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October 2013

拿什么理据寸土必争?



  
吉隆坡精武华小校地争议,抖出数十年悬而未决的现实问题,国内其他华小在不同历史背景和因素下,校地的拥有权存有不明朗的疑虑,一旦要明算账,随时会丢失华教城堡。一路来,这些土地权潜伏的危机并没有受到关注和寻求彻底解决方案,因为董总和校方执迷於华教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千秋大业”,有争拗,只要纠众怒吼叫战,以为就能反败为胜,据为己有。

当旅游部长纳兹里要索回精武华小周围部份地段时,华教团体就呐喊着寸土必争,誓必捍卫完整性,展开静坐护土,一副生死与共的模样。与此同时,因为马华党选在即,前副教长魏家祥引领廖中莱前往斡旋,向校方晓以利害勿邀请第三者介入,唯恐这功劳被人抢走,声称将谒见巫统高层解决,但到了期限了无回音,才被揭发是纸老虎,如今哑了。

纳兹里从一开始就摆出非要索土不可的战姿,甚至挑战不服者上庭诉讼,因为他坚认有关地段属於旅游部所拥有。直到最近,他以流氓口气,恫言精武校方必须搞清楚,有关地段被占用数十年,不要以为理所当然变成业主,他将不惜一切斗到底。不过,他留有余地,认为校方若以客气的方式与他沟通,则另当别论。

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充当鲁仲连缓和局面,向校方建议出租地段20年以减少火药味。精武董事长胡敬宽虽然欣慰打开僵局,但是,亲董总主席叶新田的一众董事,并不认同租地方案,叶新田以一贯夸张的辞令,认为此例一开,将牵动国内其他华小的校地命脉,不过,他们却没有提出任何具体的方略摆脱困境,予人一种印象,就是以华教千秋大业的口号,占地为尊。

精武校地争夺战,明显的校方处於理亏的弱势,但在董总怂恿下,试图以人多势众的抗争运动达到“一时强弱在於力”,却没有考虑到“千古胜负在於理”,有关地段,精武华小既然不是地主,一些人却雄壮激昂喊着“寸土必争”,使到文教团体无异於土匪。

纳兹里因为精武提呈备忘录的内容有冒犯侵权之嫌,索性交由内阁处理,以四个条件租地予精武华小,每亩地每年一千,租期20年,精武必须书面承认地段的业主是旅游部,待租约至15年检讨时,精武必须证明学生人数有增无减。

纳兹里开列的条件其实是向精武宣示主权,以法、理依据回击华教团体的咄咄逼人的架势。虽然态度嚣张,但好过董总最终也拿不出什么态度继续抗争。这也说明,平时在华社扮演斗士,叶新田在巫统面前就软绵绵。犹记得,董总代表团提呈926华教救亡与抗议行动大会八大诉求的备忘录,当时纳兹里接收备忘录时附和有关诉求合理,令董总中人惊为华教有了再生父母从此得救。一年后,纳兹里针对精武校地风波斩钉截铁,只与校方董事部谈商,绝不理会董总搅局。

精武华小从高峰时期的1300名学生剧跌至如今的300余学生,这是大量人口外迁郊区,市中心华小萎缩的趋势,若接受20年租约也只是只争朝夕来维持既有门面,不幸的话,迟早走向没落。国内其他400所华小面对不同情况的校地危机而不单是占用政府地,其他土地不论是献地、借地或占用私人土地,由於没有明确的地位,随时“祸起萧墙”。

一言以概之,如果属於政府地,有关学校早就应该申请转让或象征性向政府购买;私人或公司地段也应从详计议,办妥相关手续以确保学校的完整和长治久安。不过,华文教育界总以为仗着义愤和摆出抗争姿态就能化俭为夷。由於政局改变及人事变迁,可能已错失良机,能否亡羊补牢,就得看个别学校的际遇。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9-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