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September 2013

骗我不要被我知道



        ●能不骂人,就不骂!一旦骂,就往死里骂。
        ●
骗我可以,但不要被我知道。
        ●
我可以容忍,但别超过我的底线。
        ●
我可以装傻,但别以为我真傻。
        ●
不做第三者,即使再喜欢。
        ●
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说啥也没用。
        ●
任何的真话,我都能接受。

   《周立波的人生总结26


29 September 2013

何谓幸福



 
        ●
不看领导眼色。
        ●
不在家里生气。
        ●
不愁日常衣食住行。
        ●
不往医院跑。
        ●
不失眠。
        ●
不孤独。
        ●
不多愁善感。
        ●
不让小人惦记。
        ●
不想功名利禄。
        ●
不为碌碌而为烦恼。
        ●
不做大事情。
        ●
不难小事情。
       
达到6个指标基本幸福,10个以上指标非常幸福。

   《周立波的人生总结25

28 September 2013

学会简单其实就不简单



人生没有如果,只有后果和结果。过去的不会再回来,即使回来也不再完美。生活有进退,输什么也不能输心情。
生活最大的幸福就是,坚信有人爱着我。
对于过 去,不可忘记,但要放下。
因为有明天,今天永远只是起跑线。
生活简单就迷人,人心简单就幸福;学会简单其实就不简单。

《周立波的人生总结24

26 September 2013

蔡细历反攻廖中莱时机到了!



   
马华189个区会党选落定,约2460名中央代表出炉,形势潜伏着蔡细历将化被动为主动,全力反攻廖中莱多个月来对他叫嚣围剿,这个时机已经到来。一般估计,蔡细历的支持度介於5560%。凭藉着这筹码优势,蔡细历毫不掩饰骄喜,指有人会因为他高票中选为中央代表而睡不着觉,这话中之箭看来是射向角逐总会长的廖中莱。

廖中莱迫不及待宣布竞选总会长,先声夺人不见得一马当先。他把假想敌蔡细历狠批狂踩并没有战略上的胜算。区会选举过后他自言是改革的开始多少有点迷幻,由他领导的革新小组至今只兜转在党内体制的调整,并没有具体的政治策略,以硬朗的姿态整装待发,以便在国阵一争长短,这一贯的软弱,华社感受不到激情和希望,党员培养不出有长进的变革情怀。但廖中莱却把它当作一把剑挥舞,自得其乐。

最剧力万钧的是,他把郑修强接纳柔州行政议员违反不入阁的议决案赶尽杀绝,试图打击蔡细历的威信,以阻截他可能卷土重来争夺老总宝座。马华不入阁的议案,原意是自我鞭策以整顿党的士气和团结,同时也警示华社马华不入阁的后遗症。当年以为这一招数管用,却没料到从30815/31国州议员,坠入5057/11惨状。

廖中莱一度引入马华15元老以及华团领袖施压,以营造马华重新入阁的氛围,因为他的资历有望出任部长。但是,为了抵拒蔡细历的威胁,他又以郑修强入阁作为攻讦武器,顿时处在自相矛盾的情境。中委会最终对郑修强入阁的惩处解冻党籍,廖中莱一众15个中委群起反蔡气势凌厉,谋求召开特大以一举倒蔡未果,如今变成作茧自缚。

区会党选过后,蔡细历自表不入阁也非长久之计,吁请党员耐心等待并对他处理这僵局要有信心。如果有关报导没有错误引述,那就意味着蔡细历可能反客为主,动用职权召开2013年新选出的代表的特大,来一场轰轰烈烈蔡、廖对决,检讨和推翻两年前的议决案。

如果特大最终决定重新入阁,那么,廖中莱一口咬住郑修强违反不入阁的决议的一连串动作,就间接遭受中央代表投了不信任票。这个新的议决案同时也使到15名中委两面不是人。设若廖派支持推翻以前的议决案,等同拿石头砸自己的脚,廖中莱曾扬言入阁有违诚信和尊严,这豪情壮言就变为粪土。反过来说,如果廖派要跟蔡派抬杠,坚持不入阁偏偏又是违心之论,因为廖派对入阁唾涎三尺已溢於言表,整治郑修强不过是党选的手段。因此,蔡细历若召开特大,策略上是以其人之矛攻其人之盾,廖中莱面对这项议案如何自处,如何自圆其说,似乎没有立足余地。

505至今,马华各区域领袖因为没有各个品级的官位饥渴之极,传统的民生服务也都停滞不前,因此,推翻不入阁的心意箭在弦上。马华新届特大若以很大的比数通过议决案重新入阁,间接反映蔡细历受中央代表的支持度和领导信心。跨出了这一步,也许正是蔡细历对廖中莱正式宣战的时候。到底会不会走这一步棋,蔡派的敌对派系也许会在揣摩中寝食难安。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6-9-2013

24 September 2013

微型华小进退维艰



  
政府多年来一心要把微型华小合并,却未见把微型国小合并,反而不断增建国小以配合教育部的单一目标,有些国小即使不是应就有关地区居民的要求,也建得堂皇却没有学生就读而荒置。至於千呼万唤增加华小以应付人口激增的诉求,也都是“久旱逢甘露:一滴”,由教育部“恩赐”批准建设和搬迁的华小,多数是口惠而实不至,必须过五关斩六将的斗争才挤出一两所,点缀华社的荣光。

政府对华小显然当作是华人自家的问题任由她自生自灭。虽然政府信誓旦旦保证不会消灭华教,但因长久以来在政策和行政上刁难和堵截华小的发展,华社的敏感神经对任何触及华小的改变措施,都怀疑居心不良而群起抗拒。

2013-2025年国家教育蓝图中,建议社区内同源流的微型学校合并,但没有阐明具体的落实方案,看来是留有一手,见机行事。马华副总会长颜炳寿认为,政府要合并微型华小,必须在各方面释出善意。弦外之音是,华社的忧患意识起於政府从未对华小一视同仁,这就难怪华社的防备心多过配合意愿。

各源流的微型学校不断增加,微型国小数目从2000年的1542所,增加到2010年的1859所,增加了317所;微型华小数目从2000年的503所增至2010年的540所。教育部把学生人数少于150人的学校归类为微型学校。如果把现有1294所华小中约40巴仙的微型华小合并, 数目上肯定萎缩, 并且影响到华裔子弟的母语教育的取向

根据教总出版的《华小建校、迁校和微型华小》资料显示,大马华小绝大部份是在独立前设立的,独立至今西马所增建的华小只有79所,华小数目增加最多的时期是在19581969年期间,一共有48所,此后,要兴建华小都过着乞讨的日子,看政府的脸色。过去35年,华小学生虽然增加了20多万人,但华小数量的增幅,并不符合华裔人口和学生人数的增长率。

摆在眼前进退维艰的问题是,不少乡区的华小随着人口迁陡,学生人数少过150名的微型华小一直苟延残喘,华教团体矢志一校不能少,一个学生也要延续办校,但这壮怀激烈多少与现实脱节,一些微尽其微的华小,非华裔学生比华裔多。再说,以这种凄凉的环境和状况,怎样培育学生的成长?董教总从来就没有特别下乡关怀和寻求出路,实际上也无计可施。只有微型华小被教育部试探合并的时候,华团才惺惺作状视为华社骨肉。即使教育大蓝图将制度化拨款支援华小,但以微型华小的规模所能得到的拨款还是无法解诀根本的后天不足问题。

从八十年代至今,华小不足的问题就已在雪、隆、槟、霹和柔佛新山等地区逐步浮现。少说也需要上百所华小应付华裔子弟的需求,历届教育部长因应政治局势承诺兴建华小的数目只是杯水车薪,与国小四处林立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华教团体单是反对合并并没有带来实惠的效应,多年以后,这些微型华小始终会寿终正寝。董教总一味嘴头硬逞英雄也非长久之计,倒不如审视合并的建议时,要求教育部把合并后剩下的华小数额迁移到华人人口稠密的地区允建华小,作为合并微型华小的交换条件,一来可以改善微型华小的困境,同时也满足城区的逼切需求。当然,任何同意或动念考虑合并的人,都会被咒骂为民族罪人,但华团中人明明知道微型华小病入膏盲,死期将至而无计施救,只管表现斗志昂扬,哀呼悲号,却成了华教斗士,真悲。 
星洲日报专栏 纯属主观  24-9-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