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 February 2014

从华社到华团缩到基层



   
华社,一个逐渐被政党和华团捆绑和戏弄的名称。马华创党的核心价值,以华人社会的权益兴衰为斗争目标,但从308505大选,640万华社中仅有约15%选民对马华倚重,马华其实已没有挟持华社自重的筹码。然而,即使遭到唾弃,马华还是紧紧抓住华社的脚,一放了,什么都不是。

董总为华文教育的前途拼斗,也是扛着华社旗号呐喊。华人社会延续着祖祖辈辈对母语教育锲而不舍,华教已经是命根。董总存在的职责,就是抨击执政集团不公平的教育政策阻截华教的滋长。近年来,董总偏重在争取60所华文独立中学统考文凭受承认以及独中扩展和校地问题,但不论是独中还是新纪元学院,仅有10%的华裔子弟就读,绝大多数华小毕业生蝉达过别枝到国民型中学,在意识形态的对立下,即使国中的华教遭受边缘化,董总独善其身不闻不问,死死抱着独中妄自尊大,揽着10%的华裔学生代表“华社”。

董总数十年如一日通过议案,不断提呈备忘录作出诉求,近年搞了多场华教救亡运动施压,文攻武略出尽还是一事无成。这些动作,逼使马华不得不扮演消拯员的角色向巫统借点水力灭火,安抚华教难民, 让董总有下台阶。华教在教育政策里早已伤筋损骨,马华在政治体制中从拿不出勇气与巫统摊牌,总是在危急时刻索求止痛药喂养华社,这种长期敷衍塞责的做法,以及对霸权的唯唯诺诺,使整个党走向衰败。

马华党微言轻,对代表华社的份量和话语权心虚胆怯。像最近想再入阁当官,转借华总和总商会的名义要求入阁为理由召开特大谋求当官,而这些华团的力度是否拥有华社支撑的底气,也是一个疑问。但在商言商,有华裔部长在朝关说和依红偎翠,始终是有赚无亏的投资。

马华三度以选绩逊色自绝於内阁门槛外展现决心, 过去有四正七副部长, 华社若真的激赏马华的贡献. 也就不会转念支持行动党.。民联的网络红豆兵成功制造一个印象, 马华就是卖华, 因为在国阵体制内, 马华屈就於巫统的喜恶而显得有心无力。

廖中莱的革新转型计划扬言要勇於向巫统说不,这恐怕是梦呓,醒来会冒一身冷汗。一个要入阁当官的人,敢跟主子怒吼吗?廖中莱当今以华团的请求入阁,反映出他深知马华在华社的地位日渐式微。

政治老江湖的总秘书黄家泉就干脆缩小范围,指称入阁是马华基层强烈的意愿,希望入阁能参与制定政策,争取拨款,解决外劳入侵等等问题,这又走回越协越伤的老路。

上面说的是摆在枱面的道理,马华领袖暗传“机密”,对各干部晓以利害,警诫中央代表必须掌握良机,赶在首相納吉於五月间改组内阁争取官位,否则苏州过后无船渡。

一个人动了手术,六个月内不宜再动大手术,这是医学上的理论。马华在四个月前第三度集中央代表的智慧开刀否决入阁,四个月后又认为智慧摆错方向要重新入阁。如果坚持到底不入阁,就脱离政治现实,但以猴急的心态和粗糙的手法入阁,就典当了尊严和威信,这个烙印是马华今后的死穴。

或许,入阁来自首相授以机宜,但纳吉考虑的是国阵结构的多元性需要马华点缀,而无从兼顾马华在华社心目中乏善可陈的困境。政治动作讲求时机,马华新领导层如果再等一年半载找个堂皇的理由入阁,也许不至於这么难看,急着上岸陷入泥沼惹得一身污秽当官,确实不忍卒睹。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8-2-201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