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January 2014

林氏父子因何转了性



     
从最近民联与非政府组织进击国阵的群众运动中, 主行动党明显抽离激进角色而与民联的步代难达一致,这种隐约矛盾现象若长此下去,将有助国阵趁虚而入,个别击破。

人民公正党马章武莫区州议员李凯伦发起的我爱蕹菜快闪抗议行动,把蕹菜塞进首相的嘴里,激怒巫统党员示威恐吓,林冠英看到情势紧张,怕受株连,撇清跟槟州政府无关,并叫人们去问安华如何处理。而他的父亲林吉祥异曲同工,要李凯伦道歉,以止住极端份子藉势藉端寻衅。

林氏父子转了性,即时受到民联粉丝在网络上挞伐缺乏同舟共济的道义,有人指林冠英置身度外,担忧政权受到冲击,而爱子心切的林吉祥宁可牺牲盟党的尊严也要李凱伦道歉,扑灭怒火蔓延。但安华则护着李凯伦,不必为此事道歉。双方的矛盾毕露。

林吉祥的政治历练,应该比谁都明白,马来人維护领袖的尊严向来死心塌地,把蕹菜硬塞入首相肖像的嘴里,强化调侃和嘲弄的力度以宣泄物价飚飞,这种动作也可解作对国家领导人以至对马来人的极尽羞辱。纳吉在物价有起有落的借喻上有失误,但民联的言论自由抨击应有理性和节制,过度哗众取宠则必引起反弹,政治上以牙还牙批斗司空见惯,只看谁的牙的咬劲和势力比较大。譬如林冠英滥权购置官车,如果国阵人马把马赛地车的模型塞进林冠英的嘴吧,也会被视为野蛮的侮辱。

无独有偶,由降低生活费运动(Turun)和几个亲民联非政府组织举办的“反涨价集会2.0,林冠英出於“情况危急”劝阻及展延集会,声称是“所有槟州民联议员一致提出的看法和决定”,但没有说明“情况危急” 的因由。举事单位狠批有人拥有权位忘本变了样,辜负人民的付托。首相納吉不妨公开表扬行动党知所进退,明里暗里协助阻挠反涨价的社会运动,缓和舆论喧闹,因为林氏父子甘冒被恶骂的风险也替他挡煞,居功至伟。

其实,在林氏父子操控下的行动党,或许是伺机试探“政治是把不可能变成可能的艺术” 营造良好氛围,以期在适当的时机与国阵结盟。这种假设也许危言耸听,但却有迹可寻。

由巫统主导的国阵,不久前针对固有的结构原则做出修订,过去,任所政党要加入囯阵必须获得成员党一致的认同,缺一不可。如今只要票决就行。换句话说,目前只剩下711两国州议员的马华已无力阻止其他政党长驱直入,於此,国阵替行动党开了方便之门。

去年,网站报导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声称首相纳吉试图与民联组成联合政府。而最新进展揭露,指内政部长阿末扎希曾代表纳吉与在野党领袖接洽,密商共组大团结政府,其中包括伊斯兰党的高层领袖。谈判持续八个月后,最终无疾而终,主因是双方各有隐忧和矛盾。

有关报导中并没有提到行动党,可能被搁置一旁。在这个以马来人为主的国家,行动党在民联赢取的89个国席中占38个,公正党30及伊斯兰党20个,然而,行动党党壮势弱,没有強而有力的话语权,却要仰人鼻息,这是马华当家不当权的另一个版本。

林吉祥曾於513事件后与马华密谈合作加入政府,但因索求过多部长和副部长的官位而遭拒绝。林老在90年代痛斥伊斯兰党的宗教政策而退出当年的结盟,后来又为了政权跟伊党勾搭上了。政冶没有对和错,从政者当官掌权是正常的企图心,林吉祥一生奋斗声名赫赫却官运低迷,儿子在槟城当了首长而他却一无所得,不断求变以一偿夙愿此心不渝,火箭已把马华射得有气无力,取代马华入阁只是时机私迟早的问题。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8-1-201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