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February 2014

放下生肖迷信活出自我



  
中国以天干地支配合十二生肖纪年有几千年历史。但众多文献始终旡法解破这种纪时的历史背景和它一致性来历的确切性。

十二兽生肖,即鼠、牛、虎、兔、龍、蛇、馬、羊、猴、雞、狗、豬,它們依次與十二地支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相配。

有史籍说,那是古代部落民族基於文字水平低落,而以动物界定儿女出生年份,每每介绍儿女的年龄就举例说是马年、羊年或牛年出世,这种纪年法后来由汉人仿习沿用并去芜存菁,经过历史长河淘洗成为今天的文化结晶。也有一说是由印度传入,十二生肖中不同的是,印度的金翅鸟在中国变成了鸡,因为中国没有这种鸟类。

一个比较具体的认知,就是古代人选择动物生肖都是日常所见的家禽走兽,让人容易记取。至於神话中的龙,可能是浓烈的民族图腾情意结而融贯其中。也因为对龙的崇敬,历来华人生了龙子龙女就特别骄宠。然而,有这个属相的人一生运势未必凌驾在其他属相之上,落魄潦倒属龙者大有人在。

由於对龙的狂热而择此年生孩子,马、星、中、港、台的学校逢龙年出生者入学都爆满,上大学时竞争激烈,步入社会在职场上也同样免不了拥挤倾辄,这就是对属龙充满幻想的父毌带给儿女的后遗症。如果深一层考虑同班的龙子龙女各有不同的成就和际遇,也许就会领悟到这是人的问题而与生肖无关。

现在,人们仍不能跳脱对十二生肖的种种迷信,总是把十二种动物的特性当作是人性来解读,因此,造成对其他属相有某种程度的冷落甚至嘲弄。譬如生活中吃了属蛇者朋友的亏,就把对方形容为不折不扣的蛇蝎心肠,憎恨属狗的就骂他像走狗,完全不思量狗的忠义,评议一个沦落风尘的女子,就以他属相为鸡大作文章。

在风水师天马行空的指引下,有些沉迷生肖学说的人交朋友或聘请员工也尽量排挤一些属相,因为他们相信属相之间有相克相冲的邪门。而旧时代的父毌对孩子的厌恶从不考虑本身的家教失严,怪罪在儿女的生肖八字和自己不合。

这种现象和西洋十二星座不谋而合,那些所谓专家总是在爱情、婚姻、事业和运程上注入各个星座的特性,说得天花乱坠,尤其着墨於各星座的感情倾向,让年青人寻找对象有一个指引,有些论述抬举某些星座而贬损其他的,造成择偶时先入为主的偏见。台湾的星座专家薇薇安是佼佼论者,对各星座的爱情婚姻剖析得头头是道,但本身却情归无处,一片空白。很多导师言之凿凿,但总做不到指导别人相信的事。

人的一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因为有太多的不明确因素让人面对坎坷,所以,人们都期望从星相学或生肖可能潜存的人生玄奥卜而先知,趋凶就吉。但开解的范畴若环绕在十二种属性兜兜转转求取心理慰藉,犹如自我催眠,生活失去自信。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一种米养百种人,世间不可能仅有十二种人格倾向,人心也不可能锁定在一个范畴和模式之內,如果能以十二属相和星象断定人性以及窥探前程,以此互相制衡互相谅解包容,那么,这个世界,这个国家,这个社会为何还那么多纷争?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6-2-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