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October 2013

特大流弹



  
政治厮斗永远自视为正确

蔡细历派系20名中委发起特大谴责廖中莱的提案,廖指责出於政治报复心机浓重。廖派曾有15名中委搞特大,挥舞着尊严的旗号,要彻底冻结郑修强的党籍。其实,任何人在党争的任何制敌手段都自视为正确的报复。廖中莱自505后通过手下以“救党” 之名施压和围剿倒蔡,早就应预算蔡细历不会自甘雌伏。既然举枪射击,自己中弹就不稀奇,这是厮斗的必然结果。

谴廖提案过不了关,主要谴廖理由比较松散,罪不至死。譬如责怪他身为竞选主席没有履行任务,导致马华大选惨败略微牵强,在华社反风凌厉之下,谁领导马华都会不得善终。廖派首先发难,要总会长对败选引咎辞职,蔡派才据此提案出於以牙还牙。

廖中莱令蔡派中委火滚的另一个理由是,廖派参与会长理事会和中委会,走出会议室就叫嚣逞强,无视少数服从多数的民主精神。除了蔡细历狠批他软弱无能之外,此次谴廖没有重点强调廖的漂浮个性有失署总之尊。大多数中央代表的认知水平,并不设身处地去考虑领袖的作态。

老翁在缝隙中等待渔翁之利

翁诗杰一改大侠本性,前后跟宿敌蔡细历、廖中莱和魏家祥和颜悦色握手示礼。双方挤出政治化笑容。这是翁诗杰自2009年重选翻船之后首次的多面微笑,里头隐藏着对敌手的积怨,对昔日同僚逼宫的背叛,也讽刺着当年称不离坨的兄弟无情的出卖。这就是马华党争挥之不去的你虞我诈。

老翁四年前前呼后拥的架势如今分崩离析,以前争相与他握手的情景不在。现在周旋在这三大头之间,还想竞选总会长,看来已经没有筹码,只是示好探测对方是否招揽,降级到署总或副总会长这个阶层谋求党职,在蔡廖斗争中的缝隙中等待渔翁之利。过去,他批判老蔡的道德污点,如今想同流合污吗?过去痛骂廖、魏背后插刀背叛,难道他还存有被出卖的价值?西谚说,一个人最大的悲哀就是在逆境中怀念欢乐的日子。

魏家祥感情浪奔浪流

魏家祥在特大庆祝生日时,又再感情浪奔浪流,哭了。数马华领袖之中,能够在三秒之内泪流满腮的,无出其右。2009年被翁诗杰撤销受委党职,他一哭名震党内外,得“哭包祥” 之号。此次生日喜庆有感而哭,谴廖议案不通过又泛着泪光。

大多数人认为男儿有泪不轻弹,所以对魏家祥擅哭的印象不怎么好感。其实,如果魏公子向来大情大性, 哭笑兼俱就不会让人说三道四, 问题在於少狂笑多爱哭就让媒体觉得怪怪。不过,这是他表述感情的方式,有些人不随便哭,就别嫉妒魏家祥浑然天成的哭功,你不喜欢他高兴就行。

其实,马华自505选败剩下7-11国州议员,领袖们都欲哭无泪。魏家祥若以党衰而一哭,则可激励党员化悲愤为力量的士气,但哭机已失。马华在巫统面前始终硬不起来,因为没有革新的政治策略可以软化巫统。如果魏家祥善用哭功能扭转颓势,老魏就是马华的希望了。

枪打出头鸟姚长禄谅必有难

旺沙马朱区会主席姚长禄算是有仇必报的硬汉,挺廖倒蔡出尽功夫,集中火力抛出质疑当权派管理和出售党产的种种疑问。特大过后,这种攻势嘎然而止,因为廖中莱赢了第一回合,就没有必要唠唠叨叨了。

马华领导层对他投鼠忌器,不敢在特大之前收拾他。盛传党内仇姚者,打算针对他的抹黑向纪律委员会投报彻查,如果姚长禄没有解释他狠批党产的理据,很可能面对纪律惩处。马华派系对立分明,枪打出头鸟,蔡细历对大鸟谴责不果,打打小鸟免得它吱吱叫,看来时机一到就会下手。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4-10-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