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 November 2013

马华权争一时一个样



       
翁诗杰不改独行侠本性,宣称将竞选马华总会长,基於当前势如水火的党选战情介於蔡细历和廖中莱的较劲,翁诗杰如此蛮干而不考虑胜算,也就只问耕耘不问收获。翁才子有此一招,绝非轻举妄动,实际上是图个鷸蚌相爭,漁翁得利,希望成为折衷人选

翁诗杰若陶醉在当年势如破竹的支持度荣任老总的时光,而期望昔日辉煌重现,也许是迷幻药作用。毕竟,政治上此一时彼一时,一朝失势,过去状若天大地大不及兄弟情义大的“永远”,如今只能慨叹渐行渐远。

因此,翁诗杰攻顶,行文遣句是“自我献议” ,而且又附带“一切以提名日为准”,参选心态和动机不是十分绝决,保留进退空间。既然“自我献议”,也就准备接受“反建议”,看来老翁志在抛砖引玉,让两个派系笼络他套取利益,但以当前马华派系斗争的形势,他的合作价值已不能同日而语,看来只想小刀锯大树,力求一战过过瘾。但是,其中奥妙将在1216日提名日才能揭晓。

如果要追溯翁诗杰与党内领袖的恩怨情仇的比重,他与蔡细历是在正面的角力下落败,要砍人而自伤怨不得人。而此次出战,若心有复仇之意,恨在当年廖中莱和魏家祥的逼宫和背后插刀,使他在担任老总一年多后最终黯然神伤,一无所有。

翁诗杰在毫无团队兵马的弱势下,他仍然单骑挥关刀,这与他个性特质有关。毕竟,在马华一路走来跌跌撞撞,他已习惯了单打独斗,期望个人的大侠魅力和政治语言感召中央代表,以便不论成败也插上一脚把廖中莱拉下马,报暗箭之仇。

老翁出战,多少影响廖中莱的盘算。前总秘书黄家泉啧有烦言,认为老翁添乱,不应只一味靠人成就他,应该在此时成就别人,弦外之音就是要成就廖中莱。他也说,马华领导层年轻化必须由60年代至90年代的后起之秀顶替而上。不过,他忘了其胞弟当年以四十多岁登顶,经不起308大选惊涛裂岸就含恨告退。马华惨败之后进入误区,总以为年轻化是起死回生的万灵丹,即使行动党中选的国州议员很年轻,不过,党的政策和谋略还是由元老掌舵和带动。

已宣布竞选总座的廖中莱,面对翁诗杰搅局一时方寸大乱,不过,廖中莱最终的心腹大患是受到蔡细历祝福竞选总座的颜炳寿。颜炳寿多月来提出的改革方针颇有见地,而身为马华革新之首的廖中莱至今还停留在口号政治,没有具体的方略。多月前放话将推出华人的困境之类的著作至今仍空空如也,党内或华社若有“希望在明天”的期许,难免失落。

虽然目前总会长一职由廖、翁、颜攻夺,但是,尽量保持低调的蔡细历被视为有可能使出回马枪再捍卫原职,但以老蔡的性格,应不再问鼎,近期也许会公布动向。他拥有九百多张中央代表铁票,谅必全力要求支持者转嫁予颜。虽然老翁曾密会他三次寻求支持的传闻喧嚣尘上,随着颜炳寿受命於蔡细厉宣布攻顶,翁诗杰再度成为独行侠。

不过,基於选情不利於廖中莱,廖若马失前蹄将输得一无所有,不得不以翁诗杰战败之后众叛亲离引为殷鉴,江湖传言有人居中安排和平方案以平息战火,至於怎样分猪肉,有待观察。如果成为事实,政治就像太阳运转:今日之东明日之西。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