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 November 2013

马青选举降龄抹黑责议连连



   
马青州团选举派系斗声虽然激烈, 但是,出席率极低,拥有1499名代表的雪兰莪州,仅有624人出席投票,出席率42%;柔佛马青1119州代表也只有613人出席,亮相约55%,反映出新生代投身于马华政治的意愿消沉,如果没有全面进补强体,这个党将因青黄不接,有日渐式微的危机。

即将卸职的总团长魏家祥被指责是马青组织结构断层的罪魁祸首。他于505大选后仓促推动计划,把马青参选年龄降至40岁,使到4145岁的青年冲刺多年后,前景突然昏暗,政途寿终正寝。这也导致千多个支团瘫痪,超过一半的马青区团团长被挤下车。而这些顿失所依者,多数来不及投身到母体去一伸壮志,只得忍辱含怨。

各地新一批马青领袖因缺乏组织经验而由区会领导层督导成为杂牌军,由于过去鲜少沟通交集,毫无凝聚力。即使临时临急招纳新党员也于事无补,才高八斗者也只能是随从,因为必须有三年的党龄资格才可以参选。比起民主行动党社青团,不论专业学历和向心力都逊色得令人不忍卒赌。

雪州蒲种马华区会组织秘书郑典武分别在面子书和群聊中抨击魏家祥的“降龄” 之举,指他趁机斩杀有条件,但年龄超过40的马青领袖上位,以便让他的接班人张盛闻凭藉着马青教育局主任的名位和优势竞选马青总团团长。

由于勾起责怨,人们联想到魏家祥把马青转型为教育团体,与张盛闻独沽一味在教育课题上与董总开战在党内逞强,从而忽略了新生代所关注的其他国家议题。有人甚至宣罪,马华遭到年轻一代的选民所唾弃,魏家祥的宣导绩效拿了0分,使马华在大选中处于颓势。政治上任何败象都可以信手拈来找到问责的理由,魏家祥是否自知,这个疑问至今还没有答案。

魏家祥博学多才毫无疑问,唯一的疑问是从政历程中常自怨自艾受到冤屈但不知因由,有一种我心向明月,明月照沟渠的无奈,但却不乏辩驳之能。而他的徒弟接班人张盛闻如今有乃师之风受到潜移默化。竞选雪州团长及总团长的张盛闻无独有偶,最近与对手较劲时也发挥先发制人的喊冤手段。

至今所知,有意与他竞选总团长的峇都区团团长吴杰民,面子书上的“细粒农场”专页上载了抹黑图片,把吴杰民与马青资讯工艺局副主任陈浩坤的头像置入“天蓬元帅”电影海报中,描绘吴是声色犬马,吃喝玩乐的猪八戒。

陈浩坤联同吴杰民召开记者会,反击抹黑文化,警告有心人收手确保党选健康运作。始料莫及的是,张盛闻率领支持者喧宾夺主掌控会场主导权,对诬蔑文化大肆挞伐,以撇清他与这桩事与他无关。由于吴杰民并没有点名,张盛闻的矫枉就让人觉得此地无银三百两。

雪州马青团长的竞逐上,张盛闻的对手是“拖车姐”黄糩璊,她的人头照片被移花接木到大胸脯的女人身上在面书上流传。拖车姐还来不及咆哮,张盛闻却说敌手栽赃嫁祸。言下之意,是“拖车姐” 用耍色情色照片陷他于不义,玷污他的清白。

人类行为心理学上,当一群人在一起时,有人放了静声臭屁,有的人沉默屏息,有的人掩鼻,因无从查究屁源,彼此都“吸屁负重”。但其中一个人的反应若惊慌失措,主动否从这臭屁与他无关,这就不能不让人联想虽不中亦不远,谁是屁主了。

张盛闻一而再,为敌手遭抹黑的事件自我漂白消毒,矫枉过正得有点夸张,因为受害者并没有对他点名。人们可以相信不是他的杰作,但不能否定由他派系中人射箭,尤其在权职面前的胜败兴衰,君子风度只是摆设的样品。马华权势之争的制敌阴谋从不缺毒辣,这也使到马青选举派系斗争的抹黑手段青出于蓝。诬蔑竞争对手已经是马华政治常态,不懂得使奸耍诈如同脱离生态。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2-11-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