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October 2014

九把刀一个太少



     

原名柯景腾的台湾作家九把刀感情出轨,脚踏两条船与东森正妹女主播周亭羽约炮被揭发后一身是屎。

台湾人新兴的流行用语把这种绯闻叫做劈腿。如今社会男女的社交、视野和感情五花八门,看对眼谈得来,往往会从神交晋升到性交层次。以前在外拈花惹草的绝大多数是男人,如今女权也连带着性权并驾齐驱,不久前有一位新婚一个月的文艺界女名人也红杏出墙,而这次与九把刀有刀腿之欲的周亭羽本身有恋爱中的男朋友,足见在某些人的感情世界,一个太少。

周亭羽对“伤害了信任我的男朋友” 的错误誓矢用更长的时间来弥补。她在面子书上发帖:“这一次,在爱情裡背叛,过去我对认同的社会价值所付出的努力与奉献,也一併被怀疑被嘲讽,瞬间翻转成人格虚偽的积极证据,我很痛苦难过,但我明白这是我应该得到的人格毁灭,所有的批评我都无话可说,都是我自己犯错导致的结果。”

也许情真意切,网友们并没有堆砌道德责任和忠诚度清算她,反而鼓励她重新振作。如果同样的事情发生在大陆,网友的羞辱语言肯定万箭齐射。

一男一女双双劈腿走进了房间,完全反映了铁达时腕表经典广告的金句:“不在乎天长地久,只在乎曾经拥有”,现代男女的爱情观念已今非昔比。毕竟,当代男女以婚姻收了心之前,不少也处过三两个恋人。从初恋而进入婚姻殿堂的人屈指可数。

不少人痛斥九把刀是大贱人,因为东窗事发后,他斩钉截铁要向女友小内寻求原谅并计划一起延续走下去。这么一来,就是把周亭羽一脚踢开,男欢女爱到此为止。这场劈腿战役,九把刀的一场风流,小內是绝对的赢家,起码,她获取了关健时刻的挚诚。而九把刀是否就此次经历收起色刀,那是后话。

一些舆论认为九把刀是公众人物,因此,他有必要像其他犯错的公众人物一样,即使不是含着眼泪,也应表现得一脸愧疚,鞠躬道歉以匡正社会风气。人们对名人的观瞻总是连带着种种道德的束缚,期望他们应具备良好的形象,尤其在情色方面更应没有把柄和瘕疵由人诟议,但这终究是一厢情愿。

九把刀享有盛名,社会大众错觉地以为他是公共财产,拥有权力指点甚至支配他的私生活,而事实上,撇下社会地位和社会对他的形象观感,每个人躺在七尺之床,一有机缘,情欲都是如此这般。只要有所谓的性丑闻,多数人机械式地站在道德制高点去烂人之所烂,而不烂己。

说得宽宏大量一点,九把刀的“体欲”并不是社会赐以的产物,他的地位和声名也是个人成就浑然而成,但不包含七情六欲任人管控,任何人可以舒适地在本身的情欲划圈自守,大可不必把价值观差遣他人仿效,而既然“生我者父母” 对儿女的情欲是非置身度外,他们跟谁上床关你屁事?

现在的问题是,九把刀和周亭羽低头不见抬头见,今后如何处理这段情?也许,英囯文豪莎士比亚的名言可作为各界男女参考:“该放弃的决不挽留,该珍惜的决不放手,分手后不可以做朋友,因为彼此伤害过,也不可以做敌人,因为彼此深爱过。”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0-10-2014

3 comments:

Jacky Tai said...

男女之間

作詞:黃舒駿
作曲:黃舒駿
原唱 黃舒駿

女人最怕男人是一堆沙豬 男人最怕女人腦袋像漿糊
女人通常都是感情的動物 男人大半都是生活的侏儒

女人可以愛到義無反顧 男人只能愛到相當程度
女人失戀容易另尋出路 男人失戀可就萬劫不復

男女之間永遠說不清楚 互相厭惡又互相追逐
彼此可以找出千萬個錯誤 卻是五十步笑百步

女人對愛要求需索無度 男人總是顯得馬馬虎虎
女人好不容易決定開始 男人卻好像剛要結束

女人的淚可以融化冰雪 男人的哭卻是山崩地裂
女人的堅強是金石不變 男人的溫柔是滄海一粟

女人的胸前是男人的家 男人的肩膀是女人的床
女人希望男人像一棵大樹 男人渴望的是精神支柱

男女之間永遠說不清楚 互相厭惡又互相追逐
彼此可以找出千萬個錯誤 卻是五十步笑百步

女人說謊保證是天衣無縫 男人說謊終究是百密一疏
女人懂得演戲是一種天賦 男人永遠敗在經驗不足

男女之間永遠說不清楚 互相厭惡又互相追逐
彼此可以找出千萬個錯誤 卻是五十步笑百步

女人認為愛情是一種付出 男人總是把它當作一種征服
女人好不容易決定開始 男人卻好像剛要結束
女人好不容易決定開始 男人卻好像剛要結束

Anonymous said...


总检察署早前接二连三地动用已在两年前被首相宣布“废除”的《煽动法令》提控多名在野党领袖、学运分子及学者之后,大家都在引颈期盼,几时轮到土著权威组织主席依布拉欣阿里?

在这波煽动法令的提控潮中被点名的几名被控者,有的只是建议废除雪州宗教理事会的行政权、有的纯粹是从学术角度评论宪政危机,有的更只是因为在州议会斥骂巫统“混蛋”;既然连这些言论也足以构成煽动的理由,那么依布拉欣阿里恫言焚烧人家的圣经,总不可能比有人斥骂“混蛋”来得合情合理合法吧?

偏偏一个马来西亚的政府就是有一套自己的标准。继首相署部长南茜在国会宣读不提控阿里的声明后,日前总检察长阿都干尼再次为阿里背书,总检察曙在经过“全面性考量案情”后,发现依布拉欣阿里焚烧圣经的言论,纯粹是为了捍卫伊斯兰的圣洁。

这下可好了,那些威胁要杀死举办穆斯林摸狗行动负责人的极端分子,也可以“捍卫伊斯兰的圣洁”来合理化他们的言行了。行动党那位被煽动法令提控的州议员雷尔上庭时不懂可否如此抗辩,他斥骂巫统是“混蛋”,也纯粹是为了捍卫行动党的圣洁?

首相纳吉早前在联合国大会演讲时指出:中庸之道可以对抗极端主义,甚至还倡议全球推行中庸运动。若我们以焚烧圣经的言论来检验纳吉的这番话,依布拉欣阿里是属于中庸还是极端?选择不提控阿里,到底是以中庸之道对抗极端主义、抑或助长极端主义打击中庸之道?

我国政府滥用恶法打压异议的形象,在人们的印象中并非一日之寒,而是多年来的观察经验累积。当你选择提控一个斥骂执政党“混蛋”的在野党议员,同时又力撑另一个威胁要焚烧圣经的亲执政党的右翼领袖时,你可以责怪人家认定你执行双重标准吗?

一个政府的公信力,除了有赖于领导人的言行一致,更取决于各个政府机关在执行任务时的公正不阿。一国之相针对一项法令的存废出尔反尔,已经让人大倒胃口了;再加上一个选择性对异议分子作出提控的总检察署,这个政府的公信力,比Oktoberfest啤酒节那一杯杯啤酒上的泡沫,分量来得更轻。

Anonymous said...

当你发觉你的老板是懒惰的,经常带老婆出国买名牌包包,先别断定他是愚蠢的,你得想想,你是否属于那群将他捧上台的90 %?

很多人喜欢在社交媒体骂一些部长是愚蠢的,我想,任何部长在提高汽油后还要人民感恩的,不愧是被又聪明又懒惰的人所选择的90%。

可是,有一种人,没有被接纳为90%,你知道原因吗?

我拿个例子来说,有人在槟岛发生闪电水患后讥笑那是大马威尼斯,也有另一个人说加影闪电水患是“加影行动”的关系。

在这种情况下,做为一国首都的吉隆坡,纵然拥有耗资20亿令吉的精明隧道(SMART)来排水,竟然也发生闪电水患。10月1日,东方日报报道,嘉炳路(Jalan Kia Peng)的露天停车场发生水灾,多辆停在停车场内的车辆“浸泡”在水中。这种情况下,怎么办?

如果槟城是大马威尼斯,吉隆坡是什么?我真还想不出还有什么比威尼斯更大的水乡呢!

现在,你可了解为什么常常带老婆出国买包包的人,绝对是不敢委任那些愚蠢但勤奋的人当官? 而那些没有将东姑阿都拉曼当成古人的哭包,竟然可以当大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