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February 2014

马华入阁火箭笑董总爽





马华中央代表举手奉上323入阁当官解瘾药, 终於拔除过去三度拒绝入阁的心头刺, 为廖中莱的新领导层锦上添花。但,这是不是首相指的政治伟哥,看来没有即时药效可以证明马华会雄起。四个月前,也是同一批代表否决入阁,转个身翻个脸面不改容猴急求官索禄,说明了功利诱惑的力量玩残人心意志。单是这一时风一时雨的决定,一个政党到底有多少尊严和诚信,足够让人评说。不过,反正搞政治是准备给人涮一顿的玩意,骂久了就会麻木。

恢复入阁议案通过后, 廖中莱眼角有泪影,魏家祥感恩戴德地流泪。这一对马华兄弟,不知是否向烈祖烈宗告慰,没有当官九个月的日子终於出头了,还是感念到铺平了入阁的康庄大道,就意味着改革转型立竿见影,华社因此得救了。

廖、魏感慨地掉泪,除了当官欣喜若狂,实在找不到值得感动的理由,但他们还是硬拗不是为个人利益。总秘书黄家泉说不入阁的话,执政权就会断层,无法贯彻为华社排忧解难的责任,马华就会像跛脚鸭。在马华辉煌时代,对如何巩固和维护华社权益早已有心无力,一个行动有故障的人偏要表现健步如飞,这尊大炮最好能免则免。

廖、魏的多愁善感的照片受到网媒“推崇”,语多嘲弄,不忍赘述。马华重新入阁的意愿到底能达到有多少高潮至今还没有底细,廖总说由首相决定。目前,三正四副部长是马华的梦,如果是二正二副与国大党一比,马华就“佗衰家”了。马华至今还没搞清楚状况,党内虽有入阁的潮声拍岸,但自505以来,巫统有权力的领袖从没有以情义相挺,怜悯之心邀入阁共扛国事,马华重新入阁的议案,它的实际上已转变成向巫统“请愿呈求” 寻求巫统斟情“恩准”。

马华入阁是能够拿到多少饭菜的的问题。拿少了,总会找到理由掩饰羞耻,想要多拿,国阵成员党会吐出官位礼让吗?纳吉若扩大内阁,他必须面对在野党炮轰,毕竞,我国内阁官府太过臃肿,马华今日惨状,纳吉不致於为了安顿马华而面对党内外的责议。
马华当官,行动党暗笑,董总暗爽。林冠英已有九个月无法对马华见缝插针,而今又可恢复战斗状态了,火箭不敢单刀直入面对巫统的议题,就踩踏着马华要他为助纣为虐负起责任,如此就可履行“政治使命”了。

董总也郁闷了一段时日, 华教课题不知从何点燃对马华的烈焰。找叶娟呈诉怨有鸡同鸭讲之虞,因为这位超级校长的教育背景不会对华教的困境感同身受,而且辩驳词锋犀利,成为董总一大怯患。叶新田和邹寿汉转了个弯“见色起怜”,认为叶娟呈身为副教育部长有其权限值得谅解,也就不是讨伐对象了,看来,柿子专挑软的吃,马华再度成为董总的开胃菜。

廖中莱现在唱着已故张雨生的激励歌曲“我的未来不是梦”,编织着改革转型走出一新路,而这条路就是朝当家又当权挺进,和国民党败退台湾时鼓吹反攻大陆的壮志不幸雷同。廖中莱喊不出结果也无所谓,有朝一日由魏家祥坐正时就不必嘶喊了,他的强项是哭着说。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2-2014


马华入阁火箭笑董总爽



  马华中央代表举手奉上323入阁当官解瘾药, 终於拔除过去三度拒绝入阁的心头刺, 为廖中莱的新领导层锦上添花。但,这是不是首相指的政治伟哥,看来没有即时药效可以证明马华会雄起。四个月前,也是同一批代表否决入阁,转个身翻个脸面不改容猴急求官索禄,说明了功利诱惑的力量玩残人心意志。单是这一时风一时雨的决定,一个政党到底有多少尊严和诚信,足够让人评说。不过,反正搞政治是准备给人涮一顿的玩意,骂久了就会麻木。

恢复入阁议案通过后, 廖中莱眼角有泪影,魏家祥感恩戴德地流泪。这一对马华兄弟,不知是否向烈祖烈宗告慰,没有当官九个月的日子终於出头了,还是感念到铺平了入阁的康庄大道,就意味着改革转型立竿见影,华社因此得救了。

廖、魏感慨地掉泪,除了当官欣喜若狂,实在找不到值得感动的理由,但他们还是硬拗不是为个人利益。总秘书黄家泉说不入阁的话,执政权就会断层,无法贯彻为华社排忧解难的责任,马华就会像跛脚鸭。在马华辉煌时代,对如何巩固和维护华社权益早已有心无力,一个行动有故障的人偏要表现健步如飞,这尊大炮最好能免则免。

廖、魏的多愁善感的照片受到网媒“推崇”,语多嘲弄,不忍赘述。马华重新入阁的意愿到底能达到有多少高潮至今还没有底细,廖总说由首相决定。目前,三正四副部长是马华的梦,如果是二正二副与国大党一比,马华就“佗衰家”了。马华至今还没搞清楚状况,党内虽有入阁的潮声拍岸,但自505以来,巫统有权力的领袖从没有以情义相挺,怜悯之心邀入阁共扛国事,马华重新入阁的议案,它的实际上已转变成向巫统“请愿呈求” 寻求巫统斟情“恩准”。

马华入阁是能够拿到多少饭菜的的问题。拿少了,总会找到理由掩饰羞耻,想要多拿,国阵成员党会吐出官位礼让吗?纳吉若扩大内阁,他必须面对在野党炮轰,毕竞,我国内阁官府太过臃肿,马华今日惨状,纳吉不致於为了安顿马华而面对党内外的责议。

马华当官,行动党暗笑,董总暗爽。林冠英已有九个月无法对马华见缝插针,而今又可恢复战斗状态了,火箭不敢单刀直入面对巫统的议题,就踩踏着马华要他为助纣为虐负起责任,如此就可履行“政治使命”了。

董总也郁闷了一段时日, 华教课题不知从何点燃对马华的烈焰。找叶娟呈诉怨有鸡同鸭讲之虞,因为这位超级校长的教育背景不会对华教的困境感同身受,而且辩驳词锋犀利,成为董总一大怯患。叶新田和邹寿汉转了个弯“见色起怜”,认为叶娟呈身为副教育部长有其权限值得谅解,也就不是讨伐对象了,看来,柿子专挑软的吃,马华再度成为董总的开胃菜。
廖中莱现在唱着已故张雨生的激励歌曲“我的未来不是梦”,编织着改革转型走出一新路,而这条路就是朝当家又当权挺进,和国民党败退台湾时鼓吹反攻大陆的壮志不幸雷同。廖中莱喊不出结果也无所谓,有朝一日由魏家祥坐正时就不必嘶喊了,他的强项是哭着说。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7-2-2014


25 February 2014

散打轻扯加影补选



     
马华派遣副总会长周美芬赴加影补选与公正党实权领袖安华决战,实力悬殊,一般估计胜面略低,只有马华最高领导人廖中莱夸口要埋葬敌方。国阵若倾力进击,只要压低多数票也就取得精神上胜利。民联共主安华若不能保持退位让路的李景杰於505大选易如拾芥的六千张多数票,或可视为民联的声望下跌。

尽管一些舆论抨击此次人为制造补选滥用民主程序,但此前一窝蜂螫住“劳民伤财” 的陈腔滥调 谅不会激怒选民,那只是政论者用一贯的牢骚志在表现卓见。实际上每次补选极尽讨好选民的手段都广施惠泽,现在民联掌州资源充足,劳民伤财变成惠民享财。

至於安华为解决雪州公正党的权力斗争操控补选被视为玩弄选民的论点虽实,也仅是风过双肩,不会成为太大的诟议。民联既然可在505赢得超过三份之二的议席,看情势仍能在加影保持温度。一项调查认为,基於近数个月来物价飚升,国阵将面对选民痛训。不过,即使不是物价因素,安华早已估计这个混合选区垂手可得,尤其是40%的多数华裔选民还是一根筋支持民联。

马华在雪州的政治地盘於505分别给行动党和公正党夷为平地,周美芬此次上阵应集中火力寻求零的突破,凭藉赢取议员身份反映民情,为华裔社群向民联呛声,争取华教校地和照顾宗教场所以及社群利益受到边缘化的议题,或可打动民心。如果纠纏在安华制造补选,促请选民必须唾弃安华以捍卫民主,这个课题将自取其辱,因为布城的权力中心由国阵把脉,体现国家的民主要看国阵而不在加影这个沙爹城。

副首相慕尤丁认为马华上阵有助於测探华裔选民支持度的深浅,已成为马华无形的压力。除非国阵有重量的兴奋剤让选民如痴如醉,否则,要靠刚出炉的马华领导层一鼓作气面対这场补选,欲振乏力。

马华才举行特大推翻三次不入阁的决议,虽然成功为新领导层铺路当官,但却在华社中付出丧尽尊严和诚信的代价, 党员无不躁动 。人们不能明白廖中莱信誓旦旦要改革转型,走出一条新路,而在没有交出政绩之前,华社如何有信心?为何不等多一年半载再作入阁计议?
如果加影补选不能反映华裔支持度回巢,马华根本没有筹码讨论在内阁应占多少正副部长的席位,只能由巫统斟酌如何施舍。即便补选有乐观的趋势也未必能让马华脱胎换骨,因为国阵的架构中马华始终是主仆关系。廖中莱准备好的改革大蓝图至今还停留在口头上,想必是担心抛给华社会引来狐疑嘲戏,而又担忧巫统的震怒。

数月前,廖中莱淸算前老总蔡细历的性爱光碟导致大选惨败,如今他在沒有这种枷锁下就必须印证背景清白是致胜之道,证明他所说的“好人进对党” 如何有福报。同样的,周美芬当年以老蔡的光碟玷汚自己的理念,因蔡细历担任总会长而辞职,如今她被标签为辞职烈女, 然而对争取选票根本沒有感染力。当年情况其实是自己意气之争下重注,而不得不面对咎辞的后果。如今拿昔日党争党赌作为个人形象为卖相,如果行得通,那么,云顶赌场有大把愿赌服输的人都具备当候选人的特质。

在马华,个人形象好不是当选国州议员的保证,何国忠博士在居銮给学生刘镇东绊倒了,与形象和淸流扯不上关系。关鍵在政治现实当家不当权是软肋,而这正是廖中莱寻求的定位以求取华社再回头,只不过,这口号还要声嘶力竭再喊多少年无从预卜,可能要等魏家祥当总会长的那时,不喊了,哭着说。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5-2-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