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October 2013

蔡廖恶斗利钝互见



    
蔡细历终於出手,挑战向他逼宫多次的廖中莱与他一起引退,以让年轻一代领导马华。52岁的廖中莱在政治上尚属年轻,但老蔡以与他共事四年的经验,认为廖中莱的怯弱和没有主见,在重大课题上一味躲闪的作态,不配领导马华。

1020特大召开前对廖痛击,蔡细历显然要加强谴廖的提案获得中央代表的支持。议案若通过,廖中莱会否硬着头皮,继续竞选总会长一职,胥视廖对含辱带耻的承受度以及如何自我解套。也许,他有例可循,翁诗杰既然说输一票就走偏偏又不走,可以作为他的参考。最新的进展是,廖不在乎通不通过,将按照计划竞选总会长。

一早就说过,廖十五急切宣布竞选老大宝座,发动倒蔡的运动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下策。这使到老蔡严阵以待,巩固基层后伺机反击。一个人先下手未必占上风,尤其面对谋略缜密的蔡细历,功夫就相形见拙。

从党争看高下,必须研讨蔡、廖的从政性格。蔡细历自2008年年初因性爱光碟进入穷途,年尾卷土重来就不简单。当年他壮士断臂辞去部长官职和党职谢罪,他的政敌窃喜之余却忽略斩草未除根,以致他凭藉普通党员再度翻云覆雨,势如破竹。他在党内崛起后,道德污点才被党同志公开挞伐,比反对党更狠。像翁诗杰、廖中莱等敌对者当年就以为蔡从此完蛋,对光碟未有诟议,一有党争就不讲厚道了。

蔡细历从历练中深谙攻坚战略,尤其掌控基层方面经常奔波结缘,信守力不到不成势,这是天道酬勤累绩的最大资本,党内无人不知。

廖中莱在党内攀升过程相当顺遂,这也使到他养成一种被扶持,等待机会上位的习惯,等着榴莲跌下来坐享其成。他从林良实和林亚礼双双退位时,藉着安排成为马青总团长,也由林亚礼退位拱让文冬区会由他坐镇,并非以领导才干和实力上位。2009年翁蔡双十特大党争受挫,他趁机鸠占雀巢猛夺蔡的署总职位,并对翁诗杰逼宫,以为可以一步登天抢位,但却功亏一篑,在重选中由蔡细历掌握大权,自己屈居老二,也因这场政变,暴露廖十五从政作态的投机心理,趁人病收人命,因此与蔡结下嫌隙。廖中莱自勉“咬着青山不放松”,甚少咬着谋略从政。

以这次蔡廖之争,廖中莱以为理所当然可以接替蔡细历,但他与身边人却以逼宫倒蔡为捷径,攻势凌厉。蔡细历对廖的举措不胜其烦,待区会改选产生中央代表之后,估计拥有55-60% 支持度,蔡细历才拥兵自重全面反扑,谴责廖中莱列为第一提案,反映出蔡派要痛训一度飞扬跋扈的廖中莱。

廖中莱倒蔡不果反而被掐住,如果他不退位,意味着蔡细历纵使曾声明不再寻求蝉联,如今有正当性的理由再战江湖,以阻截廖的领导,并为年轻化的马华铺陈前路。

过去数月,廖中莱与魏家祥的配搭传闻喧嚣尘上,不过,魏却静观其变,没有明确表态,看来是要择善而栖。蔡细历从未点名与谁搭档,随着颜炳寿的靠拢,如果廖、魏配成形,也就有蔡、颜配对应,璧垒分明。但是,假设魏家祥脱离廖营进入蔡的阵容,蔡或许由颜、魏竞选署总,胜者任位,败者不会因一选而毁掉政途而委任党职,如此一来就砍掉廖中莱的左膀右臂,12月中央党选将聚焦在蔡细历与廖中莱的决战。

目前的揣测随时有诡变,廖中莱派系其实是由黄派(家定和家泉)所支撑,假如廖中莱大势已去,黄家泉会否临危授命出战总会长一职,也受到观望。不过,以黄氏兄弟各被蔡细历击垮的阴影,黄家泉会否视死如归还是未知数。

因此,蔡、廖的党争动向以及布阵,将取决於1020的特大的结果再作计议。两派骂战斗到年底,华社虽不寂寞,难免厌恶。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5-10-2013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姚长禄马不知脸长,不知所谓的一概批评党领袖卖党产,连基本的运作都不懂还敢在媒体面前献丑。廖中莱以为姚长禄是先锋,其实是自己拿石头砸自己脚。如果给廖中莱上位,果真会成为养‘马’公会。

Thiam Teck (1983 - ?) said...

大選前,林冠英被冠以『英神』這外號。

大選後內鬥的季節,輪到『廖十五』出籠了。看過另外一個更好笑的綽號,可惜應該不適合刊登在報章上:『尿盅來』。

Anonymous said...

在廖中莱与霹雳8个区会力挺之下,据说一些区会已经开始转向廖派,目前局势廖派55对蔡派45。可说是高潮迭起!林放屁先生,你错了!也请您评论接下来的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