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 January 2014

廖中莱诚信危机再有战争



   
蔡细历给同一块石头绊到脚两次,恼羞成怒出示两份与廖中莱达致的党职分配的合约书,狠批廖中莱过河烧桥,没有遵循彼此的协定,使到这位刚当选马华总会长的诚信成为领导危机。WWW15车牌号码口齿不清不敢扛责的解释已让廖脸上刺青,如今再次成为更严重的诟病,也连带使整个党上下对领袖的品行蒙羞。

廖中莱对老蔡吃了哑亏之后,勇於揭示於众的举措一时错愕得理屈词穷,他没有提出合情合理的回应,只是以清者自清、反指蔡违约在先而出此下策,再不然就以改革为重向前看,为这桩台底下交易解套。

2010年党争演变的重选,蔡、廖曾有密议,以一纸合约言明互相支持竞选马华老大老二高职,但是白纸黑字立据没有约束力,廖中莱在最后关头叛变,翻转支持黄家定竞选总会长。蔡细历当年嬴了这场战役之后没有清算廖中莱,只因他“体恤” 他身不由己。此一事件勾勒出为了获任署理总会长,他在老蔡和黄家定之间游走,妄顾政治原则。黄家定如今深思此事,不知有何感想。

刚落幕的党选之前,蔡、廖公开交恶,由於马华元老林亚礼向巫统主席纳吉告状,过后又盛传有外力介入斡旋,缔结和平方案以把党争恶斗减至最低程度。在权位相互制衡下,蔡、廖人马分别获取两位副总会长,以及蔡派有13名中委,廖派有12名中委。与此同时,廖中莱将以老总权力委任自己人为组织秘书和总财政,而总秘书一职则由蔡派出任,并达致共识委任双方人马出掌州主席和委任8个中委名额中,3个中委由蔡派坐位。

从这一“勾结”中,廖派在中央党权势力上稍胜一筹,而基层势力强大的蔡细历做出这样的妥协,也展现息争的意愿,并希望他的派系人马在他退位之后有安身立命的位置。

问题出在,廖中莱以为蔡细历退休后,他少了这个劲敌就可以无灾无难到公卿。然而,颜炳寿和翁诗杰从旁杀出竞选总会长,而林祥才则对垒魏家祥竞选署总却搅乱了廖的一场春梦。廖中莱认为和平方案不能只是实行一半的配职,言下之意要蔡派保送他登位。但是,尽管有和平协约,蔡、廖并没有权力凌驾党章阻止任何人参选。蔡细历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曾警诫廖必须“死死抱着”  和平方案,那时,可能揣测廖会心生异念。

据消息,廖当选为老总的第三天,以敬老尊贤的姿态与蔡沟通各级党职,但转过身之后就独断专行,撕毁和平协议全面边缘化蔡派,使到蔡细历不得不展示两份协议书,讨伐廖出尔反尔,自毁诚信。

这份和平方案协约,双方都避忌把内容从详公布,理由有二:其一,由於见证人据称是首相的华裔密友,把他牵扯进来主持公道场面难堪,自损尊严;其二,协议内容也许照顾了两派的一些人,但也同时潜存着出卖、遗弃和架空更多人的利益,因此,双方都有投鼠忌器之忧,不便公开合约论是非,讲道理。

廖中莱若以诚信执行有关协议,那么,他与蔡细历的私下契约也许就此埋葬在历史中。但他拥权自重而予取予夺,於此自掘没有道义,同时也埋下重重危机。廖中莱只差一步之遥就当上总会长,却与卸任总会长蔡细历签约分配党职以求取胜望,足见他对本身领导能力缺乏自信。

经蔡细历戳破他的诚信,於此也暴露出党选有操控、坐地分赃之嫌,对不知内情的参选者无异是一种戏弄,此事件若延烧下去,可能会出现有人向社团注册局举报以调查党选是否公正。此外,由於廖中莱的诚信变成马华的负资产,不但缺乏底气面对反对党的嘲弄,也难以挺起胸膛面对华社。看来,马华另一场诚信危机的战争随时上演,召开特大再由2385中央代表重选有威信的党魁,是马华自救之道。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1-1-2014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