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September 2013

廖中莱革什么新?



  
下定决心角逐马华总会长宝座的廖中莱抓住两注竞选筹码:其一,藉着郑修强党籍冻结三年上诉得直,隔山打虎向蔡细历愧对中央代表的不入阁议案兴师问责,以堵截老蔡可能寻求蝉联;其二,身为马华革新主任,他似乎认为执掌兴革大权可以引领马华走出低潮而获得中央代表委以重托。

马华自505大选吃败仗后党心慌失,一直纠结在不入阁的课题上兜转。两年前,党代表大会在中央领导层号召下通过议案,如果大选成绩比上届逊色就自知耻辱谢绝入阁当官。严格而言,当年的豪情壮语并没有预料到505战况只剩下711州议席,而且也没有考虑到详细明文规定不入阁的范畴,以致大小官职应如何面对窘境也拿不出子丑寅卯。

中选为国会议员的黄家泉有点悔意,认为不入阁将与华社脱节,而廖中莱甚至引入华团舆情造势,言之凿凿不入阁何以解决华社之困。蔡细历最近狠批廖中莱两度逼宫,除了要他交代退位之外,更重要的是如何推翻不入阁的议案。如果蔡总俯顺,廖中莱就享有“经济实惠” 便利,可无灾无难到公卿。但是,蔡细历显然不为他开方便之门而触发明争暗斗。

不幸的是,老蔡的爱将郑修强以王命难违却出任柔佛州行政议员,魏家祥指责郑修强假传谕令而违背不入阁议决案,遭到纪委会冻结党籍三年的惩处。最后的演变,郑以皇室的声明是受到钦点为由上诉,马华中委会以1614票解除党籍冻结令,让郑赶得上年终的党选。

廖中莱与其他14名中委不服中委会给郑修强翻身大肆挞伐,已点燃廖、蔡决裂的怒焰翻腾。其实这种项庄舞剑,志在蔡公,不过是廖派顾忌老谋深算的蔡总整合本身的部队以在临近的党选染指权位而先下手为强。廖中莱要入阁的意愿一早就难以掩饰,却不惜打击郑修强入阁,自然有助於贬损蔡细历。只是,本身对入阁麻疯上脸却抓住别人不放,多少有点精神分裂。

廖中莱领导的革新队伍,先后向中国共产党和台湾国民党取经,巡回各地征询意见至今谱出三个调子。一,马华目前一百一十多万党员是虚胖数字,必须重新登记瘦身;二,总会长直选;三,今后候选人需以党意为尊,不可由总会长乾纲独断。

马华之所以要革新,主要是7-11议席惨不忍赌,如果保持30815-31议席,绝对不会有什么革什么新,领袖们会继续养尊处优。廖中莱革来革去环绕在党内体制上的变革,向共产党和国民党即使取得精髓也不符合国情,无用武之地。按照道理,主轴应放眼在研讨遭90% 华裔选民唾弃的因由,寻求扳回颓势的门道。但有党职有高度并没有程度。上述三个调子关华社权益什么事?党门不幸超渡作法如何惠泽华社?

马华既然衰到这个地步,不妨化衰力为动力,借力打力。在国阵架构下,华社的权益诉求都得以巫统的喜恶欲纵欲擒斟酌施舍,长久以来主仆关系已定了型。既然不入阁就撑到底,重新与巫统谈判入阁的条件,以强化话语权才能挽回华社的信心,就以教育大蓝图学习国语210分钟这荣辱关健,廖中莱既然有志当老总,却没有胆量向巫统叫战以改变他懦弱的形象。马华当选的国会议员对官位唾涎三尺露了奴性,巫统也乐见其卑继续驾驭像廖中莱这块料,华社能容忍马华这种贱骨头吗?

既然廖中莱对郑修强入阁耿耿於怀,当今断绝郑修强的官途仍有致胜法宝,就是结集他门下一众中委,於年底登高一呼,吁请代表大会再一次审议和确认不入阁必须坚持到底,即使是王命难违,违者一律开除,亮这一刀这就不必唠唠叨叨伤感情。问题只在廖中莱只有一个箭步就有机会当部长了,他有壮士断臂的胆色吗?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10-9-2013

3 comments:

Dai-leng-ngong said...

哎唷唷,马华化衰力为动力喔?
输了505再丢了当政的权势就已经没有看头,还搞来搞去那副孬德性?
不只大家都看得腻,就连众马华会员都意兴索然不愿所说了!
唷,的枪手们收档吧,是时候了!

Anonymous said...

Only affecting for the elected post.So after the party election can nominate those who did not stand for election become senators and backed-door ministers.

安东尼老爷 said...

写得很好。一看就知道你是蔡cd的人。
蔡cd敢怒敢言的形象深入民心,维护正义,忧国忧民,风高亮节,乃马华最有权威的总会长。暗中来根本不能和他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