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June 2014

终结莱纳斯的政治游戏



       

622终结莱纳斯群众运动再由绿色盛会主席黄德重振旗鼓,但气势己大不如前,现今凑上政党动只三几百人,与去年大选前号召多次,有上万绿军集会同声讨伐公害的杀声劇力,如今已是强弩之末。

这场稀土之战,公民运动的凝聚力日渐式微,主要是黄德当年以无私无欲的激进姿态感召人们加入反抗莱纳斯,但激进的举措也止於口舌逞强,包括要包围政府部门、火烧炼厂和阻截稀土原料登岸都是口出风了无行动。最了不起的只是徒步和骑脚踏车吸引人们的关注博取名声,於此露了底牌。

当黄德名气如日中天时,一些与之应声起舞的报章避忌批评黄德,以免在绿色形势强大的情况下枉为小人。如今,黄德故伎重施要终结莱纳斯其实已沒有叫座的市场。去年大选,黄德以行动党的旗帜参选,人们才惊觉他是行动党党员渗入绿色盛会的臥底,自此黄德声名狼藉,而反公害运动的正义目标由政党所骑劫变为政治筹码,也令数以万计的绿色斗士被忽悠之后打退堂鼓。因此,与其说终结莱纳斯,倒不如说是开始终结黄德。

由於黄德渐失群众基础,那位往日与环保运动鲜少交集的行动党普通党员丘光耀哲学博士兼称历史学博士也加入战围。超人前不久也到边加兰“发展党务”,关注当地居民在受石化工业发展下影响他们的祖坟,但超人在安顺补选时替黛安娜站台时,扬言黛女若不中选他将不回出生地安顺,一个卖乡弃祖的人特意关怀别人的祖坟简直不可思议。

说到底,黄德和丘光耀并不是在同一战线的政治伙伴,走在一起是当前政治运数处於“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所以期望在“622终结莱纳斯” 的戏码中收到宣传效果。因此,当警方获得庭令禁止反稀土人士趋近被锁定的界限时,再加上人潮不够汹涌,按照政治是拿来玩的思维,行动党与警方冲突以制造被捕的“剧面”,就是一种必需玩的游戏。果然,有16个人因不听劝告解散而被捕,如此一来视线转变了,没有人去探讨绿色盛会为何比起以前如此势单力薄。

16人之中被报导的名人只有黄德、丘光耀和澳洲女郎千里迢迢参与其盛。超人自疑自答解释此次没有民联的YB被捕是受劝告退到安全地带以免被控,由他们“牺牲”。这种解释对民联粉丝在不察的情况下也许感天动地。在现场有蔡添强这号人物,他是以被警方逮捕多次扬名政坛的莽汉,此次由於是行动党的“主场”,自然懂得让路给黄、丘落网送进他们所说的猪笼车,但看肥丘摆正脸孔给媒体拍摄,他有说不出的心花怒放可以理解。几个小时签保出来了,宣传效果大功告成。

Natalie Lowrey,来自澳洲的环保运动份子因触犯移民厅法令被扣押在关丹警区,等待发落。丘光耀发动释放Natalie的集会展开另一轮个人宣传效应。如果容许外囯人搅混本囯的课题是值得推崇的话,那不是羞辱囯人的无能而需要一个外国女人来衬托吗?

丘光耀推动社会民主的理念,可曾率队到中国天安门为六四运动平反? 严以言之, 我们可以尽力反抗公害争取权益,但无需荣耀外国人而出卖法律的尊严。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6-6-2014

25 June 2014

政治土豪




以前,一些政党处於低潮的时候,对媒体和颜悦色拜托刊登文告,借助宣传争取群众的凝聚力。政治上总会有一些人走火入魔,一朝党势强大了,新一代的飞扬跋扈取代老一辈谦卑的刻苦经营。
 
那些荡气回肠的报人在激情岁月中的确拨出版位惠泽反对党的曝光度,因为他们偶也责怨政府。林吉祥於七十年代以粗糙的纸张油印文告发给报社,常是洋洋千言讨伐国阵,让人叫爽。在敦马哈迪铁腕统冶年代,报社负责人因被看作是特别关照反对党受到内政部干涉和质问。行动党崛起后,林吉祥几年前於是有恩言说:“没有华文报就没有行动党”,但这句令华文媒体心有触动的话巳经逾期,现今领袖不会追思复述,祥伯的记性也不怎样感念了,说过的活几乎成为报界中人认为是在世时的“遗言绝响”。毕竟,时过境迁,脸谱各异,人心也走了样。

现代的政治除了政党集团之间的厮杀要打入布城,也把精力倾注在与媒体的争斗。过去平面媒体是政党唯一的依托,如今新媒体如网站、面子书、微信、部落格等传播形式的涌现,政党拥有更多战场使用言论武器,如今却反转枪头对付那些施恩不图报却因不听使唤的华文报章。

老祥的尊贵儿子林冠英神似般的介入报章的主权,比管家婆还挑剔得犀利,让他陶醉的报导他认为理所当然,令他难堪的像拆他庙般的愤忿。如今,他的兵马散布在网络世界,一方面挖国阵的臭底,另一方面就是以网战的形式抵制非我族类的报章,那些批评民联的人都被套上枪手、文棍、文胆的帽子,以阻吓他们表达对民联所容不得的观点。有博士学位的吼叫得像流氓,用性器官来形容对手,这类粗暴的话原本是学历不及博士高的人的口舌之快,如今却给博士抢占先机,如今连粗话也有竞争劫匪。

在网络上,任何人的观点只要不符合火箭的心意就定性为某党某阵的走狗,统领网军怒骂走狗的气势带动网络兵卒应声狂吠,中国的文化结晶把这种现像定义为一犬吠影,百犬吠声”。

多数人骂别人走狗出於本身是这个品种而先出口为强,借着先声夺人掩饰本身的走狗背景。历史记载,走狗其实是猎狗,它由主人豢养差遣捕猎。因此,独立评论人既非媒体供薪而是以稿论酬,就没有走狗的资格,反而是靠党粮为生之类的宣传组长、高级讲帅或隐身为普通党员的博士才是无可置啄的有牌走狗。

即使各党都有受薪的走狗也是各为其主叫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互相指责对方是走狗自己也不会淸高起来。在淫业界,妓女之间有矛盾打架时,都不会咒骂对方是娼妓,因为彼此都是知己知彼的同道,就有一定的骂架底线,政党走狗互揭疮疤的狗论就不如妓女的口德了。

中国经济起飞造就了文化层次较低的暴发户,这些展现财大气粗者称为土豪。但大马政治人物讲求学历和修养,却出现素质低劣的政治土豪。中囯人戏谑土豪,揭露土豪一朝志语无伦次的言行,最终还是考虑到他们的教育程度而哑忍宽容。但我国的政治土豪不是小儿科,有香港哲学博士,有澳洲会计师以及其他名目的专业傍身,人民若对这号人物姑息,放任他们以政治之名行流氓之实,就是打压和羞辱自己的智慧。要如何看待这号人马?引据西方名人的话,宽恕就是上帝的职责了。但上帝不搞政治,最后还得由群众见神杀神见鬼杀鬼,以民主权利在大选时对这类政党踹上一脚狠狠教训,才能解气过瘾。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4-6-2014


22 June 2014

丘光耀又SOHAI了,庒迪澎加入伴奏!




丘光耀对本身粗暴语言开始担心社会舆论怀疑香港中文大学怎会养出一个用肛门讲话的博士,於是把他的文凭在面子书亮相,以证明不造假。

但是,用文凭挡煞并不足够,我在“丘光耀姓丘还是姓邱?” 一文中探疑的是,他的社会民主学院高級讲师根本就混淆视听,学院必须获得教育部批准办学,有这些凭证吗?如今改口说是“党校” 粗略交代,这简直是政治老千。这就是我问他姓丘和姓邱是否可以混为一谈的原因。

丘光耀再以SOHAI这女性生殖器骂人, 不知道是指他夫人婚后十多年未生育而啧有烦言, 是暗责党内女性同志如郭素沁、章瑛、张念群、杨巧双、黛安娜等人的的器官有病。这个世界男人只有SOHLAN的份, 丘博士应该知道男人为一时情投意合结婚, 离婚时就得割出一半财产为法定条件, 再说, 丘博士若嫖妓染了性病,出钱买春过后还要找医生打针吃药,那才是不折不扣的SOHLAN给他所谓的SOHLAI浸死。我无意用这歧视性器官与丘博士比污言秽語,但念及他嘴贱脑残,给他提个醒,因为他也是从SOHAI那里钻出来的。

丘光耀对庄迪澎替他解释PhD的学位感恩载德, 特在面书上转载。其实,庄迪澎只是重述我对哲学博士和历史学博士所引述的资讯,但刻意闪过这些内容,以便可在他的读者群中否定别人的陈述而向读者受众展现他非一般知识渊博。以下的链接就可说明其中道理:http://www.limfang.com/2014/06/blog-post_21.html

丘光耀印制名片换身为哲学博士,其实PhD都是这个统称。专科医生也个别另外附注尿泌科、耳鼻喉科、妇产科、药剂科、麻醉科等等专业领域区别以让人一目了然。丘光耀从广州曁南大学考取历史硕士,转到香港中文大学获颁历史学博士,而他也在面子书长期自我介绍为历史学博士,为什么要在《社会民主学院》的课题上,名片上含糊其词写着笼统的“哲学博士”呢?

我在上文提到:“丘光耀撇开及不以歷史学博士自居,改以哲学博士出场就让人以为他的思想卓见非一般人能及。用历史学博士的身份,如果与中国民主运动人士交流,给人问起如何评判六四运动的功过,丘博士到底要骂中国府“仆街咸家铲”还是民主弃议份子是“仆街咸家铲”?这就让他里外不是人了。

丘光耀说这名片只是到中、港、台交流时才使用,说白了就是他的学位分别来自大陆和香港,大陆如今山寨版的产品层出不穷,丘光耀的自卑感让他使用哲学博士的名份,要在中港台掩饰他那“中囯制造”的历史学博士,才是这种心思。一个人连本身的学术专业也不敢自表而闲置,这就可以理解丘光耀誓言黛安娜若不在安顺当选,他觉得“没有脸” 而不再踏足自己的出生地安顺,所以,为了脸,丘博士卖乡弃祖都于了,做其他的事就是小菜一碟了。

庒迪澎掺和我与丘光耀的争论,标签我为星洲日报第一枪手,在夸奖中有贬损。写一篇稿一百令吉就是枪手,那么,庄迪澎出身星洲,如今被视为贷款求学拒还的卖主叛徒,如今转战网络也是一名枪手,论稿酬也许是高级枪手。

看看庄迪澎每写一篇稿,文末就要对他的身价自我标榜,足以见得他对地位自恋得很非凡。这文末必见的简介原文是:“庄迪澎长期观察及评论本国媒体业、新闻自由与政治变迁,他认为推广传播学教育和媒体识读是新闻自由运动的重要工作,而且只要发言的自由意志仍在,知识分子的声音禁不了。”

古人说“有麝自然香,何必当风立” 一个人写评论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好坏任人评说,像庄廸澎自我宣扬本事是没有必要的,而且是媒体中最爱脸的一个异类。这个简文比较适合用在敬告知交的讣文内,才能彰显生荣死哀的敬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