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y 2014

丘光耀卖乡英神卖华

行动党名嘴毒舌丘光耀因安顺补选性情大变,为黛安娜站台拉票豁出去了,扬言黛女若不当选囯会议员他不再回安顺,因为“很沒有脸”。至今还不知道丘光耀的祖坟是不是在安顺,万一黛女落败,他连祖宗也都抛弃了,乡亲父老也一并恩断情绝。如果这话出自也是安顺人的马袖强,那就变成恐吓华社。

台大医院创伤医学部主任柯文哲曾把类似的政治现象评定为“精神上的自恋症,政治上的自闭症”。超人最近把內裤穿在里头就卖弄义气,自以为提升了文化格调,安顺人都必须确保黛安娜中选才给足丘光耀面子,未免对自己的地位和影响力狂妄自大。为了一个选区的胜负和为了一个女孩子,赌上自己的家乡祖辈。安顺人应坚决地说,不给这面子就可以教训这数典忘祖的政客。没有丘光耀的踪迹,安顺照样安顺。

丘超人敢赌上祖辈,自然估计黛安娜有十拿九稳的胜算。她当选了,肥超抛出的义气自然获得美人感恩戴德。若是多数票赢在一千几百张,他更可以口沫横飞邀功,是他登高一呼,安顺人俯首称臣,胜选全在他金口一开。从政治功利上这是下对了注,但从华人的伦理习俗价值观,一个人胆敢公开卖乡,那么,卖华就是小菜一碟了。

行动党为了涂上多元种族色彩,不惜狠狠腰斩掉传统上由华裔上阵的候选人,其中一人就是丘光耀,他是已故国会议员谢昂凭临终前所“钦点”的候选人。但超人操得多,把在霹雳州掌舵的倪可汉、可敏堂兄弟得罪得没有寸步转缓,基本上已没有立足余地。林吉祥顾不了师徒之情,趁着派系之争安排27岁的政治秘书披甲出战,让各派哑了,乖乖各就各位,别吵!

若是让黛安娜扎了根,就有机会在霹雳的政治版图上逐步开疆拓土,慢慢收拾倪氏兄弟。老谋深算的林吉祥清除障碍就可替林冠英铺陈后路。这种侵蚀策略就像林吉祥率领刘镇东、张念群等人攻打柔佛州的议席得逞后,不消几个月就把非我族类的地头蛇巫程豪压得扁无喘息。

这几天黛安娜的政治背景开始漏油燃火了。最初,她与母亲和土权头子依不拉欣合照的相片现网见报,依不拉欣丢了老脸尚且很高兴呼吁人们利用这相片唱衰行动党的人与土权站在同一阵线。黛安娜解释那只是社交活动的合照。

最新的真相是,黛安娜的母亲雅米在纸包不住火的情急之下,於补选最后四天宣佈退出土著权威组织,以免“驼衰”在华社的选票。而先前扮萌得像无知少女的黛安娜也抖出曾参与土权招收会员的登记工作。这么一来,从阴谋论而言,林吉祥身边的这位政治秘书宛如是土权在火箭的臥底,可真是老猫烧须。

土权组织向以捍卫种族和宗教权益和尊严为斗争目标,她之所以被华社痛恨是因为对华社常有挑衅的偏激言行。黛安娜与母亲最初隐瞞与土权的关系就是怕遭到华裔选民的排斥。而有关谎言今已被戳破,政治血缘已见分明,华社的选票取向若是选党不选人,接受黛安娜就接受她日后附送伊斯兰刑事法的根苗。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说,行动党五十多年来第一次在安顺派出马来候选人补选,它决定人民是否要继续受困在种族主义政治,接受被国阵分而治之,还是要迈向“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新政治,即民联所有领袖都代表所有马来西亚人。

英神伸出的触须也是从种族主义的框架要诱引选民的钟情。“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 是行动党创党的口号,但市场并不受落,因为火箭始终无法取得均衡的种族色彩。而这个时候借助黛安娜现象,倾注过去郁郁不得志的理念若取得突破,不过是开创“马来人的马来西亚”跨出一步,为火箭增了气势,却削减华裔的政治地位。此举完全符合行动党批判马华卖华的口径,行动党算是走快了一步。
中囯报专栏 放眼江湖  29-5-2014

28 May 2014

人在什么时候最明白?



人在什么时候最明白?
1、人在倒霉时最明白。
平时是你好我好大家好,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分彼此,亲如兄弟。而一旦到了倒霉的时候,就会有人坐视不管,看你笑话,有人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于是就会明白了谁是真朋友, 谁是无耻小人。明白了以后就知道朋友该怎样去交。

2、人在大病后最明白。
大病一场后,才会明白只 有身体最重要,其他都在其次,身体是1,其他都是 0,没有了1,再多的0也没有意义。所以,平时那些看似重如泰山般的事情,一场大病后就都看轻、看 透、看开了。

3、人在下台后最明白。
人一下台,立刻就树倒猢狲散,以前家里门庭若市,熙熙攘攘,现在变得门可罗雀;以前鞍前马后的部下喽啰们,再见面立刻变得陌同路人,满面桃花变成冷若冰霜。这时才明白,以前人家对我毕恭毕敬,原来对的是我头顶的那个官帽;人家对我吹吹拍拍,原来对的是我手中的权势。做官是一阵子,做人才是一辈子。

4、人在退休后最明白。
回想以前在位时,同事之间为名利地位、为评职称、为升官衔,争得脸红脖子粗,实在没意思。退休后才想明白,那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不论级别高低,官职大小,退休时都赶齐了,大家全是退休老同志。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5、人在入狱后最明白。
明白什么呢?明白法律真不是吓人的,谁犯了法都难逃法网;明白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监狱饭不要钱却不好吃;明白“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候未到,时辰一到,一切得报”。特别是那些贪官, 锒铛入狱后才想明白“我不缺吃不缺喝,要那么多钱干什么”,“自由对一个人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6、人在临终时最明白。
人在临死的时候最明白:一切都不可挽回,一切都是过眼云烟。所以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就是这个道理。

7、人在分开后才明白。
明白当初说的绝情的话,真的伤透了她的心,做出的事真的不应该,应该支持, 相信她,才明白钱买不回她的心,才明白当初她为什么会对我那么好而现在好像变了一个人,原来你不变他就会变,明白应该两个人一起朝美好的方向去改变,小舍小得,大舍大得,舍得现在的有限才能得到未来的无限,别到最后才后悔,好人不多。珍惜现在拥有的。

转载自【正能量传播微友会】

27 May 2014

拳头和软饭政治




两线制政治对峙火苗逐年延伸变种,私会党的行事作风对政党潜移默化,整治对手的花样开始很黑帮。一些政客以流氓的语言和动作叫战,好像黑帮谈茶枱斗声势,以为可以镇压对方讨个彩。行动党槟城的州议员雷尓仗着盘踞所执政的州属,厉声责骂巫统“该死”,这一吼,引起巫青团动员直搗州议会要拿雷尔问罪,此外,也糾众到行动党总部示威寻衅。这种“互动” 可以形喻为起初是狗吠人,接着是人咬狗,才变成热辣新闻。

这场缺乏理性的恶斗若从強弱判断赢面,行动党输得没面子,敌方还没杀到,党员能闪则闪,巫青仗着人多势众踢馆,也非英雄好汉。多数争论往往像看电视连续剧的结局研判各个角色的好歹,巫青在沸腾的舆论中是歹角,但没有人追究雷尔诅咒巫统该死是点火的人,忠奸难辨。政治讲的是势力,黑帮的地位靠拳头是否够硬。行动党的王健民面对巫青指笃叫骂只是嘻皮笑脸缓和沖突局面,束手待辱。其他的领袖平时发文告挑战这个批斗那个,这时拿不出扎堆反击的勇气迎敌,口水政治终究敌不过拳头大的现实。

巫统议员原本可以议会文明要求雷尔道歉和受到制裁,但他们没有利用这个管道。雷尔奉行行动党一贯的口水政治当了言论英雄,巫青过激的言行却成为挞伐对象。巫青扬言要烧掉火箭的总部声大夹狠,未必说到做到,但法律上已构成刑事恐吓。民联的网民不必太动气,在绿色盛会当卧底的行动党党员黄德也曾说过要烧毁莱纳斯。问题落在警方身上,如果有人说要烧巫统总部,这个人很快被捕查办,但政客在纷纷扰扰中总是有投鼠忌器的悻免权。因为没有依法立案检控对付政客,也就养成了这类劣质政治表演伺机而出。

民联三党之中,公正党的安华喜欢搞大型集会抗衡国阵,以展现其将相之才;伊斯兰党独沽一味追逐神权治固,在宗教政策上制肘巫统,拢络马来人选票;而拥有最多38个国会议席的行动党,唯一的强项就是对着处於颓势的马华猛踩,为华社画上改朝换代的美景,但面对伊党此心不渝推动伊斯兰刑事法,就拿不出严正的立场而软如绵。

像即将举行的安顺补选,行动党处在在伊刑法困扰中不得不搞吃软饭政治。所谓吃软饭,就是想方设法利用女人获取好处和谋求生存的男人。黛安娜27岁未婚的青春活力被包装为行动党未来的希望。她的马来人穆斯林背景被利用来点缀火箭的多元种族色彩。

林冠英把自己的说法硬套在黛安娜身上,指她将秉持行动党捍卫联邦宪法的原则,强烈反对马来西亚落实伊刑法。但黛安娜只是说,实施伊刑法还不是适当的时机。行动党已堕落到要由一个初出道的马来女性候选人来粉饰和强化整个党的立场门面,真凄凉。

行动党曾力邀铮铮汉子东姑阿都阿兹入党以反映党的多元种族路线,但思考独立难由林吉祥父子驾驭的他在2012年愤慨退党,除了谴责行动党是一个种族政党之外,也揭露行动党对外正义凜然,党内的腐败却暗流汹涌

而此次媒体向黛安娜探询会否成为东姑阿都阿兹的翻版,林吉祥抢掉黛安娜的话筒逃避问题,显示出黛安娜是受保护的宠物,并没有实在的理念,只要她清新的形象能够中选,吃软饭政治策略就成功了。林吉祥说,黛安娜若中选将是最年轻的马来女性国会议员,将谱写行动党的历史。

行动党替黛安娜兜售姿色的心意难掩,倪可敏说,如果黛安娜获选,将是安顺有史以来最美丽的国会议员。这一夸,不知道章瑛、郭素沁和张念群等人,比对“美女刺客”和“老娘吃客”有否被刺痛的感觉?任何选举是选贤以能,选民的票不是为了唱青春舞曲,也不是创造滑稽的历史,行动党忍辱吃了巫青的硬拳暂撇一旁,为了取得胜利,对这顿软饭看来是胸有成竹吃定了。
纯属主观   27-5-2014

22 May 2014

丘光耀。黛安娜。马袖强

    
安顺囯席补选,由行动党委派新丁美女黛安娜与民政党主席马袖强直接对决。不论是出于幸灾乐祸还是惺惺作态,还得对火箭名嘴毒舌的丘光耀致哀同情。超人丘仗着是安顺人,通过网络造势自壮,以为这次轮到他出闸参赛却被卡住,士气受挫,他那句“仆街咸家铲”(PKHKC)如今若脱口而出, 是咒骂林吉祥父子还是折射本身的运数?

其实,即使建议丘光耀上阵,也过不了霹雳州党权在握的倪可汉和可敏堂兄弟这一关。丘超人曾嘲讽倪氏的大地主和西装合约疑情,彼此深埋仇结。政治上,没有上帝的宽恕和仁慈这种美事。丘光耀飞扬跋扈时招惹的党内仇家,岁月的毒酒开始起了作用。

统领网军,目前在面子书受赞为友多达22万8千人次的这位历史学博士,行动党应追溯他的功绩让他有机会出战一求生死兴衰,让选民有审视的空间去判断是否要接受他的问政风格和流氓文化。既然文功武略和形象遭党判监,超人此后就应一本正经做人,把内裤穿在里头。

卡巴星去世留下的武吉牛汝莪选区,如今由他的儿子代父守土,据说蓝卡巴是卡巴星授意的继承者,林冠英纵然与卡巴星貌合神离,逼于群众对卡巴星的敬仰,不得不成其遗愿。同样的,患癌离世的已故安顺国会议员谢昂凭生前也嘱咐遗孀纪秀莲向党中央转达由丘光耀或梁美明上阵的意愿,而今由林吉祥的政治秘书黛安娜从旁杀出,丘光耀得到的是“遗怨”。

凡走过必有痕迹,过去行动党勐批马华党要在一些场合与土权主席依不拉欣同时亮相,总结马华与土权有勾结。如今,网络上疯传黛安娜和她的毌亲与依布拉欣在活动中的合照,依不拉欣堂堂然建议,民政党可充分利用这张照片,以在选战中唱衰行动党。行动党要切割黛安娜与土权的关系,为时已晚。

黛安娜的竞选活动搞双面人角色,这位27岁靓女以开明的态度与华社打成一片,进入马来人区域就穿起传统服装戴上头巾,以穆斯林的姿态拉票,继承林氏父子政治一刀两刃的精髄。

此次补选,行动党派出马来候选人是期望拉抬马来选票以展显多元色彩的党性。不考虑让丘光耀或梁美明参选是行动党对华社的支持票有十拿九稳的信心。但若黛安娜中选,等同对当前势如水火的伊斯兰刑事法投上一票,伊党可藉此宣称非穆斯林社群并没有排斥民联伊斯兰化的共识。

黛安娜对伊刑法立场模稜两可,以本身是穆斯林不反对伊刑法,这是对穆斯林社会的交代。对非穆斯林社群,则委婉慰藉“目前不适合落实伊刑法”,潜台词是,有朝一日时机成熟实施就是天命难违。

林吉祥父子再搞选举悲情,营造黛安娜处于弱势的氛围以换取选民的怜悯。实际上,行动党人谢昂凭于505大选以名不见经传的态势,打败了马袖强,七千多张多数票给火箭在安顺插旗。林氏父子若有担忧的理由,是因为行动党与伊党苟合,陈仓暗渡伊刑法,此举已令华社提高了危机意识。

从去年选举成绩推断,马袖强在此次补选面対火箭美女刺客仍然处于劣势,但民政党近两届大选已输到只剩下一位新邦令金国会议员梁德明撑撑门面,如今马袖强以党主席身份应战,华裔若怀恻隐之心,或许会让民政党延续“香火”。此外,马袖强表明不计成败,勇于捍卫尊严而战,相对于马华在武吉牛汝莪补选未战而降,多少会激发华裔选民对马华的责怨而转情给有种的马袖强鼓励的一票。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5-2014

20 May 2014

一星暴民对着五星干




看看一些嘴脸吧,马航MH370班机离奇失踪,中国明星和网民群起怒吼要如何如何的抵制大马,现在,越南人关门打狗似地对华资企业打砸抢烧的反华狂潮,至今已2死逾百人受伤,一星旗对着五星旗硬干,那些爱国志士看来给吓得说不出话来。

中国对这场反华暴力声明向越南“严正交涉”,这一贯的外交词令,中国人听得滚瓜烂熟,网民调侃外交部重复地讲到不好意思的时候才会停下来。

有学者曾说,历史的第一页从战争开始。中越两千多年来的关系错综复杂,这两个国家的矛盾近数十年诉诸战争於一时,过后又勉强维持脆弱的外交关系,继续写下一页一页的战争。上个世纪,中国使劲支持越南将法国以及美国的军队赶出越南,但越南过后不知好歹而翻脸,被中国人斥为忘恩负义,彼此裂痕和仇怨於此加深。国与国之间的恩义会随着时间和形势改变而物无常驻,一切皆流。历史常把丑恶和仇恨延续下来战斗,好的一面只供关系好的时候用以歌颂。

1979年,中国主席邓小平在美国时任总统卡 特的默认之下发动了中越战争,中国越境教训越南近一个月撤军,双方在死伤惨重中自称取得光荣的胜利。中国为了争夺被越南占领的南沙群岛的约翰逊焦岩,於1988年与越南海军 发生激战,导致64名越军士兵死亡。

而这一次, 越南採取激烈反击行动,中国在西沙海域勘探钻井作业,遭到越南海军阻挠引发的冲突,激发越南民族主义怒火翻腾,掀起排华浪潮是对历史追讨旧账的潜伏情绪,越方暴民对华资企业和工厂打砸抢烧迅速蔓延,暴民挥舞着一星红旗寻衅的张狂,与越方放任这种恶行跳脱不了关系。这也勾勒出中越世代情仇剪不断理还乱。

中越两国国力悬殊,越南政府怂恿民族主义介入南海争端,向中国施压放手一搏,但是,全世界看到史无前例越南暴民挥动国旗藉势藉端疯狂打砸抢烧,连带台湾、香港、韩国和新加坡等国数以千计的厂家也遭到洗劫。台湾企业主生死关头那顾得着“一中原则”,纷纷表明是台湾人与大陆划清界限以自保。所谓的“两岸一家亲” 的同胞之情即时因大难临头劳燕分飞。

台商被看成蒙受中越冲突的无妄之灾,其实越方的武力宣泄并非完全盲目,不少中资企业是台商由中国移厂到越南,他们延续对大陆工人薪资剥削手段建设血汗工厂,厂内有许多中国籍干部,越南人此时对台商发泄不满是有针对性,有计划的行动。此外,南海主权向来是两岸共同的态度与越南争拗,因此,台商要切割这种关系,犹如把越南当作无知孩童。

根据报导,越南总理阮晋勇向数以百万计的国民发出短信,呼吁“发扬爱国主义精神,捍卫国家主权”,这种煽动言情,引导了民众以为任何抗议行动要怎么做就怎么做,都有政府在撑腰。中国要越方严惩凶手和究责索赔,越方以已经逮捕一千个滋事份子向国际社会交代,往后会否依法处置“爱国暴徒” 还是一个疑问。

经过这次反华的惊涛骇浪,中台厂商谅应痛定思痛,与其在阴影下在异国苟且求存,倒不如撤资移厂,以避免同样的排华行动变成常态的困惑。採取这种制肘措施,将能打击越南的经济发展,也是对越南人拒为中国人服务,抵制赴中旅游和购买中国产品先发制人的合理报复。中国对国际纠纷的外交词令一贯义正词严,最终是否拿出泱泱大国的态度以捍卫尊严,就看这一次的表演如何发功了。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0-5-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