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 September 2013

微型华小进退维艰



  
政府多年来一心要把微型华小合并,却未见把微型国小合并,反而不断增建国小以配合教育部的单一目标,有些国小即使不是应就有关地区居民的要求,也建得堂皇却没有学生就读而荒置。至於千呼万唤增加华小以应付人口激增的诉求,也都是“久旱逢甘露:一滴”,由教育部“恩赐”批准建设和搬迁的华小,多数是口惠而实不至,必须过五关斩六将的斗争才挤出一两所,点缀华社的荣光。

政府对华小显然当作是华人自家的问题任由她自生自灭。虽然政府信誓旦旦保证不会消灭华教,但因长久以来在政策和行政上刁难和堵截华小的发展,华社的敏感神经对任何触及华小的改变措施,都怀疑居心不良而群起抗拒。

2013-2025年国家教育蓝图中,建议社区内同源流的微型学校合并,但没有阐明具体的落实方案,看来是留有一手,见机行事。马华副总会长颜炳寿认为,政府要合并微型华小,必须在各方面释出善意。弦外之音是,华社的忧患意识起於政府从未对华小一视同仁,这就难怪华社的防备心多过配合意愿。

各源流的微型学校不断增加,微型国小数目从2000年的1542所,增加到2010年的1859所,增加了317所;微型华小数目从2000年的503所增至2010年的540所。教育部把学生人数少于150人的学校归类为微型学校。如果把现有1294所华小中约40巴仙的微型华小合并, 数目上肯定萎缩, 并且影响到华裔子弟的母语教育的取向

根据教总出版的《华小建校、迁校和微型华小》资料显示,大马华小绝大部份是在独立前设立的,独立至今西马所增建的华小只有79所,华小数目增加最多的时期是在19581969年期间,一共有48所,此后,要兴建华小都过着乞讨的日子,看政府的脸色。过去35年,华小学生虽然增加了20多万人,但华小数量的增幅,并不符合华裔人口和学生人数的增长率。

摆在眼前进退维艰的问题是,不少乡区的华小随着人口迁陡,学生人数少过150名的微型华小一直苟延残喘,华教团体矢志一校不能少,一个学生也要延续办校,但这壮怀激烈多少与现实脱节,一些微尽其微的华小,非华裔学生比华裔多。再说,以这种凄凉的环境和状况,怎样培育学生的成长?董教总从来就没有特别下乡关怀和寻求出路,实际上也无计可施。只有微型华小被教育部试探合并的时候,华团才惺惺作状视为华社骨肉。即使教育大蓝图将制度化拨款支援华小,但以微型华小的规模所能得到的拨款还是无法解诀根本的后天不足问题。

从八十年代至今,华小不足的问题就已在雪、隆、槟、霹和柔佛新山等地区逐步浮现。少说也需要上百所华小应付华裔子弟的需求,历届教育部长因应政治局势承诺兴建华小的数目只是杯水车薪,与国小四处林立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华教团体单是反对合并并没有带来实惠的效应,多年以后,这些微型华小始终会寿终正寝。董教总一味嘴头硬逞英雄也非长久之计,倒不如审视合并的建议时,要求教育部把合并后剩下的华小数额迁移到华人人口稠密的地区允建华小,作为合并微型华小的交换条件,一来可以改善微型华小的困境,同时也满足城区的逼切需求。当然,任何同意或动念考虑合并的人,都会被咒骂为民族罪人,但华团中人明明知道微型华小病入膏盲,死期将至而无计施救,只管表现斗志昂扬,哀呼悲号,却成了华教斗士,真悲。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4-9-2013

3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