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October 2014

季节性执法虎头蛇尾




交通部吼着将严厉取缔违规车辆,这类放话姿态向来杀气腾腾,却未曾创造过镇慑四方,立竿见影的光辉史。主要是,人们看透了执法向来一曝十寒,只要车主闪得过、跨得过和熬得过执法的火热期,很快就太平无事,不必惊恐。

最近重新订规的隔热膜(墨镜)的透光度,多少有扰民的意味。汽车业界认为若抽丝剥茧抓墨,有80%汽车的透光度都违规。一旦多数人中招而群愤抗争,交通部就会在舆论压力之下重新捡讨。像抓超速的自动执法系统(AES),曾经发过近十万传票,提控千余人,但在政治考量下退缩,既停止检控程序,也把罚款从300令吉减半,至今还没有梳理出具体的方案。因此,及时缴交罚款的车主即时先吃亏,精明者选择静观其变反等待优惠,反而占了便宜。驾驶人士总是期待朝令夕改的榴莲掉下来。

四十年前,当局早已嚷着要对墨镜“清场”,当年是为了治安的理由,防制犯罪和颠覆份子以障眼的汽车墨镜袭警和干案。但那时期,墨镜毕竟在少数,有深度的墨镜就成为截查目标,江湖上甚少人使用,因为偷来干案的汽车鲜少有墨镜。

治安的威胁因素舒缓后,才基於我国气候酷热的需要而放宽隔热膜墨镜。但是,一些车主都惯性违反规格,以致执法当局每过数年就重弹抓拿墨镜的魔音。比较时运不济被逮住的车主,遭限时拆除违规隔热膜,执法当局以这些案例作为对外宣示的功绩。但不少深谙沟通之道者都明白私了的技巧。那些钱包腫胀的车主都能从容以对,来个不折不扣的近墨者黑,摆平这季节性执法。因此,交通执法并不能有效打击驾驶者的违规恶习。

交通部在墨镜的规章上,至今还盘旋在执法效率的问题无法突破。其实,长远之计应从车商和装配源头下手。时下不少进口的一些二手车的隔热膜在外国是合法的,但在大马也许不符规格,然而,绝大多数购车者都一时不究不察而面对无辜的检举后果。因此,若法规明文说明,可追究车商必须负起责任,那么,车商在收购和转售之前,就有后顾之忧而必须检测墨镜。

同样的,新车厂家和隔热膜装配商若犯同样的错误,也必须承担车主的法律责任,此举将保障消费者免受殃及,也可以一刀切解决根源问题。

副交长阿都阿兹曾坚持该部将于今年616日起取缔不符规格隔热膜,但交通局、陆路公共交通委员会和警方砌商后决定从111日展开,语音未落又展延到明年五月才“动手”,单看有关方面执法上的磨蹭,就令人怀疑它的功力。

当局宣称将“持续性”对另4项交通违规行為展开取缔行动,包括车牌规格、频闪灯、氙气灯和罗里超载行為。这“持续性” 用语似乎承认过去的执法有其选项和间或性,这或许纵容和培养了不少车主对车辆配备的规定,视法律为无物的心态。历年来执法的成效都是虎头蛇尾, 公众抱着无动於衷的心情看来理所当然。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1-10-201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