际上是以时间斗耐力,看佔中能熬多久。

佔中起义火苗起初烈焰翻腾,令人动容。但是,因为战场面积扩大,因此殃及厐大数目的港民起居生活,结果成为过街老鼠。有民众建议佔领黄之锋的居住处,让他感同身受。他说祸不及家人,然而,数百万港民遭佔中灼伤,同样祸及民众。一项调查估计,这场运动造成400亿港元的经济损失。这条账该怎么算?一俟佔中收档后,社会撕裂将反映在长者对学生有卑视的眼光。

香港的民主光芒在世界名列22名。如果与广州阾近地方比较,内陆的人民的美梦都想拥抱东方之珠的自由。如果民主必须公平公正分享,那么,占中学生的目标应该协助一部份大陆省市先民主起来。单靠真普选的抗争还处於小格局。

佔中已超过十天,由於受到舆情责难,有部份示威者撤离,也有新人加入要奋战到底。再拖磨下去,警方为了恢复秩序有可能对死守街头的中坚份子清场。这场学运、起义或是雨伞革命,最终如何终结是紧接下来的焦点。若还有下次倦土重来,也许彼此都汲取这次经验有更好的策略和布署,然而,以中共历来处理群众运动的雷厉手段,从不惧畏外国怎样评议的强悍作风,怎能让民主无限扎根,港府在中共授以机宜下,还是处於控制大局的胜者。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9-10-2014

23 comments:

Fair仔 said...

多次的要求真正普选, 港府是敷衍了事, 没有瘫痪部分社会,冲撞体制,普通民众又如何能改变权贵的制度?

有人说过,在鸟笼里的鸟,也许认为会飞的鸟是不正常的。大陆人的公民意识还只停留在温饱的阶段。民主不是必须的,甚至认为民主概念是西方要来分裂中国的手法。这跟中共巨大国家机器渲染和洗脑缺缺相关。

香港人要真普选是为了保障他们日益被蚕食的权益。 他们根本没有这个本钱去扛起13亿人口的民主, 也没有这个义务。

香港地少人稠,根本承担不了中国的苏州屎。
奶粉,床位,工作, 学额, 居所。 这些问题在英治时期都不成问题。说穿了,港人要真普选只是筑围墙,解决困境,保障本土利益。别说人媚洋,在当时治理民生上英政府真的是超前中国很多。

以时局来看,拖字决是中共的武器, 拖久了有些港人会面对高生活压力而迁怒于占中人士。别忘了,中共才是罪魁祸首。 官逼民反!

Anonymous said...

那17岁的小子都唔需要赖死在香港读书啦!
肥佬黎智英会给一笔“奖学金”叫Mark Herman Simon把它保送到美国拿个博士学位就像王丹、吾尔开希等 - 名扬海外再战江湖咯!一贯的作法,毫不奇怪!

Jacky Tai said...

九七回归前,大批珍贵文物资产流落海外,英国人可以带的都带走,移民海外的可以不留的就不留,回归后香港基本是个空壳,剩下的就只有那所谓的民主。

有谁会相信当时的共产主义把钱往资本主义的市场救济?也没有人会关心。马照跑、舞照跳,你若还有饭开就有权力和能力讲自由民主,但见好就要收,错过了下台阶,就只好等着扑街!

Anonymous said...

Jacky说得是,民主自由是不会凭空想要就能而得来。香港回归只得17年,不能单靠“年青人”所谓看了、学了外面他人的“理想”就能为所欲为,不顾固有的-家有家法、国有国规,把自个儿的私欲来个大撒四方?西谚也有说:Rome wasn't built in one day.就不妨看看他们历史是花了几个世纪的“修行”才有今天的德性!?

有怪莫怪,细佬哥唔识世界。。。

Anonymous said...

要不是中共大力的资助和想出那自由行让大批的中国游客到香港消费,那97年金融浩劫和03年的Sars早就把香港一变再变变成东方之敗了!

Fair仔 said...

肥佬黎提供和泛民接受政治捐献是不犯法的。
但689收受了5400多万港币是犯法的。

昂山素姬也接受外国援助,那她干的事情就变成没有意义吗? 权贵要我们去看是不是有外国的势力,但我们真正需要看的是为什么她能在她的国家一呼百应? 如果国家没有大问题,能够引起这样多的共鸣吗?

况且, 占中人士兵分三路,一路拒绝政治人物包括泛民在内“搭棚”骑劫。雨伞行动不是由政党主导的,是平民自发参与的。

------

英国只留下国际大都会,国际金融市场, 传统信仰和文化,法治精神等“空壳”。

所谓的文物是否只是烂铜破瓦, 还是珍贵的宝物,全看人如何利用和诠释。 有些不懂的人就拿来垫桌脚, 有些在集光灯下供着就价值连城。

就如英国留下的“空壳”一样, 有没有价值全看管理者。 已经有了立场当然看不到可贵之处。。

-----

韩国和台湾从一党专政到民主化用了只是20年。 科技化的年代什么都可以很快,是看看当权者的意愿而已。 罗马不是一天造成,如果现代人要造罗马, 肯定比过往快千百倍。


------

我给得钱就是大爷,我在你们地方大便是对你们的恩赐!







Anonymous said...

真棒,年仅17岁的黄之锋上了最新一期美国《时代》(TIME)杂志的封面咧!
主题:The Face of Protest形容为學生的无惧者,正在香港掀起一场爭取民主的【青年地震】(youth-quake)。黄之锋和其他学生勇于争取民主的行动,已成为新世代共同的声音(The Voice of a New Generation)芸芸。
好小子,short cut出头了!

Anonymous said...

又去找英国?香港人还没断奶?

Jacky Tai said...

没人说给了钱就能随地大小便,没人说中共就是对的,但香港是中国的却是真的喔~

香港人若高尚情操,就不要接受人民币的施虐,恒生指数已经作不了指标了,回归以后这些年来,香港还有什么是值得海外华人学习的?

不要怪他人拉低本身的优雅指数,其实本身还不是一样满嘴“扑街咸家产”!

我赞成科技化的年代什都可以很快,因为死都不知怎样死才厉害,现代人真的比古人创造罗马更快吗?本人十分怀疑,如果真的那么容易,法西斯主義的創始人Benito Mussolini和拥护者希特勒早就复制了另一个帝国!

我尊重你的观点,但我无法捍卫这些大学生的运动,他们要表达的,全世界已经收到,当bbc和cnn在赞美他们的同时,就好收了,再从长计议也不迟,我其实是在担心他们的安危和香港的前途啊!

Fair仔 said...

大便只是隐喻。大陆有很多问题,很多大陆人到香港时解决了自身在大陆的问题的同时却给当地人带来了问题。

香港人要真普选,不是独立。 难道有了真普选香港就不属于中国的吗?

香港是个金融中心,有利润就来者不拒。 香港人爱人仔, 也一样爱美金欧罗。 钱进香港那是因为有回酬, 无论是财富上还是影响力上的回报。

“请你睡街,小心你一家人” 有这样骂人的吗?
咒骂就是要顺口和阴毒。 “扑街咸家产”!反占中的中国胶对着学生就是这样骂。 任何一个国家包括先进国都会有人爆粗。只是香港的粗口比较生鬼有趣, 值得研究。

罗马用了2700多年建造, 现代人如果要造罗马肯定比以前快很多。 巴西在1956年要迁都,巴西利亚在三年多后完成。

我们讲着的是5-60年代的科技,当下的科技是更快。 现代工具的杠杆效应是非常高的。

中共一路以来都没有停止对香港植入人口,港府也一直试图立法赋权给不是永久居留权的大陆人,从长计议是骗人的把戏。 到时过半都是内地新移民,本土人变成少数还能反对什么?

Jacky Tai said...

争取普选是值得的,但是否自欺欺人就另当别论,占中应该是要带出信息,不是分裂社会。就算被他们瘫痪整个香港九龙新界,你是否认为中共会低头妥协?我只能说,他们低估了对手。

Fair仔 said...

你有民主的地方一定有撕裂, 看多还是少。
看美国枪火管制与否就分两大派。 几乎有票选的国家都会社会分裂。 如果选举制度公平没有问题,多数胜出后少数就会服从, 以算人头取代砍人头。

难道为了不分裂而什么都不做?那应该听谁的调调呢?

你三个回应结尾都给我一个感觉, 中共非善类, 你不乖乖就范就等着被干掉。我的错觉?

强盗打枪,我们大多会给钱消灾,他要伤害你家人,你会恳求他放过你们,他要搞你女儿,你可能会跟他死过。 比喻来讲,香港人做的是为自己和女儿交代,成效如何已近不是考虑里面。就算强盗有武器优势,我这刻不挺身,我女儿就完了!

女士们面对色狼,也许体力不够抵抗,但如果看紧机会让色狼蛋疼, 也许就有转机。香港的特殊国际地位不是说要坦克来就来的。

事件发展成现在,如果中共不让香港人有真普选是极度愚蠢的。 离心力已近到临界点, 一旦脱轨要挽回已经不大可能。

Jacky Tai said...

抱歉迟回复,今天有些忙。

请不要错误诠释我的观点, 目前“非善类”只适合用在哈里发国啊~我只是认为任何在中共的管制下,那些打着民主口号示威的都是白忙一场(比较客气的诠释啦,有些人会说没有好下场)。

也请你回答我之前发问的,“ 就算被他们瘫痪整个香港九龙新界,你是否认为中共会低头妥协?”

如果以“下一代” “民主” 这种富丽堂皇的理由, 就能牺牲这代人的利益,那何不用比较高明的方法,不必占街赖死不走啊,目前又有多少香港人“占”在同一个方向?他们是否有问过其他人的立场和感受?你的那句 “香港人做的是为自己和女儿交代,成效如何已近不是考虑里面”是有矛盾的,已经偏离当初占中的意义。

科技和民主是两刃刀,能让你流芳百世,也能让你遗臭万年。我们社会的fb就是很好的写照,个人首推滥用民主程序和科技的“性爱二人组”里的陈同学。或许你会认为我的比喻牛头不对马嘴,但比起阁下的色狼论,更为贴切。

人家枪械管制是在争辩对错,并没有扰乱社会秩序,分了两大派但人家的国家经济民主还在持续。再看看中东盛开遍地的茉莉花,堪称真正的民主革命,但代价呢?代价就是很多的父母失去了下一代;代价就是转换和成就了另一个利益集团。

个人还是坚持自己的立场,普选有理,诉求应该,但见好就要收。

Fair仔 said...

我不觉得是白忙一场。 你的立场的强硬度绝对会影响中共往后的决定。
你不够坚决人家就会觉得唬得过你。 你乖,我就赏你民主。可能吗?

不能让你妥协,但让你知道我的立场很坚定。 你再越雷池就要想好好。
这种让权贵头痛的态度,不是一些政客只会定时间然后解散集会宣布精神胜利能比拟的。

我不是中共,我不能代你答他会不会妥协。 但我知道你一妥协就这样乖乖回家,你肯定得不到你要的东西。因为你太容易唬弄了!

中共有维护港人立场吗?蝗虫有顾你感受吗? 香港是开膳堂的吗? 反占中的有没有谅解支持占中的? 如果没有, 凭什么要求要问过人同意才能追求自己的权益?

这代人的利益已经被牺牲,不用等下一代。 敢问何为高明方法?请列出。 当初占中人士是避免占中的, 就是真普选目的落空, 才会有占中手段。

科技和民主是双刃刀,那你就要学会用它,而不是惧怕它。

为什么人家没有扰乱次序? 因为人家的民主系统成熟了,有解决分歧的机制。 这正是要民主化的用意。至于中东国家为什么大多数的民主化会失败, 那是他们没有民主化有的机构, 三权不能制衡, 更大的原因是回教跟民主的概念是不相容的。

要民主萌芽,国家人口的收入也很重要。别拿中东跟香港比。 你难道认为香港没有条件素质选自己的特首? 中共如果说中国现在不能有民主,那是看不起他的人民,觉得他们没有公民质素和条件。 要不然就是怕失去政权。

见好就收,见不到好收不收?

Jacky Tai said...

一直在兜圈子,很难达到共识。而你认为美国的民主系统成熟了,有解决分歧的机制,那你就不能拿香港和她作比较嘛!

香港人争取普选,是和中共对着干,不能把蝗虫也扯上,这是不同的课题,台湾学运占到立法院,扯上一堆的话题,根本就是迷失了最初的方向。

你也说“反占中的没有谅解支持占中的,那凭什么要求要问过人同意才能追求自己的权益?”,读到这段我就笑了,这也证明了你认同占中的霸道有理,这班人就不必理会反占中的权益。那…还有什么好讨论的?

见好就收,见不到好也收,收尸的收!

Anonymous said...

有迹象的香港学生从不认同为“中国人”进而像台湾年轻人都只叫自己为台湾人,尽可能的去掉中国化。反中国化很快的就变成反华、反文化等等衍生出来的古怪问题。
看来中国只好抛弃香港而让它自生自灭吧!

Fair仔 said...

你搞错了,我并不需要和你有共识。谢谢你的回复让我可以更详细的发表我的观点,我只是想提供跟大中华情意结的人不同的论述。对象是中中华毒不那么深的本地华人看。对象确认不是你。

答得详细叫兜圈?你的“何不用比较高明的方法”呢?不希望听到,所谓较高明的方法是不反抗,煮到埋黎就硬食?

中共一定对吗? 对着干也是有道理的对着干!台湾学生绝对是好样的。 为什么本土意识会抬头? 就是因为中共的魔爪威胁来了,本土利益被侵蚀了。

任何一个权益争取,一定会动摇另外一些人的既得利益。 一定会引起反抗。 有反抗反对就不争取那如何成事? 况且人家出动黑社会,爆粗动手,非礼集会者。 一旦人家的利益受损, 做出的手段是更卑劣。

明明就是个专横的暴政,抗命不服的人却变得有错?

如果马来西亚的华人是那么的双重标准, 还配有什么民主吗?


Jacky Tai said...

我根本就没说中共就是对的,是你先入为主硬扣帽子!“对象是中中华毒不那么深的本地华人看。对象确认不是你。”哈哈!

那些不支持占中就代表是站在中共这一边的,搞咩啊?你的见解也同样是,反民联的就是支持巫统国阵的,我没有中立的高尚情操,只觉得你这种思维很有问题。占中的有他的权力,不支持民联或国阵也有他的立场,不是你的标准才叫民主啊~

Fair仔 said...

"香港人争取普选,是和中共对着干" 这句话本身就有问题。 你让我觉得你想表达跟中共对着干是错的。

如果争取没有错,也没有其他方法了, 占中也只是长期抗战的手段,因为港人根本没有其它的筹码。

你不支持那是你阁下的权力,我只是想点出你那不支持的理由相当薄弱。

Jacky Tai said...

"香港人争取普选,是和中共对着干",当时这句是强调占中的目的是普选,不能把蝗虫也扯上,这是不同的课题!你的阅读能力应该不会那么差才是啊!

我也只是要强调占中的徒劳无功,反占中的立场也不是不民主的。说好是占领中环,(占领前还在犹豫什么时候)之后却搞到九龙那里,旺角龙蛇混杂,你帮人家倒米,直接伤害老百姓(摆摊、低收入)和帮派的生计,同学仔想平安无事都很难,根本不必劳烦什么解放军、坦克!

但还是那句,我尊重你的立场,普选有理,诉求应该,但见好就要收,那些没站出来的并不表示他们认同占中的目的,不支持的并不表示他们亲中或你所谓的中中华毒。

Fair仔 said...

好的,谢谢!

Jacky Tai said...

谢谢:)

安东尼老爷 said...

Fair仔和Jacky Tai ,这两个人对香港政治有相当的认识,所以他们发表各自的政见也具有权威性和参考价值。他们两个也在林放的部落成为好朋友了。
对于政治,本老爷一窍不通,所以不敢发表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