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December 2013

翁诗杰难忘那场逼宫冷酷绝情




翁诗杰难以忘怀的一件事,就是2009年双十特大议决案翁、蔡齐走的尴尬局面后,遭到逼宫所体会到的冷酷无情。蔡细历声称505大选之后遭到廖中莱逼宫令他感同身受,逼宫的形式如出一辙,只是换了角色而已。

在饭局中,他透露於次日飞往曼谷探望师父,藉此思索今后动向。於13日用酒店的信笺草拟了辞职信。过后他接获情报,以廖中莱为首,包括魏家祥和周美芬在内的一批人马,在Nikko酒店召开倒翁会议。

他说,在15日的中委会,当时首先发难的是王乃志,直接了当问他什么时候走?

(注:王乃志曾向作者说过,因为特大之前老翁曾扬言输一票也走,因此,他坚持老翁必须遵照原则自动求去,因老翁违背信诺,彼此因此心存芥蒂,渐行渐远。)

老翁特别提起周美芬和尤绰韬双连炮要轰他走的态度十分嚣张,而他认为魏家祥採取观望态度,其实是背后唆摆。这也导致他盛怒之下,撤除对两人会长理事会成员的委任,而魏、周两人在记者会上泪流满腮哭诉,成了经典政治剧情。

老翁忆述,,廖中莱早已结合一众中委的多数票通过,“接管” 蔡细历的署理总会长职位,接着下来只要逼他退位得逞,廖中莱就只差一步之遥就可登顶出任总会长。这就是逼宫的策略中的如意算盘。因为廖派咄咄逼人,他於此打消辞职的念头,宁可与蔡细历缔结团结和平方案。

老翁说,他当时基於蔡细历已向社团注册局寻求释义,蔡已恢复党籍,是否也连带恢复党职还没有定案,反对廖中莱急切鸠占雀巢。但此时敌不过夺权声浪的表决,他只能怅然以对。不过,在社团注册局敲定蔡可恢复原职后,廖中莱只当了10天的署总。

翁诗杰说,他对这场逼宫看透人情冷暖,尤其是他大权在握时期,廖中莱从不动声色,魏家祥与他出席各项活动秤不离砣,一场双十特大的变动,抖出了几许冷酷绝情。而特大之前对他前呼后拥的一些人马,其实暗中谋反,操弄了双十特大的议决案的结局,令他措手莫及。
因此,他可以感受到廖中故伎重施,催促蔡细历下台的场景,令老蔡愤慨的因素。

翁诗杰承认,党争叛变与蔡、廖的恩怨情仇,始终是廖魏对他的伤害较重。

魏家祥明打明扶植张盛闻

曾担任马青总团长的翁诗杰,认为魏家祥仓促降低马青的资龄从45岁到40岁,明打明就是要扶植39岁的张盛闻接班。这种拔苗助长的做法,使到固有的结构出现断层,那些被砍掉的壮树一时颇为冤哉枉哉,顿失所依。

不明文传统,总团长转跑道到马华母体寻求安身立命,一般都会由署理接棒,但也要看他爽不爽他的副手。48岁的马青署理总团长马汉顺仍然符合旧有党章的竞选资格,却因这场降龄策略被刷掉,目前吊在半空中不上不下。若要攻打马华中央副总会长一职,同属霹雳州的李志亮已计划角逐副总,他插上一脚就会内讧。马汉顺医生最近向作者表达无奈。

由於降龄只为一个人铺陈政途,网络上抨击魏家祥的言论使他处於四面楚歌。但翁诗杰如今放眼角逐总会长,对马青的降龄之策并不想过多插嘴,三言两语就领会他不认同魏家祥操之过急。

20131125日,受翁诗杰之邀,在吉隆坡一间酒店的饭局共叙。老翁是在知情之下,作者将引述他的谈话内容。)


5 comments:

李世祥 said...

小人固然可怕,但满脸慈悲的小人廖中莱最为可怕。

草夫 said...

过时老倌,要求来个跑跑龙套,靠个边站站,还不碍事。如果还想要当个当家花旦,哈,自己开个戏班,自己唱,自己爽爽,应该还不成问题。

Anonymous said...

廖仲莱的“为下一代走出一条新路”,希望不是十五号大道。

Anonymous said...

说走不走,食言在先,与你结盟,让蔡欢颜。
政治龙套,并非儿戏,为达目的,在所不惜。
一将功成万骨枯。他既失败,怨不得人!。。亚伯

Anonymous said...

如果让廖小人当了总会长,马华就可关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