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September 2014

中囯与大马嫖娼的际遇



   
中国大陆警方对演艺界领域,集力打击涉毒和嫖娼,替知名人士建设了监狱风云。在北京,对有毒瘾和性欲旺盛者的艺人而言身处危境,因为分分钟都可能世密而被出卖。

最新出炉的,48岁名导演王全安连续三天嫖娼被逮捕。他以电影《图雅的婚事》,夺下柏林金熊奖名震娱乐圈。2011年与小他20岁的女星张雨綺闪婚,令人羡煞。网友打嘴炮,指责王全安娶得靓女娇妻还在外嫖妓,实在不知足。

不少专论评定,有美妻和嫖妓是两回事,不能相提并论,因为情境往往会令年届五十的男人下身的思考走位。基本上,娱乐圈蜂飞蝶舞,情色交汇甚为频密,各人一有可性交对象和机会时,就会摆脱婚姻的枷锁在外刷一刷,婚姻出轨导致离异的,多数因小三介入,此外,夫妻相处得久之后性格不合互相挑病,也是情难守的主因。而即使不嫖,这圈内的男女关系都在不同的床上和不同的对象上循环苟合,只要色心尚存色胆犹在,直到结婚也此心不息。

中国经济学家金岩石因长期坚持“高房价有利于穷人” 被批为“奇谈怪论”和“歪理邪说” 令人恨之入骨。他在半年前於三亚的沙滩艳遇照片最近被上载网络,当人们要看这面目可憎的学者出糗时,他在微博上堂堂然“感谢记者的偷拍”。指出“每个男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艳遇的渴望,灵魂深处也都有责任的铜墙。艳遇‘漂’过来一‘亮’,令人难忘”。他把“每个男人” 的血液 都扯进他的艳遇中,网络上虽有骂声,但心有戚戚焉者都不敢进一步用道学面孔严加批判他出轨。

凤凰网评论员张寒寺以一则轶闻举例:美国总统柯立芝与老婆分头参观养鸡场。总统夫人看到公鸡和母鸡交欢时,问:“这只公鸡每天都搞母鸡吗?” 场长答道,每天搞几十次。总统夫人说:“请你把这事情转告总统。”

场长如实报告,柯立芝问:这只公鸡都是搞同一只母鸡吗?场长答:不。它每次搞不同的。柯立芝说:请你把这事转告给总统夫人。

上述的笑话成为男人喜新厌旧及偷腥的鲜明例子。最近,中国许多视频出现元配当街暴打小三时的狠劲,丈夫拦也拦不住。在山东,一名丈夫无奈之下对老婆怒喊:“我日你日够了!” 彻底反映包养情妇者的“性”声。

最近的调查,大马和中国的男人好色程度全球入榜。大马男士对色情网站的浏览性趣“孜孜不倦”, 也有一定的地位。这也折射出要满足好色之欲,就得从性交易获取。大马男人嫖娼,只要女性超过法定年龄并不犯法,比起新加坡对嫖客毫不容情地提控嫖皱妓,大马的性权值得男人们暗赞。若以中国法律,王全安将面临15天以下的行政拘留,以及6个月至2年的收容教育。这种教育对王全安的性欲之强而言,只是右手或是左手的教育而已。

据非正式统计,中国从事性工作者超过千万人。女性卖淫的姿态从名符其实的妓女、应召女郎和小姐等称号,不断有新名堂来高贵化她们的身份。像最近炫富女郭美美属於匿称的“外围女”,这类女性以知名度和姿色诱引出得起价銭的富豪一度春宵。而她也招认,能一掷千金与她上床的男人享有虚荣上的佔有胜利。此外,也出现“商务模特” 以偷吃的形式行卖淫之实。

大马警方取缔风月场所数以千计次数,逮捕的绝大多数是来自中国、越南、泰国、缅甸等国的女郎,但警方每每声称她们卖淫,但数以万计的落网者并没有因此遭控治罪。关鍵在於构成卖淫的罪状必须有兜客求偿的交易,只要嫖客沒有指证,性交无罪,性福无限。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8-9-2014

2 comments:

安东尼老爷 said...

哈哈!你说男人嫖妓的故事,都没有读者给您留言发表他们的看法,证明您的读者们多数是德高望重,道德高尚,洁身自爱的老实人。
看来还是我比较好色,每次看到美女,都是忍不住多望几眼。年轻时,嫖妓是我最大的爱好,花了多少血汗钱在这方面,我真的不敢去算。

涩足 said...

以色情包装为糖果麻痹人民的政治意识,历史上屡见不鲜。国债家债已达空前高涨地步,华人还在歌舞升平。官方在纵容,背后在扼杀醒觉的力量。枪手文棍在模糊,为五斗米典当民族根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