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January 2014

廖中莱敢向巫统大小声吗?



     
廖中莱手握“马华改革蓝图” 神器,据说有257页,但马华的前景即使不断翻页翻阅,也只是纸上谈兵,不能保证政治上能够即时翻身。唾弃马华的华裔选民并不在乎这个党如何变革,这是你家的事;重视的是在国阵体制下,华社的权益诉求在萎缩当中,而马华的奴性已经不能有所寄望了。这种心态驱使下,只能放下手中奄奄一息的鸟,期望民联树梢头的鸟为他们唱出一个希望。

行动党虽然获得约八成支持度的,不必占卜也将受到伊斯兰党和公正党的驾驭,和马华的处境不相上下,但沉痛的华人宁可迷醉在民联神话,民联上台,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传销界常说,因为有梦想而伟大,在政治上,梦想是迷幻药也有催情作用,人们都昂昂然起来。

首相纳吉调侃马华必须吃政治伟哥才能雄起,但都着墨於马华的党讧,敦促内部整合前进,却闪避马华的政治阳萎,其实是巫统长期的政策造成抬不起头来,尤其是,国阵的腐败,成就了民联,带动了火箭,马华才被烧得遍体鳞伤。

马华领袖挤出幽默感,嘻皮笑脸迎接纳吉施赠的伟哥药方,但却没有要求配药治病,没有要纳吉拿出足够的药量疗萎。廖中莱不是喊着要向巫统索讨当家又当权吗?那种口气十足千军万马,但面对纳吉这最佳表演口技的时刻,舌头舔着嘴角的口水,心惊胆抖吞下肚里,一句话也没有说。他竞选总会长向中央代表拜票讲的那句“怕就不做,做就不怕”,人们以为他穷凶恶极颇有看头,如今变成“不做不怕”,相信他英明神武的中央代表如今倒要自求多福,自寻伟哥以自壮了。

廖中莱一票人嚷着要再入阁以为民解困,环顾四周,至今只有华总总会长方天兴,以及在此次党选大打广告将竞选“党职员” 的中央代表李金友讲得最激烈。但他们背后有多少民意支撑还讲不清楚,人们可以理解的是,华总在商言商,替商家搭桥铺路直通官府;而最近冒出的李金友在马登控股交易上喋喋不休,强硬押上一单生意的纠葛来讲解马华的兴衰,但最终也是为廖中莱竞选开路。

廖十五猴急入阁,贪官(贪图官职)的情欲犹如佼婆守不住寡,比起他指责蔡细历的性爱光碟有道德瘕疵更令人难以相信他的诚信和骨气,要在几个月内再度推翻三次不入阁的决议,让马华被标签为“特大入阁党”。

马华在辉煌年代,坐拥四正七副部长,如今只剩下711州议员,纳吉的内阁至今只保留一个交通部长职位,连国大党都有两个部长爬头,马华立足之地凄凄惨惨。若要入阁,单凭一两个部长之力要当家又当权,廖中莱难道以为催泪弹风吹进入同善医院,也同样可以吹入内阁让纳吉脑昏泪流,言听计从?

马华党争固然使华社不忍卒睹,但党内的改革和转型诸如直选党职和其他兴革,基本上与华社的利益无关,再怎么革,对华社一无是处。廖中莱应该反客为主,向巫统开列进入内阁的条件,在华文教育上拿下久积成疾的改革和落实方案,在经济上取得公平竞争的方略等等,否则,贸贸然进阁,还是任由宰割如昔。若不思奋进,如今的7-11便利店,五年后的议席可能只够经营大马彩1+3 D。问题是,廖中莱敢向巫统大小声吗?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1-2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