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January 2014

恩如泡沫怨如剑



   
“感恩”, 近十年来用得相当泛滥,人们以感恩替代“谢谢”,志在表现文化层次高雅,并强化感激之心情深意厚,导致无论大小事,声声感恩却言不及义。

感恩,意思是受人惠泽,感怀恩德。一般上指的是,在危难时刻受到援助而离苦脱难。 唐朝陈润 《阙题》诗:丈夫不感恩,感恩寧有泪。心头感恩血,一滴染天地。”,可见感恩之义心怀澎湃;而《三国演义》第39回: 得免诛戮,感恩无地,岂肯走乎!”,说明命悬一线搭救之恩所表述的用语与一般的致谢有轻重之别。

古代有衔环结草,以恩报德的传说,意在醒世,珍惜恩情。前者讲一个士大夫将其父的爱妾另行嫁人,不使殉葬,爱妾已死去的父亲为替女儿报恩,将地上野草缠成乱结,绊倒恩人的敌手而取胜;后者讲一个儿童挽救了一只受困黄雀的性命,黄雀衔来白环四枚,声言此环可保恩人世代子子洁白,身居高位。这两个典故合成一句衔环结草,比喻受人恩惠,定当图报,生死不渝。

由於对感恩一语人云亦云,如今出席亲友喜庆,主人家感恩不绝於口,向人说声生日快乐,也得到“感恩”回敬,中选了受到祝贺,也是感恩连连,佛友交往也都恩不离口, 恩情满人间。其实,这些言行多数出於社交礼貌和尊重,不具备实质上的感恩条件,用一句谢谢向对方表达感激已经情理兼备且已到位,如果动辙就感恩,未免太过矫情,讲的人随口,听多了也麻木。
 “感恩”是不忘他人恩情,萦绕心间的情感。人有感念,就能刷亮蒙尘、褪色的心灵,让自己活得自在而充实。最近,泰国一广告短片使到数百万名观众心情激荡,它讲述一名熟食小贩给一名饥寒的小孩子饮食,助人不挂怀。当他老病卧床时,女儿苦愁无法负担昂贵的医药费时,此时却由医生清还账单,而这名医生就是当年受到恩惠的小男孩。人们施手解困,感受这份恩义的轻重深浅全看个人的体会。清代的增广贤文,朱子家训最早书面记载“滴水之恩,涌泉相报。”广为进报者采用,而以上的故事,提醒人们常怀感恩图报之心。

其实,对你曾经责怨的人心怀感恩也是一种激励,生活中难免有人对你打压、轻蔑、冷落等等恶待,如果以这种愤慨变成发奋图强的力量,有朝一日取得成就,不妨把这种“光荣的报复”转化为感恩的心,卸下对过去的种种仇怨,就会心旷神怡。

一个人是否懂得感恩,取决於受恩者内心如何感念和诠释,是不可催逼的。在充满恩怨的政治中,恩是泡沫怨是剑。20082013年大选海啸,华裔改变了投票取向,巫统责怪华裔选民不知感恩,其实选民就是以怨之剑刺破恩之泡,只因政治乃管众人之事,执政者却不把华社的权益诉求当一回事,所以得到了报复。政府没有任何理由要人民感恩,反之,她受民所托上台,倒应感恩戴德尽其所能善待各个族群。

政客一上台, 总是抓着恩情的权力, 以为施政是向人民洒着圣水,即使昏庸无能,也以为广施恩泽,一旦他们所作所为被“人民必须感恩”的死结所充塞,就形成一种病态。最近有政客对民间抗议物价腾涨的浪潮,翻脸说若人民不懂感恩,大可离开这个国家移民去;而行动党槟州主席曹观友针对州内塞车严重,也要人民稍安勿躁,感恩於交通拥挤的现实,把感恩之意运用得离谱脱线,如此的智商,叫人感恶。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31-12-2013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