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February 2014

马华入阁火箭笑董总爽



  马华中央代表举手奉上323入阁当官解瘾药, 终於拔除过去三度拒绝入阁的心头刺, 为廖中莱的新领导层锦上添花。但,这是不是首相指的政治伟哥,看来没有即时药效可以证明马华会雄起。四个月前,也是同一批代表否决入阁,转个身翻个脸面不改容猴急求官索禄,说明了功利诱惑的力量玩残人心意志。单是这一时风一时雨的决定,一个政党到底有多少尊严和诚信,足够让人评说。不过,反正搞政治是准备给人涮一顿的玩意,骂久了就会麻木。

恢复入阁议案通过后, 廖中莱眼角有泪影,魏家祥感恩戴德地流泪。这一对马华兄弟,不知是否向烈祖烈宗告慰,没有当官九个月的日子终於出头了,还是感念到铺平了入阁的康庄大道,就意味着改革转型立竿见影,华社因此得救了。

廖、魏感慨地掉泪,除了当官欣喜若狂,实在找不到值得感动的理由,但他们还是硬拗不是为个人利益。总秘书黄家泉说不入阁的话,执政权就会断层,无法贯彻为华社排忧解难的责任,马华就会像跛脚鸭。在马华辉煌时代,对如何巩固和维护华社权益早已有心无力,一个行动有故障的人偏要表现健步如飞,这尊大炮最好能免则免。

廖、魏的多愁善感的照片受到网媒“推崇”,语多嘲弄,不忍赘述。马华重新入阁的意愿到底能达到有多少高潮至今还没有底细,廖总说由首相决定。目前,三正四副部长是马华的梦,如果是二正二副与国大党一比,马华就“佗衰家”了。马华至今还没搞清楚状况,党内虽有入阁的潮声拍岸,但自505以来,巫统有权力的领袖从没有以情义相挺,怜悯之心邀入阁共扛国事,马华重新入阁的议案,它的实际上已转变成向巫统“请愿呈求” 寻求巫统斟情“恩准”。

马华入阁是能够拿到多少饭菜的的问题。拿少了,总会找到理由掩饰羞耻,想要多拿,国阵成员党会吐出官位礼让吗?纳吉若扩大内阁,他必须面对在野党炮轰,毕竞,我国内阁官府太过臃肿,马华今日惨状,纳吉不致於为了安顿马华而面对党内外的责议。

马华当官,行动党暗笑,董总暗爽。林冠英已有九个月无法对马华见缝插针,而今又可恢复战斗状态了,火箭不敢单刀直入面对巫统的议题,就踩踏着马华要他为助纣为虐负起责任,如此就可履行“政治使命”了。

董总也郁闷了一段时日, 华教课题不知从何点燃对马华的烈焰。找叶娟呈诉怨有鸡同鸭讲之虞,因为这位超级校长的教育背景不会对华教的困境感同身受,而且辩驳词锋犀利,成为董总一大怯患。叶新田和邹寿汉转了个弯“见色起怜”,认为叶娟呈身为副教育部长有其权限值得谅解,也就不是讨伐对象了,看来,柿子专挑软的吃,马华再度成为董总的开胃菜。
廖中莱现在唱着已故张雨生的激励歌曲“我的未来不是梦”,编织着改革转型走出一新路,而这条路就是朝当家又当权挺进,和国民党败退台湾时鼓吹反攻大陆的壮志不幸雷同。廖中莱喊不出结果也无所谓,有朝一日由魏家祥坐正时就不必嘶喊了,他的强项是哭着说。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2-201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