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October 2014

禁外劳掌厨无关种族歧视



  
林冠英仗持85%民调之强,将在槟威两地绝杀外劳在餐厅和食肆掌厨。这项决策於多月前已投石问路,而今议决将落实。州政府如此果断逐出外劳在这个领域存活,从政治上而言,外劳没有选票可以贡献,就有对他们心狠手辣的无忧。但考虑到雇佣外劳的本地小贩的票源,有关禁令又得宽限一年后才实施以展现体恤之情。因此,若食肆经营者怨声载道群起抗争,基於槟城小贩势力不可小觑,也有商榷调适的可能。

各州城镇的小贩中心的食档,自十多年前逐渐改观,部份地方性美食由外劳烧菜煮食,持牌贩商跷脚掌柜,不亦乐乎。这种转变已影响固有地方性美食的传统口味,消费者的口碑贬损声浪暗流,有些食客索性不再光顾。热闹的美食中心的小贩们并不在意传统食客的挑剔和抵制,因为旅游业旺盛的槟城,仍有慕名而来的游客填补生意空间,使小贩们有恃旡恐。不过,如果大部份本地风味的美食走了样而缺乏特色,这将打击旅游业的卖点。

华人小食多继承祖辈的调配美味的窍门,深知烹饪技巧的摊档顾客如云。各籍贯乡亲衍生了福健面、潮州粥和炒果条、海南鸡饭、客家酿豆腐、广府炒等等,即使是糕点也有不同的样式。这些熟食在城镇经营三四代,如今有后继无人的隐忧,因为年轻一代不愿意接棒,逼使小贩雇请客工出马掌厨。由於华人对“祖传秘方” 不轻易传授,因此,外劳掌厨下的食物的原汁原味确实有所差别。不论是口味或是观感上,外劳始终让人不具好感。

槟州政府要小贩们亲操祖业,乐观上是为了保持业界的小食的口味水平,但现实中,有些小贩因年迈或本地人没有兴趣经营,再过一些年将逐渐没落。因此,州政府要撵走外劳的同时,也应研究提供奖掖措施,吸引年轻一代继承饮食文化以刺激旅游业。

槟州禁外劳掌厨,即时涌现伪人权主议,直指这种做法有种族歧视的意味,论者堂皇但不知所谓。若说种族歧视,我国早有不明文的规矩可让这些卫道志士参考,譬如录取申请就读大学的审核制度、经商投标工程的限制、宗教行政命令的压制、娱乐主权的阻截和族群传统文运作的欲纵还擒等等事例,这些岐视意味和人权上的梱束的严重程度是对身为公民的侵蚀。但是,我们看到虚伪的面孔放下家门失火佯装不知情,却为外劳的权益声嘶力竭。

去看看吉隆坡那个被誉为唐人街的茨厂街,昔日华人市集的特色已由外籍人士摆卖商品,华人在时代潮流下被挤兌掉,而那些要保护百年苏丹街文化古迹的人,不妨点算一下到底有多少文化遗产的名堂可供后代怀缅。不要在拆除的时候临时起意号召文人雅士伤春悲秋,点点腊烛哀呼着守护。自己沦落到走投无路的地步,还在伪装着道义替外劳争取人权,看来是缺乏镜子自照。

因此,槟州禁外劳掌厨与种族歧视根本扯不上关系,而有此措施不外是维护和延续主要是华裔饮食文化的精华,至於在条件上是否能达到州政府的期望,还得看一年后的实践和争议才能梳理出是非得失。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10-201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