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 August 2013

重选考验着林冠英号召力





去年底,标榜多元种族色彩的行动党中央选举,巫裔候选人全被遭淘汰出局,引起马来报章炮轰火箭排斥马来人。不久,行动党突然宣布,党选选票计算误植,这一误一改,把林冠英的政治秘书再里尔调度进入20名中委之内。


事后,行动党党员投报,修改选举结果存有猫腻,导致社团注册局介入调查。


林冠英认为,他诚实地纠正错误,似乎不应该受到对付。从触犯法律而言,犯罪的人也是忠实地犯罪,被逮被控时也老老实实认罪不讳,但还是必须付出受惩的代价。在遵奉法治精神的同时,多数违纪越法的人都抱持一种习姓,辩称自己无辜。林冠英坚持该党没有犯错,但却在纠正错误时被惩罚, 问题是纠正错误, 本身就是有错在先才纠正


社团注册局调查结果,指示行动党解决纠缠不清的选绩的途径就是重选。行动党一度视死如归拒绝听命要抗争到底,要在法庭一较高低,但不到十天,雄纠纠的姿态软了,决定遵命重选。


林冠英是这样说的:如果行动党将问题带上法庭,它将会获得胜诉,因为明显的是,社团注册局根本拿不出法律及理由,但依然还是硬硬来,这证明它已无法无天。


如果理据靠向行动党兼且官司包赢,这不就是放弃司法正义而向恶势力低头吗?行动党自诩为民伸张正义是一种使命,怎么对“硬硬来 软绵绵?


潘俭伟说,社团注册法令第18C条文清楚列明,“一个政党的决定是最终和决定性的”。也就是说社团没有权力干预行动党的举措。既然天理站在行动党,为什么不斗下去?精神上手淫的潘俭伟说,行动党中央执行委员会决定“在抗议的情况下”重选。按照这样的逻辑,妓女也可对生活所逼自怨自艾,是“在抗议的情况下” 谋生。

卡巴星硬中带软,强调接受社团注册局指示重选的决定,并不意味行动党承认自己本身犯错。根据1966年社团注册法第161)或162)条文,并没有赋予社团注册局要求一个政党或组织重选的权力,但是社团注册局却可以基于一个政党或组织拒绝听命指示重选,而有权力撤销组织的注册。

说到重点了,行动党无论怎样指责社团注册局“滥用权力” 和“具有阴险邪恶的政治议程” ,但还得回归到修改选绩留下的把柄,如果没有错误就不需要纠正,既然纠正,就是基於错误。但是,行动党的口径一致,那不是错误,而是纠正。立场就是死鸡撑饭盖,死鸭子嘴硬。

行动党把本身的责任推得一乾二净,诉之以悲壮之情以搏取群众的关怀,这场戏最终还是如丧家之狗要屈服於法令。

为什么纠结在重选上唠叨?重选有经济上的困难吗?行动党只要喊冤说穷去筹款,谅必猪笼进水。林冠英真正的忧虑是,巫裔候选人若再一次挤不进中委会,英神如何交代火箭的多元色彩?

在党外,林冠英凭政治表演集宠爱於一身,但在党选牵系到权力斗争上,他未必讨好。槟城以曹观友的本土派、霹雳州倪氏兄弟、雪州的邓章钦和柔佛州的巫程豪,等等一众诸侯势力与林冠英早就关系不妥,大选后产生许多YB,都想进入中央领导层铺垫政途,林冠英若想要再里尔杀入中委会点缀党的色彩,这些拦路虎就会让英神难看。因此,重选不是问题,问题是考验着这位秘书长的号召力,到底能为多少位巫裔护航晋身中委?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22-8-2013

2 comments:

肥黄 said...

应该不会沦落到用遥控直升机偷拍对手的破落

Anonymous said...

阿肥黄,马华除了偷拍,还剩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