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August 2013

周美芬多一份忐忑



     
冬眠三年的周美芬似乎有意东山再起,逃离了原本的八打灵再也北区会,转往旺沙玛朱区会寻求中央代表资格。显而易见,过去处于高峰期呼风唤雨的架势沦落到一无所有的时候,必须自知进退,越区谋位。这一点,周美芬心如明镜承认,一旦旧巢被人占据,她就必须面党内派系的排挤。曾经贵为马华总会长的翁诗杰不久前扮悲情,希望有区会收容他以便获得代表资格,如今即使有传闻他已拿到了,也不敢对外宣布,好像怕拖衰这些支持者。

马华党选竞争一直在挤踩文化打转,每个人的胜利都寄望利用对手的把柄来抬举本身的高度和赢面。周美芬首先发难的是,针对她认为沦为负资产的马华领袖应退居幕后,勿再参加年杪的马华党选。虽然没有点名,但大致脉络与蔡细历有关。

周美芬曾在2010年马华党选时扬言,若蔡细历出任总会长,蔡的性爱光碟丑闻将令她不齿为伍。当年说这话的时候,也许是为黄家定造势助威,因为黄家定看来胜券在握。但人算不如天算,蔡细历一举击败两名前总会长翁诗杰和黄家定而登位,周美芬承担的代价就只能含羞带耻辞去马华妇女组主席职。

蔡细历的性爱光碟,马华党内以这个课题大作文章的凶狠,连反对党也挤不到位置插口挞伐,行动党也要靠边站,因为内斗内行是马华的强项。男党员必须搭顺风口非议婚外情,以便向老婆示忠和交代;那些元老,年轻的时候也许比蔡细历更加风流,但此时性功能衰竭就应景唠唠叨叨,一来可以昭扬道德,也可藉此向子孙立个家训。但每个人都清楚,男女共处一房时,都干同样的事,只是没被抓到而已就清高了。

周美芬指的负资产如果还执著着蔡的性事,未免对负资产有狭义的理解。像廖中莱已宣布竞选总会长了,她拒绝表态廖中莱是否符合她的期望,多少反映出即使没有性丑闻这种负资产倾向,也未必就是总会长好料子。沙巴的江承俊认为廖没有污点适合当总会长,不过,没有污点却有领导上的弱点,同样也是深不可测的负资产。

正如周美芬所说,马华可能需要15年至20年的时代重建,以廖中莱过去问政的软弱个性,应对重大课题常乱了方寸,马华若要再造一个汉疆唐土的辉煌,以廖中莱的能力也可视为负资产。因此,颜炳寿主张,整顿马华重任需要强势领袖出谋划策。

蔡细历看来会改变不再寻求蝉联的承诺,在区会改选后谋而后动再竞选。这可从他频密走访基层一窥动机。廖中莱派系以救党的幌子施压逼他下台,动作连连,突显未战先怯,而这些老套也激怒了蔡派支持者群起反击,双方战鼓擂动。

周美芬虽然拿到竞选的入门票,比起其他要竞选党职的人更忐忑不安,万一她不论任何党职胜了,而蔡细历重复历史再登上马华宝座,她是否会像三年前拿蔡细历的下体说事,以性爱光碟当选总会长不符合两性平等、尊重女权为由而又再辞呈泄怨,这就要看她怎样打算了。

中国报专栏  放眼江湖  8-8-2013

4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林老头,我也是支持老咸菜当总会讲,这样马华才会败的快呀!哈哈....

草夫 said...

自古以来,戏子无情!
过气老倌良久伫立在哪已失光的舞台,感怀身世。
她他他,除了叹息感叹,还能开声唱戏吗?


陈炳国 said...

周美芬已是个過气的角色,只会呵支呵咗,成不了大器,是个投机份子。

Anonymous said...

华团要马华入阁
华社要马华入土

选票决定了
华社为大
要马华入阁的华团
也可一并入土

借华团过桥的马华
身体太臃肿
这借来的桥又搭得太虚
还来不及走去和巫统相拥

就咚咚呛一头栽进
华社给他准备好的一块
永不超生的坟地