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October 2013

廖十五对上蔡斗鸡



    
至今, 蔡细历对是否重作冯妇,寻求蝉联马华总会长三缄其口。虽然他一度声明不再竞逐,但是,由于廖中莱派系咄咄逼人对他围剿,老蔡容忍中的隐怒将刺激他无战不欢的性格,跟廖中莱一决高下。他对党选布阵策略口风甚密,因为策略若众人皆知,就不是策略。因此,廖派对他的排阵根本无法见缝插针。

反观廖中莱宣布攻打老总之后,就跳出许多傍友助阵,底牌尽露。比较精明的魏家祥近月来明显靠向廖十五,但审时度势后言论有所节制,即使他对郑修强入阁主张斩立决,后期就收敛,以免过度卷入蔡廖风头火势的斗争,自己没有转折空间。

蔡细历等到区会改选后才该出手就出手,主要是他掌控多数中央代表支撑的信心大增,所以,才会发动特大谴责廖中莱言行不一衍生内讧。蔡细历对廖派的姚长禄和蔡宝强连月来的攻讦当耳边风不作回应,因为他把这些账都记在他们的头头廖中莱身上,只要集中火力绊倒廖十五,就足以麻痹廖派。如果谴廖议案通过,等于先打断廖一条腿,削去他竞选总会长的势头。

廖派对众多区会挺蔡贬廖,对外解困的说词是区会主席的态度,未必就意味着所有中央代表会言听计从,但不能否定的是,区会主席通常都获得大多数中代的跟随,尤其是蔡派拿下雪、柔、霹三大票仓的多数票已有一马当先之势,廖派若嘴硬强说那只是一种虚幻印象,将激发更多区会主席巩固票源挺蔡的决心。
倒是廖中莱堵着慌,最近频频开设饭局与中央代表交流想扳回颓势。如所预料,廖中莱对谴廖议案翻版了翁诗杰式的悲情哀鸣。老翁上次自言党争中受到十面埋伏,廖中莱说敌对派对他的正义斗争置之死地,党内同志缺爱少同情,希望诱发中央代表恻隐之心,放他一马。

问题是,党争一开战,终极目标就是把对手打到仆地,能把敌对者置之于死地自然地成就了胜利的一方。廖中莱于2009年与翁诗杰联手干掉蔡细历时,目的是置之于死地,过后反转枪口向老翁逼宫的手段也是置之于死地。当年砍人砍得爽昏了,白天不知夜里黑,如今身处夜里才知暗沉沉,廖十五终算明白,你做人初一,人家就做你十五的因果循环。

廖中莱把谴廖议案描述为对人不对事的报复行动,以制造遭受打压的冤屈,看来他以为中央代表看不懂议案的内容。

马华特大第一项提案:“严厉谴责廖中莱”中说明,因为廖拒绝接受和不尊重本身所参与的马华会长理事会及中委会所达致的集体决定,如纪律投诉个案等;同时他无法履行第13届马华全国大选筹委会主席职责,作出适当和充足的准备、实施有效的战略和良好媒体宣传,以致马华在505大选中兵败如山倒。

其实,政治海啸汹涌,任谁领导马华迎战大选都不得善终,这是形势所趋。可以预料,逢五年大选,马华老总都必须为败仗轮流引咎辞职。但辞职都是出於逼宫,廖中莱三度要蔡为败选引退,欠缺考虑本身是马华竞选舵手,责无旁贷。谴廖就是以其人之矛还治其人之身。但20名中委教训廖的集力所在,是廖十五参加中央会议的集体决定,走出议室之后就唱反调,乱了章法,撩是惹非,贱踏党的尊严。作为急切上位的候任总会长,这是不可宽忍的劣行,气度小。尤其对上蔡细历这种斗鸡,廖十五不知斤两动辙就倒蔡,剃人头者人亦剃其头,这就是他必须面对反击的后果。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10-10-2013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廖中莱应该改名“了料咯”(福建话,完了的意思) liao liao lor...

Anonymous said...

廖十五郎,老蔡指你廖十五郎不适合当总会长说的对!!!老蔡说你是一个非常软弱且沒有主见的人也说的对!!!。作为一名代议士,且有成为部长潜质的人士,若你这人连一名身无官职且具有污点的总会长都对付不了,又哪有魄力对付来势汹汹的在野党及巫统呢?廖十五郎,你好自为之吧!

安东尼老爷 said...

蔡cd 处事稳重,临危不乱,处变不惊,遇到困难时刻,冷静对付。一夫当关,勇者无惧,能言善道,廖15有眼不识泰山,向他挑战,等于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后悔莫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