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October 2013

华裔选民报复的时机



   

即将在114日的吉打州双溪里茂州议席补选,是国阵重掌州权后,慕克力迎来的首场荣辱之战,若能顺顺当当夺取伊斯兰党的原任州议员丹斯里阿兹占在926日病逝后的空缺,将进一步巩固国阵的雄稳。但要赢得这场补选委实不易。

已故阿兹然以其高龄及带病之身,仍在505大选以2774张多数票击败其对手莫哈末法兹拉阿里,显示这位前州务大臣的伊斯兰化施政有一定的市场。他曾铲平州内唯一屠猪场,强制保留50%房屋配额,以及实施侵犯非穆斯林权益的条例,从来就不手软。而他在选民人数27289人,马来人占九成的选区胜出,反映出即使华社对他责怨连连,在种族和宗教感情联结下,占该区6.5%的1873华裔选票也难有作为,只得逆来顺受。

不过,国阵重拾山河之后,双方形势都有4成巫裔铁票,游离票和华裔选票将成为胜负的关键。民联和国阵纷纷自慰,认为华裔选票会投入他们的怀抱,这是一路来选举信心喊话的空炮,还没有投票,行情始终飘浮不定。

505大选成绩显示,九成华裔选票都追随改朝换的心思奔向民联。国阵领袖过去要华裔懂得感恩却得到冷酷的回应。最近巫统的党选,一些领袖以报复的心态,声言弃置华社的权益,只照顾支持国阵的选区,而慕克力是其中一位,撤除对州内华小的资援。但他没料到此时的补选胜败,华裔的1873票举足轻重。

马华副总会长曹智雄试图替慕克力打圆场,指慕克力的意思并非人们所解读的意思,而到底是什么意思,曹副总也说不出真正的意思。马青总团长魏家祥沿户拜票,所得的印象“感觉不错”,还建议必须成立华人事务委员会专司处理华人面对的问题。此举无异於把马华降格到非政府组织的层次,突显马华在国阵一无是处。

彭亨州务大臣表明不会重组州内阁以安插马华的州议员晋身行政议员,在在反映马华在华社失势之后被打入冷宫,甚至被踹一脚也泰然自若。署理总会长廖中莱不断强调将努力争取官职,一副乞讨的模样,令华不忍卒睹。

华裔选民既然选择了民联,当今面对进退两难的困境就必须承受有关后果。即使马华入阁也是人微言轻,任由摆布。尤其是廖中莱乞讨官职的作为,俨然如政治丐帮,将激化华社的羞耻和怨恶。

慕克力促请选民证明对国阵的支持以换取利益,这种条件令人不敢恭维。任何政府必须首先以施政的效率和公正以获得支持,而不是含带着交换条件。

副首相慕尤丁为这场选战拨款30万予区内三间华小,以缓冲慕克力较早之前发表惩罚华社的言论,不过,这区区30万能否打动1873华裔选民的心,很难预估。国内不少华裔占多数的选区心倾反对党,面对拨款发展上的冷漠报复,选民都给报复得习惯了,像吉隆坡的甲洞、士布爹、蕉赖等等选区就是含恨渡日的选区。

因此,双溪里茂州议席补选,虽然马来选民在巫统和伊党之间势均力敌,但华裔成为少数的关键决定谁输赢。过去,伊党的伊斯兰政策令华裔不满,是出於宗教理由,如今巫统则出於惩罚心态要华裔尝尝苦头,比较之下,华裔选民宁可以牙还牙,狠狠挫折慕克力这位年轻新贵的焰气。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31-10-2013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不过,国阵重拾山河之后,双方形势都有4成巫裔铁票,游离票和华裔选票将成为胜负的关键。民联和国阵纷纷自慰,.............

自慰??

Fair仔 said...

我一路以来认为,吉打州华人如果不满民联州政府的政策, 应该州投反对票。 国投反对党来表达不满。

现在人家欺负到这样出脸, 铁了心就是要投反对票。

前天, 墓油丁还说"相信该区华人已经吸取教训".
哇! 什么鸟话!

Anonymous said...

还没开票就先把罪名往华社身上戴,你这话是和当时鸡哥华人海啸论同出一撤。
鸡哥说出那话当可理解,阁下说出这话就有点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