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September 2014

IS蚁穴隐形繁殖



     
数个月前,号称“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的武装极端组织在敘利亚揭竿而起,残杀敌对宗教派系,数以万万计的军民和妇孺遭受处诀,那时被视为该国的內政。但随着势力扩张以及暴力控制一切而成立的“哈里发国”(IS)在敘利亚及伊拉克扎根之后的种种罪行以及可以预见的威胁,已逼使美国号召欧美和中东一些国家联手对IS的盘踞据点展开空袭,试图歼灭这个翅膀日渐长硬,猖狂的“伊斯兰国”。

IS把擄绑的美、英记者和法国人质斩首示众宣泄报复,通过这残酷的手段以阻吓参与空袭的国家。但英美法并不因此退缩,而各国人民也认为向IS妥协於事无补,只将助长焰气,怀着悲愤之情誓要IS血债血偿。可以预料,这场血腥战争将如浪涛般汹涌。

令人难以想像,IS以圣战之名的感召,至今估计已影响到80个国家共15千名自愿者视死如归投奔叙利亚哈里发国军队,宗教的狂热是难以理解的祸害。绝大多数人都是通过网络沟通和联系后,受到潜移默化而加入。最新的发展,以色列政府声称,与IS向不挂钩的日本,有9人直赴战场为伊斯兰国效命。

德国外交部向国外的公民发出一项恐怖袭击风险警告,將非洲、阿拉伯及亚洲的24个国家列入风险名单。法国已发出旅游警告,把马来西亚也列入危机之地。

虽然在这乱世纷纷中无法掌握正确的数据,但估计我国有超过上百的圣战士受到招募。至今所知,在IS战场死亡的有5个大马人,其中包括伊斯兰党宗教师莫哈末洛菲,他也是伊党吉打州前宣传主任。阵亡之后,伊党精神领袖聂阿兹的儿子聂阿都,赞杨莫哈末洛菲为一名“烈士”。这种追荐,隐喻着伊党对IS的认同,甚至可以解读是一种响往和取向。而以神权治国为终极目标的伊党,至今没有鲜明的谴责立场。

根据消息,IS已扩散并组织拥有22名成员“马来群岛部队”,国防部长希山幕丁认为,IS威胁全球的趋势,这个组织的存在並不意外。

苏禄海域和菲律宾南部有许多伊斯兰自由战士和圣战组织,已发表支持和肯定IS的声明,并恫言在苏禄海域及东马建立伊斯兰自治区。新一轮的发展使希山慕丁提高的危机意识,促请东盟10国加强军事合作和情报分享,抗区域內的恐怖主义组织。

首相纳吉在联合国大会谴责“哈里发国”(IS)以伊斯兰名义犯下的暴力行為,用暴力夺权,以暴力治国 ,所採用的方法都违反了每一项宗旨,根本不是伊斯兰国。他认為,应该堵截任何引诱青少年行使暴力的讯息,以及消除所有鼓动人民走向极端主义的诉求,无论是政治或经济。

过去多年,大马的极端组织水深静流不断滋长,成为出口武装斗争的产地。政治部反恐单位严密监督网络和堵截这些圣战士远赴中东参战,难免有漏网之鱼。虽然警方不遗余力搗破,但这些力量前仆后继。受招募培训的极端份子一旦在国外累积了恐怖活动的经验,势必存在“出口转内销”的后患。尤其是,菲律賓南部各旗帜的武装自由战士对沙巴虎视耽耽,若受到里应外合的支援,将构成更加严峻的挑战。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0-9-2014

25 September 2014

大臣任命天算不如王算



   
雪州大臣除旧迎新阴谋战,最终由置身度外的阿兹敏半途杀出登位,使到安华筹策多月的加影行动竹篮打水一场空。他的妻子旺阿兹莎纵然在拥有56名州议员的雪州,获得30位议员拥护,但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不如王算,雪州苏丹令旗一挥,钦定不是公正党举荐的党署理主席阿兹敏为大臣。

政治权争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往往会出现折衷人选。阿兹敏觊觎大臣职位多年,不同时期不同时机常有动作,使劲向卡立逼宫都功败垂成。此次由安华出手对卡立撤职而硬捧旺阿兹莎顶替,面对卡立负隅抗拒,这位看似敦厚的大臣最终搅乱了公正党的如意算盘,阿兹敏意外获利。

此外,伊斯兰党卷入这场人选的是非所持的阴奉阳违的立场,使到安华举步唯艰,是大臣布局的扰乱者。这也突显出一路来被奉为民联共主的安华浪得虛名,关键时刻还得看伊党的喜恶行事。民联三党中,以国州议席多寡而论地位,伊党属於老三,但正如合唱团中谁是老大,通常唱高音的就是老大。经此选拔大臣的磨蹭,伊党确实展现出民联帮帮主的煞气。而最可怜的行动党虽有占榜首,也只能像高射炮般见机行事,依附马来人领袖的鼻息而点头称是。行动党大言不惭的什么平起平坐,实际上只有被飞起,叫你坐才有得坐。

确定阿兹敏掌州之后,民联三党见大势已去,唯恐坚持立场纠纏下去有逆王命,而只得遵从。旺姐是在皇室拒绝之下而败北,而她自称“退出提名”和“让路” 给阿兹敏,未免言过饰非。但在政治上,人们必须献出一点怜悯,让她含愤地有个下台阶。

公正党最高理事会紧急通过6项议案,分别是針对大臣任命的失落感寻求委婉托词以及转口风支持阿兹敏。但仍有顾左右而言他的弦外之音,诸如“委任雪州大臣的程序不符合雪州政府组成的法令,并违反民主议会制的原则,也影响了君主立宪制的崇高性”,以及“这个不符合法律要求的(委任)程序,不能成为先例”。

有关议案既然対大臣任命有所质疑以及“不能成为先例”,公正党是否斟酌着其他行动,抑或为了党的尊严留点马后炮,看来,公正党尝到苦果之后,只有委屈求全一途。

不少宪法专家和民主学术派都倾向於支持旺姐登位。但她的30位议员作为后盾只是公正党和行动党最高领袖权威下无可抗拒的屈从。如果三党议员可以不受追究投票决定是否撤除卡立,以及从旺姐和阿兹敏两人之中选其一,那才是宪制之外的民主。

其实,当安华实施加影行动的补选,求取个人和家族的政治利益时,本身就是合法地钻弄民主的空隙。民主的好坏除了建基於如何各自演绎宪法,也可以耍弄权谋玩个淋漓尽致,有些时候可以一骑绝尘,有时候会马失前蹄,安华这次是高估自己低估形势,阴沟里翻船。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5-9-2014

23 September 2014

董总杀关中有风使尽



     
关丹中华中学是以吉隆坡中华独中的双轨制模式申办,这是彻头彻尾的公开事实。按照董总惯用华教救亡的嘴炮,理应对新诞生的独中狂喜,但不知哪根筋扭伤了方向,主席叶新田和署理主席邹寿汉针对批文的基因找茬,把关中排挤为变种独中,并於上个月拒绝关中参与董总的统考,以掐死这“血统不纯”的独中。

董总与彭亨董联会主动向彭亨教育局寻求鉴定关中的地位,回函符合董总预期的答案和议程,即不准统考就失去了独中的身份,叶新田连忙为关中惊喜发丧。但数小时后,副首相兼教长慕尤丁下令撤回有关信件,想妄为小人也真不易为之。而引进小拿破仑入关干预办学的人,按照“出卖民族利益和通敌的败类” ,用词标为汉奸。

有些人也把兴办变种关中的人视为汉奸,因为与国内60间独中骨血不相称而败坏门风。华文独中在教学和行政媒介语文皆固守着华文,捍卫独中的特质,并以统考套住60所独中的传承。但是,随着各地独中从现实需求也报考政府的大马教育文凭,目前已有57董总名下的独中采用双轨制,那么,这种迎巫贯华的双轨办学方针,早就在关中之前已变种了。

其实,60所独中都属於教育部私立学校单位管辖。叶新田指关中不是独中,独中这个字眼只是政治方案下和历史延续的自号和识别,教育部只统称为私立学校,独中只是董总拥独自重的斗争武器。但这把匕首往关中死里捅,物伤其类,不算好汉。

这样吧,董总若有种,就发动各州董联会,用质询关中地位的标准信件,向各州的教育局长打探60间独中本身的底细,看看自己是私立学校还是独中,同时也问问可否参与统考,那就一目了然。

董总要教育部书面允准关中可参加统考才算数,政府至今还不承认统考文凭,叶新田似乎期求教育部降低智商去批准独中推行教部所不承认的考试。曾担任董总法律顾问的郭洙镇现身说法,马哈迪时代的政府允许举办统考并没有明文规定只适用於独中。他说,当年,董教总独中工委会是基於“法律不禁止的,就是允许” 的精神争取到统考。

换句话说,叶新田坚持关中的书面批准,一旦教育部等量齐观用於60间独中而严拒统考,犹如把颈项自套在绳索上,集体自杀。郭洙镇提点董总别站在政府前面,不断在禁止关中考统考的问题上纏斗。

就事实论理,董总若不把关中纳入同类,也应以推广、守护华教为前提予以关中方便,毕竟,关中是採用吉隆坡中华独中的轨道运作,与华教渊源一脉相通。如果否定了关中,其他独中该如何以同样的意识形态处置?

董总要为60所独中的堡垒把关,大可自筑围墙。但是,如果因应时局也让关中这新品种的独中有一席之地,也可以从关中踏出的第一步,以此新例在各州发展更多的独中,因为董总的60间独中数目已处在瓶颈,而且也不是所有的独中都办得风光。

教总主席王超群对董总双煞的作为公开挞伐,,认为关中的前途不是叶新田一个人可以乾纲独断,必须在独中工委会中研议。叶新田若不知从善如流让关中有统考的活路,关中无可选择地必须催生统考2.0自立门户,维系独中的特性。若与董总的固有统考冲撞而另树一帜,此举势必导致华教分裂,叶新田等人且莫有风使尽,还是自我掂量为重。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3-9-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