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February 2014

第一场补选赛马




应对加影补选,国阵以静制动,至今还没摊出候选人应战。安华抱着十拿九稳的心态,胜了就为出任州务大臣之路长驱直入。而近年政治动向颠三倒四的再益依不拉欣,则以拦路虎的姿态参选,理由是要保住卡立不会面对遭撤掉大臣职位的危饥。

如果巫统没有奇兵攻略,这个典型混合选区应由马华出战,虽然马华已布署竞选行动室,但总会长廖中莱始终对派遣谁出来对打有点口吃。前一阵子“不排除”由羽坛一哥李宗伟迎战,舆论一轮鸟骂之后,已彻底排除这个可能性。

如今由媒体旁敲侧击的消息,认为副总会长周美芬披袍上阵的机率最高。而即使有此一说,廖中莱也仅仅承认候选人可能是女性,但不点名她是谁。最驼鸟的答案是,马华经过民意调查已有人选,如果真的施行有系统的民调,有关人选早已不是秘密。看来,这不过是领导层早已圈定,而借民调装腔作势。

上週,马华的宣传战焦点集中在安华任副首相兼教育部长期间,残害华文教育的滋长。虽然它可以勾起华社的痛恨,但这毕竟是陈年旧账。假使马华耿耿於怀,为什么安华下台之后,马华没有在国阵的机制里拔除对华教毒策恶瘤?国阵依然沒有给华教一条宽路走。因此,越是指责安华,反而突显国阵在巫统的主导下,对华教的压制是一脉相传的。马华是拿安华这块石头砸自己的无能。

安华最強的政治宿敌敦马哈迪,往事也堪回首指责1987年茅草行动逮捕108个党团人士,安华是罪魁禍首。政治就是如此,当双方和好时狼狈为奸时,使用的手段得逞时就是智慧,交恶分手之后揭发对手过去的阴谋也同样自视为智慧。不过,即使当年安华怎样弄权耍奸导致这场恶性逮捕,但签署逮捕和扣留令的是当年身兼内政部长的敦马。同样的,拿安华说事,敦马就露出马脚。

另一方面,行动党林吉祥和林冠英连忙替安华甩掉责任。但历史上,当年安华遣派不谙华语者任华小高职,引发华团在天后宫怒吼之后,导致茅草行动应势而生。行动党为安华脱罪,等同在华教的仇怨上不惜认贼做父。

囯阵若以清算旧账数落安华并不具备有效的打击力度,选民从308505是猛抛失望转而支持民联,即使得到画饼充饥的幻想,脑热好过脑冷,对现实生活中怨声载道有了发泄的渠道,两粒苹果都烂,还是可以选择不怎么烂的。

马华在这场选战,看来只能以输少当赢来获得精神胜利。辞卸让路的李景杰以六千多张多数票击败马华的李万行。现在就看公正党吹捧的“世界级领袖” 安华能否在这个38千选民的议席取得更辉煌的选绩,赢得漂亮,安华就能提高声量。马华若爆冷胜出就惊天动地,减少多数票也可向主子巫统领功邀赏,自诩华裔选民已倦鸟回巢,昂昂然把重新入阁当作是天将降大任於斯党也。

今年马年第一场补选,若借喻跑马赛事,安华的政治种系是一级马,按照马华从老总、署总到总秘书的档次,若周美芬以副总会长的职位上阵充其量也是第四级马。马评家惯用术语是安华有磅轻之利,状极骁勇难禁;周美芬是蹄姿悦目,实力悬殊,素质有待证明;而再益是状态有待操起,冷马之流;其他参赛者是有误闸恶习,经常流鼻血,评分已在除名边缘。因此,安华一骑绝尘是预料中事,周美芬要坐亜望冠,除非安华大红倒灶。   
中囯报专栏  放眼江湖  20-2-201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